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9章 順從他意

    日上參天,原本傾斜的烈日隨著時間的流逝緩緩移動,已繞過梧桐的邊緣,熾烤著大地。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平坦光滑的地面一經明亮的火光照射逐漸變得滾燙起來,干燥的天氣悶熱,遠不像昨夜里冰冷的溫差。

    只是這一冷一熱,倒是叫跪在院子里幾時的女人覺得更是難耐。

    洛殤的后背正對著炎炎烈日,陽光的暴曬下,她只覺得像是有上千只蟲蟻正在一起撕咬著她的身體,顆顆汗珠順著她纖細的身體緩緩流下。

    她臉色煞白,沒有一絲血色,嘴唇干裂,額頭上的汗已經沾濕了她菱角的發絲,身子忽顫,失了平衡。

    “小姐……”跪在洛殤身后的阿玉眼瞧著身前的女人搖搖欲晃將要倒下來,急忙扶住她。

    洛殤咽了咽干渴如同著了火般的喉嚨,有氣無力的搖搖頭,硬是撐著身子坐起,規矩的跪著。

    長廊房檐下鳥籠中的朱雀都已耐不住炎熱,撲騰著翅膀在籠子里上竄下跳,撞得自己小小的身體酸痛,卻還是無法逃脫鐵籠的束縛,只能發出一聲聲哀怨的嘰叫。

    丫鬟彩兒正從一側房間里出來,她轉過身,瞧見院子里的女人還跪在那里,忙下臺階向她走過去。天氣過于炎熱,彩兒來回煽動著手中的圓扇,用帕子輕輕的擦拭著額頭上的汗。

    “王妃,您怎么還跪在這里,已經快四個時辰了,您還是回去吧。”

    微微眨動著忽閃的眼睛,眸子里滿是哀傷,卻依舊透著頑強。洛殤緩慢地抬起頭,問道:“他……”

    彩兒知道她要問什么,無奈的搖了搖頭,嘆了口氣。本已經轉了身,卻頓了頓,見洛殤那張蒼白的臉,她實在無法回絕。

    “奴婢再去給你通報一聲。”

    洛殤露出淺淺的笑,點了點頭。“謝謝。”

    “你們兩個還愣在那里做什么,還不快去拿兩碗水過來。”彩兒臨走時不忘對著一旁的兩個丫鬟吩咐著。她進王府已經七年了,雖說不是很長,但她打進王府就一直是晉王的貼身丫頭,服侍男人的起居,也算得上是王爺身邊的紅人。只不過她沒那么多的傲嬌,不喜擺架子,更不會像麻三娘那般出手傷人。她只想做好自己的本份,只要她能一直服侍在王爺的身邊,就夠了。

    彩兒輕輕地推開門,又小心翼翼的關好,隔著雄風威龍紫月屏風,她屈身行禮。

    “王爺,王妃跪在那里已經四個時辰了,要不要……”

    屋外的悶熱絲毫沒有影響到室內冰冷的溫度,只聽一個冷漠的聲音響起,瞬間又增添了幾分涼意。

    “既然她那么喜歡跪在這里,就讓她繼續跪著好了。”男人的聲音很隨意,很冷淡,沒有一點兒憐惜,也沒有任何人情味兒。

    彩兒雖是很同情洛殤,聽王爺這么說,她也只能不再開口,回了個“是”后,退了出去。對她而言,整個王府而言,晉王就是天,說的話就是圣旨。

    待她出去,站在窗前的男人透過一絲微淺的縫隙,看著院子里顫顫弱弱的女人微瞇了眼眸,完美的俊顏勾勒出他側臉迷人的輪廓。

    赤陽已漸要垂直地面,恨不得立馬同大地接壤,一切看上去都昏昏沉沉的,只有那遠處兩側密密麻麻的梧桐叢林依舊那么繁盛,冷邵玉將它們養的很好,不,準確的說,是將這里的梧桐養的很好。

    見彩兒眉間帶著幾分憂愁走來,洛殤已然想到了結果,冷邵玉那個男人怎么會輕易的見她。

    “他還是不肯見我?”

    聽著她吃力的聲音,有些歇斯底里,像是每個傾吐的字都是經過百般思量周折幾經輪回才說出的。

    彩兒善意的笑著,勸慰道。“王妃且先回去吧,王爺他只是……”

    未等彩兒說完,只聽洛殤對著身后的丫鬟阿玉吩咐扶她起來。

    膝蓋像是已經同滾燙的大地融為了一體,她連站起的力氣都沒有,真不知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她變得這么虛弱,這么無力。透過白色的絲綢已印出膝蓋處點點的血跡,雖是在阿玉的攙扶下,她還是覺得身體像綁了千斤鐵一樣的沉重。

    洛殤就是這樣拖著身子,在丫鬟的扶持下,一步一步的走上緩臺,向著那扇門走去。

    “王妃……”彩兒本想勸她,沒想她那么倔強,只好由她。

    洛殤站在門前,舉起原本已無力的手,不停的敲打著房門。

    “冷邵玉,請你見我,請你見我一面。”

    “是我不知廉恥擅自離府,是我不自量力一次又一次觸碰你的底線,請你見我一面。”

    “求你......”

    她雙手拍打著房門,如果可以,她真想就這么一腳踹下去,可是她不能,她也不敢。

    那個男人有多可怕,只有她清楚。

    洛柯陷入牢獄之災,出嫁前嫂嫂曾說過,朝堂之上,有太多的人想要害將軍。現在,只要哥哥在牢里多待一分鐘,都會有危險,她必須盡快的將他救出來。

    “冷邵玉,我愿意做任何事,決不再反抗你的意思,請你見我。”

    她的淚順著眼角流下,她是那么的高傲,卻因為洛家,在這個男人面前一次又一次的卑微求饒。

    久久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洛殤半仰起頭,順著房門身子緩緩滑落,蹲坐在地上。

    “小姐,小姐......”阿玉不知該做什么才好,她心里都是怎么才能救將軍。

    正當洛殤閉上雙眼時,只聽頭上方咯吱一聲。

    她抬起頭。

    一雙漠視淡傲的黑眸正看著她,冷邵玉柳葉一樣細長的眉間輕蹙,眼神游離在她的臉上。

    “不是想見我嗎?還在這里做什么。”他的聲音那么冷,從未帶過任何溫度。

    他是不是只有在對著她這張臉的時候才會這么冰冷。那日,她經過廳閣時,看見他正站在一側的幽徑上,雙手背在身后,眼里卻帶著滿滿的柔情,看著婉轉的夜空。那一刻,洛殤只覺得自己看錯了,他怎會有柔情的一面,這個男人是冷的,他的血,他的心,都是冷的。

    聽見他的話,洛殤忙起身隨他進了房間。

    繞過寬長的屏風,洛殤裊娜的身姿僵持在那里,她看著男人隨意的坐下,翹著二郎腿,扇著手中金貴珠礫的扇子。寬松的長衣,散落在他肩后的發,顯得他無比的邪魅隨性,一雙深邃的眼,凝視著他另一只手微微拾起的酒杯。

    “請…求你放了我的哥哥。”洛殤原本想說請,可她知道這個男人征服的欲望有多重,他想自己求他。

    “你的哥哥?”冷邵玉故意的嘲諷的將眼神轉向她,深邃的眼眸將她攏入視線之中。

    “能將堂堂將軍輕而易舉的送入大牢,除了晉王,誰還會有那么大的本事?”

    聽她說,男人輕笑一聲,放下手中的杯子,瞇起了眼眸,意味深長緩慢的開口。“你錯了,將洛柯送入大牢的不是本王,而是你——”

    他勾著嘴角,故意的拉了個長聲,最后落在她頭上的你‘字’,咬的很重,一字一句說的洛殤心寒。

    “你憑什么?憑什么這么做?”洛殤流著淚,看他,眼里滿是怨恨,憑什么他可以隨便的掌控一個的命運。

    “憑什么?呵......”男人冷笑一聲,帶著無盡的嘲諷。

    洛殤失落的眼睛顫動,她咬著嘴唇,一字一句說的那么艱難。“放了我哥哥,我可以做任何事,決不反抗。”

    男人突然帶了幾分少有的興趣,嘴角輕揚,看著她,眼里的不屑和鄙夷讓洛殤覺得自己如此卑微。

    “條件不錯~既然如此,就讓本王看看你的溫順。”

    他的臉上明明是帶著微忽的笑意,明明帶著柔和的語氣,但從他的口中說出,卻總有著薄情的嘲諷。

    “還愣著做什么,要我親自動手嗎?”他臉上的笑意全然褪去,冷冷的眼神直直盯著她。

    “什么?”洛殤錯愕,含水的雙眸睜的很大,望著那張陰冷的俊顏。

    漸漸明了它所指,她心里猶豫。可是直到看見男人臉上浮現了幾分不耐,不得已,她才伸出手。胳膊那么重,每解開領口的一顆紐扣都覺得費了好大的力氣,她的心一點點的絕望。

    直到解開胸前的最后一顆紐扣,她遲疑了片刻,淚水卻是止不住的滑落,她深呼了一口氣,沒有半絲猶豫的一把拽開她腰間的絲帶。死死的咬著嘴唇,閉緊雙眼,柔潤的絲綢從她光滑白皙的香肩滑落在地。

    就這樣,她順了他的意赤裸的站在他的身前。

    冷邵玉微瞇的眼眸游走在女人完美的朣體上。他站起身,朝著洛殤走過去,高大挺拔的身體靠近,隨后一把抱起她,將她拋在地上的一塊冰涼的枕席地毯上。枕席上帶著許多的絲碎,扎的洛殤后背的傷口生疼。

    想要起身時男人沉沉的身軀已經壓了上來,洛殤沒有去掙扎,冷邵玉沒有絲毫的憐惜她,粗魯的強要讓她萬念俱灰,麻木的由他操控著。

    洛殤死死咬住嘴唇強迫自己不發出一絲聲音,絕望在她心里大面積地蔓延開來,最后浸透全身,身體仿佛是秋風中的落葉瑟瑟發抖。帶著她的清高一并沉入泥土。美女小說"hongcha866"微鑫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