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89章 黃雀出現

    “什么人,慌慌張張的。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幾個侍衛看見一個身影兒匆忙的跑上樓臺通往大殿的捷徑。忙摁著手中的劍靴跟了過去。

    他們攔住洛殤的去路,瞧著眼前女人的妝容,不像一般丫鬟。

    “你是后庭舞姬?”

    洛殤點了點頭,焦慮的開口說:“請問是否有位年長的婦人來過這里?”

    幾個侍衛仔細的回想了一下,其中一個摸著自己滿是胡茬的下巴,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好像是有個婦人來過這里。”侍衛回憶著。當時守衛的幾個人交替之時,的確有個身穿墨色紗衣的女人,想要登上高臺,前往大殿主位高層。還好他及時發現叫住了她,那個婦人蒙著面紗,看不清她的長相,只是她的眼中像是帶了重重的殺氣。

    而就在婦人朝著他走來的時候,又是來了個較為年輕的女子,一身好看的青衣,也是蒙著面紗。

    “那她去了哪里?”洛殤追問。

    “后來又來了個女人,她便跟著那女子走了。哦對了,那女子好像對婦人說了句,說什么來著。”侍衛抓耳撓腮,想著那女子臨走時說的話。

    他猛然一拍手,大聲的說:“想起來了,那女子只說有幅畫要交給她。”

    洛殤心沉了下去,那女子定是蘇卿,難道蘇卿發現了姑姑的身份嗎?洛殤想著,不好......

    她忙是轉身跑了。

    “哎,我說,你這女子怎么......”那侍衛伸出手,誰道洛殤早已經跑出了這里。

    沈長青一心想要太皇太后死,她等了這么多年,也是沒有達成素愿,昨日里,她將畢生守候的東西交給自己,只怕是早已做好了死亡的準備。

    她登樓臺,是想可以有機會動手取太皇太后的性命吧。

    洛殤想著,手心里已經捏了一把冷汗。她無緣頭的尋找沈長青的身影兒,只怕這會宴席已經開始了,可她到底在哪里?

    洛殤擦了擦額頭上的細汗,喘息著微弱的氣息。

    繞過一個又一個亭子,幾乎找遍了沈長青會到的任何地方,終是無果。正當洛殤想要放棄,趕回宴席之時,只瞧見叢林深處的枝丫上掛著一條墨綠色的輕紗。

    洛殤匆忙的提著裙跑擺過去,走近時,只看清了叢林里露出的一雙鞋子。

    她眼睛微顫,慢慢的剝開草叢,見沈長青胸口處流淌著鮮血,她的唇角還掛著未干的血痕。

    “姑姑?”

    洛殤將她從草叢中費力的拖出來,她喚著沈長青的名字。

    “洛......洛殤......是你嗎?”沈長青閉著眼睛,她虛弱的喚洛殤的名字,手慢慢的抬了兩下,卻無力的落在了地上。

    “姑姑,是我,我是洛殤。您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洛殤眼睛濕潤了,看她這個樣子,實在叫人無法看下去。

    沈長青不停的重復著一個名字。“蘇卿。蘇卿......”

    蘇卿。聽到這個名字時,洛殤有著無限的悔恨,她早該想到的,可偏偏自己得知她心懷不軌之時卻還是放了她。

    她就是青檸口中的黃雀!

    “蘇卿......她...她是太后的人,她是太后安排在晉王府的細作。她用石灰粉弄瞎了我的雙眼,又斷了我雙腿的筋骨,我活不了了,洛殤,你一定要趕回花魂殿,一定不要讓她......奪了頭冠。否則,會......會......”

    “姑姑......姑姑......”洛殤搖著頭,淚模糊了她的眼睛。

    ——

    花魂殿上,一曲曲蕩人心魄的簫聲輕揚而起,諸女長袖漫舞,無數嬌艷的花瓣輕輕翻飛于天地之間,沁人肺腑的花香令人迷醉。

    那百名美女有若綻開的花蕾,向四周散開,漫天花雨中,一個個美若天仙的女子,如空谷幽蘭般涌現,輕盈優美,飄忽若仙的舞姿,寬闊的廣袖開合遮掩,儀態萬千的絕美姿容。

    眾人看的是如醉如癡。

    冷邵玉陰著臉,他側著頭問道旁側的莫云。“那個女人呢?”

    莫云仔仔細細的查看了一番,忙低下了頭。“屬下辦事不利,沒有發現她.....不見了。”

    “那你還站在這里做什么?”冷邵玉眼神銳利如鷹,臉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臉俊美異常,但此刻卻帶著陰沉。

    他發狠陰冷的神情讓莫云驚悚。

    “是,屬下這就去。”

    此時簫聲驟然轉急,少女們以右足為軸。輕舒長袖,嬌軀隨之旋轉,愈轉愈快。忽然自地上翩然飛起。百名美女圍成一圈,玉手揮舞,數十條藍色綢帶輕揚而出,廳中仿佛泛起藍色波濤,少女凌空飛躍那綢帶之上,纖足輕點,衣決飄飄,宛若凌波仙子。

    大殿之中掌聲四起,驚贊之聲不絕于耳。

    “四弟你看......真美啊......”圣上只顧著尋歡作樂,他忽然拍手大喊了一聲。“好......”

    而冷邵玉只是繃著臉,獨自飲酒,一言不發。

    坐在臺下的冷暮飛也是覺得莫名,這舞馬上要結束了,洛殤去了哪里?難不成她臨陣脫逃了?這可是不像她的性格啊。

    “哥哥,仙女姐姐怎么還不來呀?”一旁的小人兒嘟著嘴巴搖了搖手中的杯子。

    冷暮飛翹著二郎腿,斜眼瞧他。“怎么你這小鬼好像很喜歡那個女人?”

    “當然了,她是我的仙女姐姐,是我的女人,我長大后一定會娶她的。我要好好保護她,以后就不會有人敢欺負她了。”

    啪——

    “哥哥,你干嘛打我!”小貝勒委屈的抬起頭瞧著冷暮飛,剛剛男人拍了他的腦袋,一點兒也不顧及他是個孩子而手下留情。

    冷暮飛看著,帶著邪笑警告道:“她可不能是你的女人。因為,她只會是我的。”

    “呀,那我和哥哥,以后不就是情敵了嗎?那人家不要和你坐在一起了。”小貝勒往另一側移了移身子,有些不高興。

    還真是個孩子,如此的可愛。

    冷暮飛無奈的一笑,卻也掩蓋不住眼底的一絲深沉。

    終于,花魂殿上的女子們停了動作,透過絲悅的聲音,她們逐步走上前,行禮。

    “真美啊。”圣上眼盯著首位的安竹染,他真是見了美人就愛,早就將剛剛那個蒙面的洛殤拋于腦后了。

    “你叫什么名字?”圣上問道安竹染。

    安竹染沒想到自己真的會得到皇上的青睞,她動了動身子,上前一步,唯唯諾諾的答:“奴婢安竹染。”

    “安竹染。名字真好,人也真美。”圣上看著她。

    如果不是先帝立下的規律,每年花魂展上的女子必須蒙面示人,只有封為妃子之時,同皇上正寢那日,才可揭下面紗,他一定要讓此女立即拿開那該死的紗布。

    “母后,兒臣覺得她不錯,便讓她做這花冠之首吧。”圣上恭恭敬敬的等候太后發話,因為太后若是沒有看中,自然也是不會選的。

    “皇上覺得好便好。”靜和氏端莊嚴肅,卻是笑的慈愛,她眼神掠過一眼臺面的蘇卿,心里倒是萌生一絲別樣的意味兒。

    這蘇卿剛剛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如此認真,皆是沖著花魂頭冠而來。只不過,靜和氏只是要她除了沈長青那個女人,并沒有下達命令讓她奪冠,反而,她這又是再做什么?

    “四弟覺得呢?”圣上顧及太后,更是畏懼晉王,忙問。

    冷邵玉淡漠的開口。“皇兄看中即可。”

    “哈哈......好,那此事就如此決定了。”圣上一拍龍椅,看著臺下眾人,拂起袖子,故作幾分威嚴道:“朕已觀之若事,其舞偏若驚鴻。特此大封晉王府,并升后庭女子皆為陸昭,賞賜五百錢。卓升安竹染為......”

    正當圣上剛要講出此話,只聽的花魂殿上傳來一聲哎叫聲。

    不知為何,安竹染被推到了臺面上,輕紗滑落在冰冷的花魂臺上,明澈的臺面光滑的倒映出她的面孔。

    安竹染驚慌失措,忙拾起紗巾遮遮掩掩,只是,容貌早已被眾人看了去。

    圣上看著她的容貌,丑陋無比,龍顏大怒,狠狠的拍了拍身前的桌子。“你......大膽!小小女子居然敢如此欺瞞當朝天子圣上,你真是活膩了。”

    安竹染跪著不停的磕頭,她轉過臉看著身后的蘇卿,蘇卿冰冷的眸子也正看著她。

    “你......為什么要害我。”安竹染只恨自己太蠢,如此相信蘇卿,待她如此,卻不想。

    到真是人心難測啊。

    “來人啊,將舞姬安竹染給朕拉出去,即可處決!”龍威震怒,可真是嚇人。

    安竹染苦苦哀求。“圣上饒命啊,圣上饒命啊......”

    “請圣上饒恕安竹染。”旁側的蘇卿走上前來。

    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她的面紗忽然滑落,美麗的臉蛋兒絕色至極。

    圣上瞇起了眼睛。問她:“你是何人,又膽敢為她求情?”

    蘇卿本就端莊落落大方,她跪到安竹染的身邊,輕聲道:“奴婢西苑舞姬蘇卿,只是不想看圣上如此勞心傷神,安竹染一時鬼迷心竅,還望圣上網開一面。”

    既然美人兒都如此說了,如此貪婪美色的圣上又怎么會拒絕。他看著蘇卿道:“也罷。既然如此,就饒她一條命。你說,你叫蘇卿?”

    “是。”

    “那好,今年的花冠,便屬你了。”圣上又展開笑顏。

    一旁的靜和氏卻是陰了臉,她冷冷的目光盯著蘇卿,而蘇卿卻并沒有理會她的神情。

    靜和氏開口。“皇上,這丫頭只怕難以勝任。”

    “母后,您剛剛不還說叫兒臣做主的嗎?怎么這會兒又要出爾反爾了不成。”

    靜和氏拉著臉,沒在說什么。

    花魂臺跪著的蘇卿,低著頭,陰冷的目光冽開嘴一笑。

    正當此時,大殿外忽然響起一個女子的聲音。

    “她不能是花冠。”添加"xinwu799"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