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82章 審訊青檸

    雖然未聽見剛剛彩兒同丫鬟交談的話,但彩兒一直以來對她都是恭敬謙和,也多次相助,所以洛殤對她也一直是懷有感激之心的。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

    “王妃是要給它們澆水?”彩兒看著洛殤手里提著的水桶,善意的笑著說。

    洛殤點了點頭,卻將桶放下了。她能聽出來,彩兒的意思。

    “落花無意,王妃倒是有心了。”彩兒走到花的身前,慢慢的蹲下身,拾起地上折損殘敗的花葉,一一的撿起,小心翼翼的放于掌心,用帕子收好。

    看著她的一舉一動,洛殤明是能感覺的到,她對花的呵護,可為什么,不去澆灌它們,讓它們延續生命。

    “落花也有意,人才是無心的。”洛殤想起剛剛同那個男人的一幕,冷淡的說道。

    聞言,彩兒嬌笑一聲,拂著袖子說:“王妃說錯了,其實啊,花與人一樣,都是有心的。也都是無心的。”

    “您瞧,人若是無心便不會將感情寄于花的身上,花若無心,也便不會開的如此美艷。而然也,人若有心,又怎會獨苦將情偏要留給花承受,而花若有心,為何還會枯萎。”

    彩兒的話,倒是讓洛殤聽的極為仔細認真。她的字字句句,說的都是對的。她將現實看的很真。

    怪不得,萬人之中,偏偏選了她為晉王的貼身奴婢,她的品行才智儀表還真是與眾不同。

    “是啊,終是各取所需罷了。”洛殤轉過頭無奈的一笑。

    彩兒提起水桶,擺放在一邊,說道:“王妃好像很喜歡此花,王爺也喜歡。”

    洛殤倒沒有什么可驚訝的,她從進入月娥閣時起便能感覺到,要不然,這里也不會種植大片的勿忘我了。

    那個男人,應該還很喜愛梧桐吧,上一次僅僅因為那些枯死的梧桐,男人險些親手掐死自己。

    “其實,這些花都是王爺親手在料理。”

    這話倒是讓洛殤較為驚訝,她轉過頭看著彩兒。

    “王妃也覺得王爺那樣一個冷漠高貴的男人,來親手料理花花草草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吧。”

    原來,這月娥閣的花草都是他在料理,最初她還以為是奴婢們,想不到,他還有這般閑情雅致。

    “彩兒姑娘,勿忘我,是否有何特別的含義?”洛殤想起阿玉曾經說過,勿忘我似夕顏,那個男人想來孤傲又怎么能看得起這種平庸的花朵。

    哪怕它開的再美,又如何。

    彩兒被她問的倒是一時間沒有開口回答,她笑了笑挽了挽側耳多余垂下的發,才說:“奴婢才疏學淺,也不敢妄意揣度王爺的意思,自然也不知王妃所說勿忘我的寓意。只是奴婢只知王爺說過,這花好養,所以才是種了這些。”

    洛殤也只是微微的淡笑,沒有再多問。

    她含情望著這些已經拜損殘花敗柳,只覺得人生同花一樣,沒得選擇。

    “西廂相會,鶯鶯相許。”彩兒將帕子包裹的落花撒于一旁的景石下匆匆的流水中。

    “彩兒姑娘也喜讀西廂?”洛殤問道。

    彩兒淡笑,回過身說:“王妃說笑,奴婢家寒卑微,禮數又甚為之深,自然這西廂是讀不得的。只是......只是奴婢倒是常能聽王爺提及。”

    王爺?她口中的王爺是指......

    “他?”洛殤挑著眉頭,略帶疑問。

    冷邵玉是什么樣的男人,他從小就生在帝王家,自然看的都是兵法計謀,況且他自身也是王者之風,剛硬果斷,又怎會浪費這時間在兒女情長的西廂上。

    彩兒點了點頭。“王爺聽說王妃喜讀西廂,也便好奇讀之,誰道他自己倒也喜歡了,每每讀到鶯鶯落淚,王爺都要怪張生薄情呢。呵呵......”

    她一邊嬌羞的說一邊拾起帕子輕笑。

    “王爺對王妃,還是很上心的。”

    彩兒見洛殤沒接話,一笑,而后說:“時候不早了,奴婢該去準備王爺的晚膳了,恕不能選送,還望王妃莫要怪罪,奴婢告退。”

    洛殤看著她遠去的背影兒,心里竟不知是怎樣的感覺,彩兒的話她只會信三分,畢竟那個男人怎樣,她都毫無興趣。

    天色也不早了,只怕后庭這會兒,已經是人心惶惶了。

    ——

    后庭子羅堂里,沈長青正坐在主坐上,她還像往常一樣,穿了一身古紗深綠色的長衣,只是今日,她的臉上倒是很嚴肅,緊繃著,正看著臺上跪著的女人。

    “姑姑,冤枉啊,我與西苑舞姬情同姐妹,怎么會下毒去害她們呢。”青檸跪地,嗑的頭都破了。

    一旁看著她求饒的小竹,可是解了氣。心道:看你這個惡毒的女人這回還怎么去害人。

    冷邵玉帶走洛殤后,沈長青為了調查清楚此事便直接抓了青檸,宣告眾人在子羅堂當眾會審。

    現在西苑舞姬們昏迷不醒,而唯獨她青檸一人無事,實在可疑,加上小竹口口咬定此事同青檸脫不了干系,只怕這回青檸真的是活不了了。

    “你哪里冤枉了,我看就是你下的毒,好,既然你說毒不是你下的,那西苑所有人都喝了百花園的水,唯獨你沒喝,這怎么解釋?”小竹攥著拳頭,義憤填膺。

    這一次,她非要替王妃除掉這個女人。

    “你......你這個該死的瘋丫頭,本姑娘還說毒是你們家王妃下的呢,不然她怎么會那么巧的出現,還醫術高明,分明就是事先策劃好的。還在這里上演這一套救人之計。”

    小竹瞪大了眼睛,她沒想到這個女人居然這般狡猾奸詐,這張狡辯的嘴還真是同她的人一樣可惡,她真想過去直接撕爛她的破嘴,免得她這個禍害遺留萬年。

    “若不是王妃相告,我們這些人就都要被你毒死了。死八婆,你居然還反咬一口,虧你還是知縣千金,真是可惡到沒話說!”

    “死丫頭,你罵誰是八婆,你誣陷人還有理了,看我不打死你。”青檸邊說著邊向小竹撲過去。

    兩個人揪著對方的頭發,撕打在一起,鬧的水火不可開交。

    “夠了!”沈長青怒哼一聲。

    見兩人還撕纏著,誰都沒有放手,沈長青狠狠的拍了身前的桌子,語氣提的很高。

    “我說夠了!”

    被沈長青這一聲給鎮住了,小竹同青檸兩個人這才松開了手,臨松手時小竹還不忘在拽著女人細皮嫩肉的手背上狠狠的咬上一口,直到嘗到了血腥味兒,她才嫌棄的松開嘴巴。得意的跪回原處。

    真是氣壞了青檸,本想打回去,見沈長青正瞪著自己,只好規規矩矩的跪著,忍了下去。

    “小竹,你說百花園水井的毒是青檸下的,可有證據?”

    這還要什么證據,這分明就是明擺的事情啊,難不成掌事大人是想有意的包庇這個女人。不行不行,她可不能再讓這個女人得勢。

    想著想著小竹忙挺了挺身子,有模有樣的說:“王妃說百花園水井中的毒里含曼陀羅萬年青等蘇南水鄉之地盛產的藥物,奴婢想了很久,西苑里蘇南地帶的女子中只有青檸一個人。況且,姑姑也看到了,眾位舞姬都是飲用了此水,唯有青檸依舊無事,毒若不是她下的,還會有誰?”

    沈長青嗯了一個長聲,點了點頭。

    只聽青檸爭辯道:“姑姑,你是知道我的,自打進了這后庭,我可有無想要蓄意謀害眾位姐妹之心。況且我自來便喝不慣百花園的水,所以我無事,也剛好是湊巧。”

    青檸天性孤傲,百花園中的水向來是同眾人一飲,她天生嬌慣小姐的脾氣怎么容忍的了,所以一直都是不肯喝這水的。

    聽她的這番話,沈長青也是點了點頭。

    “明明就是你下的毒,你居然還不承認。”小竹沖著她喊到。

    “瘋丫頭,我說沒有!”

    爭辯不下,只見南苑,東苑舞姬領袖上前一步,沖著主位,跪在臺上。

    她們挽著袖子言:“姑姑。青檸天性孤傲,目中無人。更甚妒忌之心,正逢花魂展,她一心想要我南苑放棄爭奪之權,但迫于無奈,只能出此下策。”

    青檸一聽,慌亂了,也是更加氣氛了,她攥著拳頭。“你們都是被洛殤那個賤人灌了什么迷魂藥,一個一個都來和我做對?”

    “青檸,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青檸臉色脹紅,額頭上冒著數顆汗珠,濕淋淋的淌下。“我青檸好歹也是個知縣的女兒,怎么會做出下毒這種卑劣的事?”

    這話不說還好,這倒是更讓她陷入了深淵。

    只聽大門外傳來一聲。“卑劣的事嗎?青檸姑娘所說的卑劣的事,做的可還少嗎?”

    眾人回過頭,沈長青也向門口處望去。青檸聽這聲音,便知道來者是誰,只是不想這個女人消失了這么幾天,卻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門口處逐漸走來一個女人,她步伐輕履,同洛殤一樣的溫婉端莊。頭上一朵淺藍紗花,顯得她雖年長卻絲毫不蓋她的清秀淡雅,耳間佩戴著墨蘭流蘇,可以隱約看到閃閃的光彩,深藍色長衣落地,一步一步的走上臺面。福利"songshu566"微鑫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