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62章 又臨深淵

    剛剛還是一副和藹之態的沈長青在彩兒走后,立即轉變了臉色。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

    洛殤倒是沒有過多的不平心里,她早就想到了世態炎涼,難免她一個不受*的王妃會得不到眾人的尊重,反而在王府這么久了,想必府中人早已經人盡皆知她這個王妃過得是有多么的凄慘,自然也是不會謙卑的對待她。

    只是這位長青姑姑雖然年長,看上去要比麻姑老成許多,像是同太皇太后差不多的年紀,臉上明是和藹可親,卻不想和麻姑一樣的言詞,這些話,她嫁過來的第二日麻姑便是同她說過。

    為此,她還曾被那個男人狠狠的羞辱了一番。

    “是,全聽姑姑的教誨。”

    在王府久了,洛殤也清楚了為人處事之道,也自然不會再去刻意的計較什么。

    “那自然是好的,既然你已經進入了我們后庭,日后未免尊卑懸殊,便以名號相稱,你可有何疑意?洛殤。”

    “沒有。”洛殤淡漠的回答。

    “好,那你且先同她們幾人去西苑等處,熟悉熟悉這里的環境,明日起正式與她們一同練習。去吧。”

    “是。”洛殤點了點頭,跟隨著兩個丫頭,便是走了。

    沈長青站在原地,她看著洛殤遠去的背影兒,那一舉一動都像極了那人,那個她痛恨一輩子的女人,若不是那個狠毒的女人,娘娘也就不會死,大皇子也不會遭人毒手慘死他國,都是那個女人。

    而這個叫洛殤的女孩兒,她的眼睛,實在太像了,像極了。

    ——

    后庭里的樹木生的旺盛,棵棵都是人精心培養出來的,連片的桃花林,散發著滿園的花香,粉嫩的花朵隨著風頻頻顫動。

    各色彩蝶來回的穿插在花叢中,像一只只小小的精靈,時而亂舞,時而裝點著后庭的幽芳。

    后庭里的每一個別院廂房,每一根柱子都是復古典雅的虹漆銅柱,樸實中透著自然。苔痕上布滿綠色的青蘚,那種淡雅的田園風光,如同詩畫中一般,給人以莫大的美感。

    怪不得舞姬絲樂會如此動人悅耳,都是這般意境造就的。

    隔著一個很大的涼亭,遠處的一個如同宮殿一樣的樓閣,閃閃發光,花碎從閣樓的上方緩緩飄落,灑滿了那個偌大的平臺。

    平臺上的眾位歌姬身穿白色同粉色鑲嵌交織的紗衣,手持彩帶,翩翩起舞,舞姿優美動人,管鉉絲竹聲也是很有節奏的附和。

    “那里是后庭最大的練舞場,名為珠翠臺,日后我們也要在上面練習。”身旁的一個舞姬解釋道。

    “誒呀,你同她說這么多干嘛,還不快走,我都要累死了。”另一位舞姬撇了一眼洛殤,拽著身旁女人的衣角便自顧的向前走去。

    洛殤并沒有在意她們的話,而是看著那個華麗的珠翠臺,這樣美的意境,這樣的地方,她,是不是來過?

    為什么她總覺得像是在哪里見過,同這個臺子差不多的練舞之地,她眼前昏昏沉沉,只覺得記憶又在撕扯著她,仿佛她能看見一個美麗乖巧的女孩兒身穿著粉嫩的華貴輕紗在舞動著一曲翩若驚鴻之舞,那支舞,好美。

    可她卻怎么也看不清女孩兒的臉,看不清那支舞的具體動作。

    搖了搖頭,她纖細的指尖輕輕的揉了揉太陽穴。

    “喂~你倒是快點啊。”那個走在前面的舞姬見她沒動,停了下來朝她喊道。

    洛殤這才從那一片模糊中清醒,再次看了一眼那個偌大的平臺,便離開了。

    后庭西苑院的南廂房里——

    十幾個女人圍在桌子前的一個女人身旁,又是端茶倒水,又是按摩敲腿,又是扇風解暑,又是阿諛奉承。

    “青檸姐,你今天可真美,頭上這支發簪簡直是美極了,戴在您的頭上才是真正突現了它的價值。”

    桌子前坐著的女人聽了,高傲的一笑,故作姿態的擺弄了下頭上的簪子。

    “哎呦你們看看,青檸姐這支手鐲,可真是上好的成色玉呢,這得多華貴啊。”一個丫鬟小心翼翼的端詳著女人手腕的玉。

    “是啊是啊,青檸姐,在我們后庭里您就是天仙呢,總有一天會被王爺看中,飛黃騰達,到了那時候,您可千萬別忘了小的我啊。”

    “就屬你嘴甜,喏,拿去,這是本姑娘賞給你的。”女人說著,便摘下手上的鐲子,丟給了那個奉承的舞姬。

    “多謝青檸姐,多謝青檸姐。”

    丫頭欣然的接受,喜不自禁。

    “咳咳......你們都給我聽好了,我的好姐妹,也就是你們的云袖姐現在被人陷害的丟了職位不說,還險些喪命,處境十分危險。而今,是我們為她出氣的時候了,那個陷害她之人,馬上就要到我們這里了。”青檸勾著邪笑的嘴角,眼里透著和云袖一樣的狠毒精光,她細長鮮紅的指甲緩緩的勾起一旁的輕紗。

    “啊?那個人還真是該死,敢惹云袖姐,青檸姐,她是誰啊?您只管說,只要您一聲令下,我們姐妹定當為您效犬馬之勞。”

    “對,青檸姐,姐妹們一定為云袖姐出這口惡氣。”

    幾個舞姬舉起拳頭,信誓旦旦的說著。

    女人冷冷笑了一聲,傾吐道:“她便是,晉王妃,洛殤。”

    剛說到此處,只聽門‘嗞拉’一聲被人從外面推開。

    兩個舞姬背著包袱從外面走了進來,一邊喘著氣,一邊不悅的說:“青檸姐,我們回來了。”

    眾人一同轉過頭看向門口,只見回來的不只是她們,還有個女人,正站在她們身后的臺階上。

    隨著她邁著的裊娜步伐一步一步的走來,她們也是看的更加清楚了。

    女人一身平凡的紗衣,襯的她清淡如水,裙擺處有些破損的衣角仍是絲毫不折損她的任何形象。

    那張臉,是她們這群平庸女子從未見識過的傾城絕顏,微高的鼻梁,唯美的瞳孔,櫻粉的唇,再也找不到任何優美的語言去形容她的貌美如花。

    她兩鬢的發絲柔柔的搭落在胸前的凸起上,妖媚的身材是如此的完美。

    房間里一片安靜,除了舞姬們呆滯的目光便只剩下吞了吞口水的聲音。

    她們注視著站在門外的女人,一時間竟忘了詢問她是何人。

    只聽走回來的其中一個丫頭撇了撇嘴,隨口的說:“這位便是新來的舞姬,也就是咱們王府尊貴的......晉王妃。”

    丫頭的話里滿是嘲諷,她看了一眼洛殤,冷笑一聲,眼里全是鄙夷,隨后走到一旁角落里的chuang榻邊,將手中的包袱隨意的一扔,很是嫌棄的繼續說:“這就是你睡覺的地方。”

    沒想她剛到這里的第一天便是遭到了這樣的待遇,洛殤搖了搖頭,自始至終都沒有開口說一句話,也罷,既然人已經到了這里,自然是改變不了什么的。

    她淡漠的一抹雙眸,向著自己該去的地方走去。

    “你還真是一點也不懂得西苑的規律。”

    身后傳來一聲刺耳的聲音,洛殤停住了腳步,回過身。

    只瞧著桌子前圍滿的一堆人中間,坐著一個濃妝淡抹的女人,她穿著一身黃色的亮服,剛好遮住她的前胸的聳起,抹胸的衣服露出她的大片肌膚,頭上帶著簪子,兩葉眉毛下是一雙再不能更深的三角眼,透著她的刁鉆,刻薄。

    “規矩?”洛殤輕皺眉看著她。

    “你們給她講講咱們西苑的規矩。”青檸冷哼一聲,端起面前的茶杯,放在嘴角輕輕的吹了幾下。

    站在青檸身前的一個丫鬟瞧著洛殤,鄙夷的眼睛中還帶滿了嘲笑,她故意的咳嗽幾聲,潤了潤喉嚨,趾高氣揚的說:“新來的,你聽好了,這里是西苑,也就是我們青檸姐的地盤,來到這里,自然也就要聽我們青檸姐的安排,你......”

    還沒等她說完,洛殤只是輕浮的掃了一眼她,便是轉了身。

    “你——”丫頭氣的直跺腳,這個女人也太猖狂了。

    剛入這里竟敢如此的猖獗,還真是放肆。

    “聽說你已經被休了。”

    聽到此話,洛殤止了步,她放大了的瞳孔,卻沒有過多的表現,只是暗暗的平息了。

    果真,冷邵玉還是宣告了眾人她被廢棄的身份,她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將軍府的人知不知此事,倘若傳到了洛柯哥哥的耳中,不知又要生出何事端,冷邵玉那個男人那么殘忍,一定不會輕易的饒了哥哥的。

    心想著,洛殤抿了抿柔軟的嘴唇,她皺著眉頭,顫動的眸子漸漸的恢復了平靜,并沒有回頭。

    “都已經是個廢妃了還敢這樣猖狂,還真是可惡。”青檸放下手中的茶杯,接過身旁舞姬手中遞過來帕子,擦了擦唇角的水,挑著眉看她。

    見洛殤還是不曾回身,青檸心里頓時燃燒起一陣怒火,敢如此的忽視她的話,不將自己放在眼里,真是大膽。

    ‘啪’的一聲,桌子上的茶杯頓時被她狠狠的摔在地上,一陣清脆的破碎聲在房間里響起,回聲久久回蕩。

    眾人皆是帶著笑意看著洛殤,等待這即將上來的一場好戲。。

    青檸站起身,挺著胸前的豐盈,舞動著她自以為妖媚的身姿,朝著洛殤的方向走過來。

    “我是該叫你洛殤,還是晉王妃呢?哦,不。你已經不是王妃了,身為廢妃的你還有什么資格在我面前裝的這么清高。”給力小說"xinwu799"威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