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70章 救她的人

    南苑里,只有兩個丫頭坐在房門前長廊里的陰涼欄桿上,她們一臉的不屑盯著那扇緊關的房門。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

    若不是長青姑姑派她們來這里看護王妃,她們可是一萬個不情愿來這里的。

    “該死的,還要我們守在這里。”丫鬟翹著腿,狠狠的拍了一下旁側的柱子,犀利的眼神麻嗒著。

    站在她身邊的另一個丫鬟,雙手環在肩膀上,樣子也很難看。“誰說不是,不就是一個落魄的王妃嗎,既然她死不了,我們現在就走吧,反正姑姑也不會知道。”

    “這樣行得通嗎?若是姑姑怪罪下來,可有咱們好看的,到時候我可不想被你牽連。”

    那丫鬟一聽忙松開了環在肩膀上的手,語氣抬的很高,有些生氣的說:“你說的這是什么話,那就一直待在這里好了,免得將責任都推脫到我的身上。哼。”

    兩個人在門外吵的不可開交,雙方指手畫腳,恨不得就要打起來了一樣。

    “咳咳......”

    聽見輕咳聲,她們停止了爭吵,將頭轉向聲音處,見到站在對面的男人時,立即跪了下來低著頭不敢吭聲。

    只能唯唯諾諾的小聲行禮說:“參見韓王殿下。”

    她們怎么也不會想到韓王會來這里,剛剛他不還是在同沈掌事閑談呢嗎,這會子,竟然到了這里。

    “怎么了?見到本王,不高興了?”冷暮飛笑眼一瞇,很好看,那雙眼睛如柔柔清波,暖的一發不可收拾。

    絲毫不像晉王那般,冷若冰霜。這也是奴才丫鬟們私下議論這二位兄弟是否真的是一奶同胞的親兄弟的話柄。

    兩個丫頭弱弱的抬起頭,剛剛她們張牙舞爪之態也不知是否被男人看了去。

    “不不......不是,奴婢不敢。”

    兩個丫鬟安靜下來,同剛才的近失風度判若兩人。

    “本王這般喜愛你們,亮你們也不敢如此。還不快起來,跪著本王怎么能看清你們的樣子。”冷暮飛笑著,瞧著她們。

    聽王爺這樣說,她們才漸漸的放寬了心,拍了拍下半身裙子上沾染的灰土站起身來。

    韓王雖說不及晉王俊美,卻是極其溫柔,到底讓她們更加想要去接近一些。

    “你們不想留在這里,是嗎?”他問。

    丫鬟們互相看了看,果真,還是被王爺聽了去。

    “不是的不是的......王爺。”

    看她們低下了頭,真是不打自招。

    “不是嗎?可我都聽到了。”冷暮飛故意的調凱她們,繼續說道:“放心,本王是絕不會告訴沈掌事的。你們可以走了,這是本王允許的。”

    兩個丫鬟只顧著凝視這位英俊瀟灑的男人,竟是差點兒忘記了謝恩,偶然才緩過神來。

    “可是王爺呢,不和我們一起走嗎?”

    冷暮飛輕笑,溫柔的說:“我再走走。”

    “那讓奴婢們陪您吧。”丫鬟們迫不及待的說,心想著也許接觸多了能被這位韓王看中,哪怕不做妃子不做妾氏,一朝春寵伴君一側也是好的。

    卻聽男人說:“本王不習慣這樣。”

    兩個丫頭哦了一個長聲,眼里很失落,本想就此走了,還不忘轉身再多看男人幾眼,更是不忘好言相勸道:“韓王殿下切勿待的太久,后庭南苑乃是女子們起居之地,不適宜男子進入,奴婢們告退。”

    丫鬟們的身影消失于視線內,冷暮飛半瞇了眼眸,直接向著那扇關緊了的房門走了過去。

    他推開門,一陣好聞的女子淡淡的體香夾雜著濃濃的草藥味兒撲鼻而來。

    他大概的掠了一眼這室內的環境,一張一張床首與尾離得很近,像是連在一起一樣,已經分不清了縫隙在哪里。

    這室內雖不是華麗,倒也干凈,各種擺設該有的倒也齊全。

    冷暮飛關好了門,走了進去。

    終于,他將視線定格在了房間最暗側小小的一個角落里。

    他瀟灑的打開手中的折扇,輕輕的煽動著,向那邊走去。

    “什么人?”

    聽見尖叫聲,他回過了頭,看見身前拿著盆子瞧他呆呆發愣的小丫頭時,不禁也是輕蹙了眉。

    “我在問你,你是誰?”小竹放下手中的水盆,張開手臂立即跑了過去,擋住了他的路,心道:這人長得如此頑劣,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一定是想要對王妃不利。

    “你是要害王妃?”小竹一想到此,不禁剛要開口大叫,被男人一把捂住了嘴巴。

    “丫頭,我就告訴你我是誰。你給我聽好了......”還未等冷暮飛說完,只聽面前床上的女人輕咳了幾聲。

    小竹懶得搭理男人,用力的掙來他的大手,從他的掌下一溜煙兒的逃了出去,急忙的走向了床邊。

    床上的女人搖了搖頭,才睜開虛弱無力的雙眼。

    “王妃,你終于醒了,嚇壞了奴婢,奴婢還以為,還以為您......”小竹抹著眼淚,哭的很傷心。

    洛殤半昏沉中,朦朧的一雙布滿霧水的眼睛看著她,嘴角勉強的勾起,虛弱的言道:“傻瓜,我不會有事的。”

    “嗯——”小竹抿著嘴唇,可憐巴巴的點頭,他忽然猛然想起身后還有個男人在這里,忙站起身,側過了身,嚷著說:“王妃,這個男人剛才在這里鬼鬼祟祟的,我懷疑他是要加害你。”

    聽她的話,洛殤轉開視線,頭慢慢的移過,看向那人。

    他,怎么會在這里?

    冷暮飛。

    難道,又是他救了自己嗎?

    洛殤想著,輕嘆一聲,轉回了頭。

    “王妃,他......”小竹指著男人那張似笑非笑頑劣的臉,怒氣沖沖,剛才她端著盆子從屏風那側走過來時,便瞧見這個男人朝著王妃走去,不是要害命,就是一個好色之途,意圖不軌。

    “他是韓王。”

    丫頭還沒說完,就聽見洛殤的話,她不由的驚叫了一聲,捂著自己的嘴巴,簡直不敢相信,瞪大了瞳孔看了看洛殤,又看了看男人,立即的跪了下來。

    這個男人居然是韓王,這下她該怎么辦才好,剛剛對韓王那般無理,這條命恐怕也是不保了。

    “奴婢,奴婢不知是韓王殿下,請王爺贖罪,王爺饒命啊。”小竹跪著,身體都不由的顫抖了幾下。

    冷暮飛搖著掌中的珠萃琉璃扇,一聲輕笑后,立即合上了扇子,低了眉頭,看著跪在地上的小竹。故意虛言道:“本王要怎么懲罰你才好呢?”

    他邊說著,邊抬起眸子,轉向床榻上女人的身上,意味深長的說了句:“嫂嫂覺得本王要如何處置這個丫頭呢?”

    “小竹,你先出去吧。”洛殤平淡的說著。

    “可是,可是王妃......是......奴婢遵旨。”小竹本不想就此離開,她總覺得這位韓王有些不懷好意,但是抬起頭看見了男人的深眸,還是乖乖的起身,退了出去,也關好了門。

    房間里,除了風吹著一旁的輕紗不時的卷起然后再下落,便是安靜的沒有一絲聲音。

    “你想說什么?”洛殤先開了口。

    冷暮飛拿小竹威脅她,不就是有事要同她單獨談談嗎。

    男人一聽,不由的笑了。

    他優雅俊挺,唇角含笑,微微上挑的眼角讓他看起來似乎無時無刻都噙著薄薄的笑意,漂亮的桃花眼里閃動的溫柔光芒,此刻那完美的薄唇正勾起一個醉人的弧度,他朝著洛殤走去。

    聽見步子聲越來越近,洛殤知道他在向自己的方向走來,雙手撐著床榻的硬板迅速的坐了起來,看著他。

    冷暮飛瞧著她的一舉一動,他合上了扇子,坐在了床邊。

    拍打著手中珠萃琉璃的折扇的折扇,挑著眉問她。“你這是在有意的防備我?”

    上一次他的無理,洛殤可是記得清清楚楚。

    “韓王說笑了,哪里有什么防備之說。”洛殤笑著應付,只是身子太虛弱,不由的讓她咳嗽了幾下。

    冷暮飛瞧著她脆弱的樣子,皺了眉,問她:“楚郎中怎么說?”

    楚郎中。看來,果真是他救了自己。

    “沒有大礙,休息幾日便可痊愈。”洛殤拿起一旁的帕子擦了擦唇角。

    她也抬起了頭,蠕動的眸子如水般清純亮潔。“多謝韓王出手相救,不過這里是南苑,實在不適合王爺停留,請王爺移駕別處。”

    “你在說什么?”冷暮飛有些不解洛殤的話,仔細一想,難不成這個女人是將救她的人當成了他?

    冷暮飛眼珠一動,下一刻便是笑了起來,半傾著身子向她壓去。“你也知道本王救了你,既然這樣,還要這么快的趕本王走,未免也太無情了。本王救你時,可是差點兒丟了性命。”

    她將哥哥當成了他,而且那個時候,她也剛好昏迷,既然如此,他便頂替了哥哥逗逗這個女人,會不會很有趣呢?

    冷暮飛想著想著,便不禁一笑,這一笑,抬起頭剛好對上女人的眼睛。

    那雙美的無法形容的雙眸,美的干凈脫俗,美的像她一樣......快來看"xinwu799"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