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57章 可還滿意

    花香鳥語,縈繞在涼亭左右,那被卷入清風中陣陣的余香,卻是怎樣也敵不過涼亭里兩個女人身上的味道兒。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

    柔和的日光揮灑在房檐上,波動著影子慢慢的傾斜,火紅的夕陽逐漸地掩蓋了西面的天空,勾勒映射著美麗的畫廊。

    “時候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洛殤笑了笑站起身,看著這日漸而落,想著那個男人若是看不到她的身影又會發怒,她便是不得不早些回去。

    冷語心看她起身,也離開石椅,忙上前挽住她,親切的說:“這個時間,是到了用膳的時候,你同我們一起去吧。”

    同她們一起去?

    洛殤搖了搖頭,她哪里配的上和她們平起平坐,冷邵玉既已休了她,她便更沒有資格了。

    況且她也不想和那個男人坐在同一張桌子上。

    “不了,我還有些事情,郡主快些同小貝勒過去吧。”

    “洛殤,你是王府的王妃,你若是不去,這要是傳了出去對晉府的名聲也是不好的。所以,和我們一起去吧。”

    冷語心確是好意,她只是想不出什么更好的理由去要求眼前的女人,她也知道哥哥同她的關系,所以才想著盡量的緩和這種恨意。

    可是眼前的女人卻還是搖了搖頭,只是輕笑的婉拒,轉過身便要走。

    冷語心見她還是不肯,立即故意地輕咳了幾聲。

    旁邊一側的小孩子像是讀懂了她的意思,馬上的抬頭會意她。

    只瞧冷語心皺了一下眉頭,用眼神一撇洛殤,抽動了幾下嘴角,轉動著眼珠。

    小貝勒便馬上的從石凳上跳下,跑過去,從后面張開手抱住女人的雙腿,緊緊的不撒手。

    洛殤冷不丁的被身后這個小人兒一抱,她倒是錯愕,卻還是柔和的笑了笑轉過頭,略微低下頭看著自己身前的小人。

    那雙黑黑圓鼓鼓的眼睛,就像兩顆又圓又大的葡萄,眼里卻是帶了滿是不舍的神情正可憐兮兮的抬著頭望著自己。

    “怎么了,乖~姐姐改日會去看你的。”洛殤優美的笑容宛若仙子,美不勝收。

    她一邊輕聲說著一邊用手指輕輕的剝開孩子抱著自己的手指。

    “我不要——”

    “聽話,否則姐姐不喜歡你了。”看他嘟著小嘴巴撒嬌,洛殤纖細的手指輕輕的在孩子的額頭上捉了捉。

    “那人家也不要,姐姐就過去陪我一起吃好不好?好不好嘛。”小貝勒松開了手,拽著洛殤的裙擺邊說邊搖晃。

    洛殤看著他那張天真的臉蛋兒,剛要開口,便聽站在旁側的冷語心開口說:“洛殤,既然孩子這么舍不得你,你就別再拒絕了,只是一頓飯,不會耽誤你太多時間的。這小家伙可是很喜歡你,天天嚷著我要見你呢,你要是不去,他會很傷心的。”

    冷語心順勢將視線投向孩子。

    小貝勒看見了立即用力的點著頭,裹著嘴唇,眨著閃亮的眸子。

    “洛殤——”

    冷語心知道洛殤不僅心善而且更加的心軟,只是這樣的一個女人,哥哥怎么可以對她這般殘忍呢。

    真是被冷語心說中了。

    洛殤看著她沒有說話,再一低頭看著身下孩子快哭了的表情,她便是輕嘆一聲,才是勉強的點了點頭。

    “哈哈,太好了耶,仙女姐姐要和人家一起吃飯飯了呢!”小家伙一看見女人點頭便是歡聲雀躍的滿涼亭里亂跑,手舞足蹈的,也不怕一個踉蹌摔著自己。

    冷語心同洛殤面面相覷,都不由的被孩子的可愛逗的失笑拂起袖口。

    ——

    晉府凌云廳,是供夏日王爺等人用膳的地方。

    之所以選擇在這個院子用膳,是因為這里一年四季皆是如春,此外,烈日炎炎的夏日,凌云廳里的一角竟是矗立的高大深厚的冰石墻。

    透明如水晶般的冰墻落幕在那里,從上到下散發著白色的霧氣,驅除了這盛夏的炎熱。

    被葉子覆蓋的偌大涼亭里的奢侈的席位前,坐著身穿一襲冷月白項銀細花紋底錦服的男人,他白衣上大片的蓮花紋若影若現。一根白絲線束著一半以上的深藍色頭發高高的遂在腦后。

    他白皙的臉龐,透著棱角分明的冷俊,濃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揚起,長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冰眸子,顯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英挺的鼻梁,立體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個人發出一種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氣。

    “王爺,郡主到了。”

    隨著守在一旁丫鬟的稟告,冷邵玉慢慢的抬起頭,卻在看到冷語心身旁的女人時,他的冷眸一緊,立即附上了幾分陰黑。

    “臣妹來遲了,還望哥哥贖罪。”冷語心嬌笑的賠罪,隨后便是拉著洛殤的手走到一側的桌前,示意洛殤坐下。

    冷邵玉一雙深邃的雙眼一直停留在女人的身上,看見她有意避開的神情,便是更陰冷了幾分。

    “怎么了?沒關系,習慣了就好了,況且,哥哥是不會介意的,對嗎?哥哥——”冷語心笑著將頭轉向男人,故意的說著。

    她還是想的太少了,這么多年的仇恨,哪里是她一己之力便能化解開他們之間的恩怨的。

    解鈴還須系鈴人,想要他們彼此放下心中的恨和怨,只有他們自己。

    男人什么都沒有說,只是自己倒了杯酒,拂起袖子飲了下去。

    “來,坐下吧。”冷語心瞧著也無事,便是讓洛殤挨著自己坐下了。

    洛殤本想著冷邵玉會刻意的為難自己,卻不想他出奇的不尋常,竟然什么都沒有說。

    正當丫鬟門呈著一個個蓋好的盤子端上來,將一道道光鮮亮麗的佳肴展現在桌子上時,只聽著一個腳步聲姍姍來遲的傳來。

    “哎呦,真是抱歉,又要你們久等了。”冷暮飛穿的還是同剛剛一樣的衣服,他妖孽的面目,掛著長久不變的無賴笑顏。

    “我們沒有在等你。”冷語心隨口的說。

    冷語心一向都是很喜歡同他開玩笑的,雖說冷家兩個王爺都是她的哥哥,但她更多的便是喜歡同韓王接觸,畢竟韓王的笑意太多,更是容親近讓人猜的透。

    “你這樣說,做哥哥的我會有多傷心~”冷暮飛揚著嘴角笑的邪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正對著坐在對面的洛殤。

    “還真是巧呢,又見到了嫂嫂。哦——不,現在臣弟要不要改口呢?”冷暮飛瞇著好看的眼睛,說著不計后果的話。

    他的話,是刻意說給她聽的?還是說給那個男人聽的?不管怎樣,洛殤只覺得心頭一陣酸楚。

    她嘴唇輕顫,抬起頭看著他,又看向一旁的男人,只見他一臉的平淡,并沒有任何的反應,只顧著拾起筷子,儒雅的輕夾起佳肴放入口中。

    她也便沒有開口,又沉下了眸子。

    飯前的風波便是這樣過去了,這一頓飯吃的洛殤提心吊膽。

    本以為會很平靜,只見冷邵玉放下了手中的銀筷,接過身旁丫鬟遞來的絲帕隨意的擦了擦薄唇,便是丟在一側,勾起了玩味兒般的唇角看著洛殤,富有男性的質感和磁力,說道:“本王素問你在洛府時便是精通琴棋書畫,也不知是否屬實。”

    他半瞇著深邃的眼眸,讓洛殤有些不解。

    直到看見幾個丫鬟小心翼翼的抬著一架古箏放在一旁的架子上,洛殤才是似乎的明了些。

    難不成,他是要她在這里彈琴取樂?

    “過去,讓本王聽聽到底如何?”他唇角還帶著那抹輕浮的笑意,那種蔑視和不懈看的洛殤心痛。

    “哥哥?”冷語心站起身,顯著錯愕,就算哥哥再厭惡洛殤,也不至于大庭廣眾的侮辱她啊。

    況且洛殤畢竟在王府這么久了,她的言行也很順從,又是哪里惹到了她這位難以伺候的晉王哥哥不滿了?

    “哥哥一定是覺得太過無趣了,這樣吧,臣妹前日倒是新請了幾位歌姬,這便叫來為哥哥助興吧。柳兒,還不快去——”冷語心皺著眉立即的對著身旁的丫鬟吩咐道。

    還未等丫鬟應答,只聽男人冰冷的聲音淡淡的說道:“本王讓你過去。”

    冷邵玉的眼神一直緊縮在洛殤的身上,一刻也沒有離開。

    洛殤竟不知她又有何地方惹了他的不快,要他在大庭廣眾下羞辱自己。

    難不成只是因她來錯了地方,不該出現在這里,在他的眼前嗎?

    她冷笑一聲,自嘲的勾起一絲苦笑,淡漠的看著他。

    “好。”

    她回道。

    婀娜的身姿站起,邁著裊娜的步子一步一步的走向琴旁,挽了挽袖口,她坐下。

    看著男人那冷冰冰的臉,洛殤不發一言,低垂的如水般亮麗的眸子,咬著唇便是扶上琴弦。

    修長而優美的手指若行云流水般舞弄著琴弦,長長的睫毛在那心型臉上,形成了醉人的弧度,人隨音而動,只是她偶然抬起的雙眸,倒是讓人心一緊。

    那雙眼中忽閃而逝的某中東西,讓人抓不住,卻想窺視,不知不覺間人已經被吸引,與音與人,一同沉醉。

    動人的琴音同她的心跳,同她的哀傷,悲音婉轉卻又讓人不禁沉淪。

    每一個她手指下的音符都像是刻上了不一樣的聲調,琴聲引來的數只鳥兒停落在指頭,不禁的為她配樂歡呼。

    風拂過她側臉,撩起女人幾絲長發輕輕的飄揚。

    一陣琴音過后,洛殤的手指久久的停滯在琴弦上,她停頓片刻,放下袖子站起身,繞過石桌。

    淡漠的眸子如沾染的薄霧般冷傲的看著男人。

    “晉王可還滿意?”關注"hongcha866"微信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