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17章 受孤之人

    泉水涓涓始流,到了傍晚,艷陽隱去,才變得清涼些。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狹縫中裸露的天空,一片淺藍,竟也蒙上了幾縷傍晚暈黑的沉韻。

    幾顆偌大的星星忽隱忽現,閃耀在山頂上方。

    寶兒坐在洛殤的身邊。“我能叫你姐姐嗎?”

    見到洛殤點了點頭,他甜甜的一笑。轉眼看向另一側的男人,他狹長的眼眸如浩瀚的洪荒,深不可測,一看便讓人渾身涼颼颼的。

    “那我能叫他哥哥嗎?”再一次的問。

    余音未了,卻聽男人一聲不悅的呵斥。“不行!”

    寶兒沉了眸子,低下了頭。他忽然站起,跪在冷邵玉的身前。“求你教我本事,我知道你很厲害,我也想做和你一樣的英雄。這樣就不會有人欺負我的娘親,也不會有人再欺負我。”“求求你。”

    任憑寶兒如何請求,冷邵玉只是坐著,一眼都沒有看他。

    “寶兒,天色不早了,你快回去看看你的娘親吧……”洛殤摸了摸他的頭,將他從地上扶起。

    孩子很失望,看冷邵玉一絲表情都未動容,只能負氣的跑了。

    這個孩子體力很弱,根本不適合學習武藝,若是看的不錯,也許將來他還能考取一世功名。

    夕陽照的天邊火紅,剩下的全是染過的墨黑,洛殤坐在他的身邊,晚風輕拂,吹著她背后長發飄飄。

    “你這個樣子,冰冷冷的,難怪孩子會害怕。”

    “如果,我們有孩子,就好了。”他濃翹的長睫柔化了原本剛棱有力的輪廓,微蹙的雙眉之間好暗藏了深沉的心事,一雙眼光射寒星,深邃的眸光望著天際。

    優雅的俊顏上漾起淡淡的笑,讓人看了忍不住沉溺其中。

    孩子。他想有他們之間的孩子了?

    洛殤沒有開口,清雅的風像是撫摸著她的臉,卻只能慚愧的低下頭。也許,她不該再用那個東西了。只是這個男人說過,這輩子都不要她懷自己的孩子。

    就在她發愣的時候,冷邵玉忽然將她摟緊,低沉的聲音。“洛殤,我們也要個孩子吧。”

    洛殤的頭輕輕的靠在他的胸口,她雖是沒有回答,卻是默認的點了點頭。

    這一生,從來都沒有像現在這樣滿足。也許,她滿足過,只是她忘了。

    黎明,晨光還未升起,寶兒就已經樂的合不上嘴,邊跑邊喊,娘親醒了,娘親能看見了。洛殤也替他高興。

    回到茅屋里時,寶兒扶著婦女坐起,因為她還不能看太過刺眼的光亮,所以洛殤只是先解開她的眼布瞧一瞧恢復的如何。

    婦女的睫毛睜了幾遍才睜開。“多謝姑娘了,多謝你……是,是你?”婦女抬起頭時,看清洛殤的臉,神色大驚。

    許多話忽然哽咽在了喉嚨里,硬是發不出聲音,她的手哆哆嗦嗦指著洛殤,雙手拽住洛殤的胳膊。“娘娘……你怎么在這里?娘娘……我就知道您還活著,我就知道的。”

    冷邵玉銳利的雙瞳冷眼瞧著這位婦女,似乎打量著什么。

    “娘娘?”洛殤莫名輕笑,扶著婦人好好的坐下。“您一定是認錯人了,我從未見過您,也不是什么娘娘。”

    與此同時,寶兒苦求冷邵玉,非要想學幾招防身就好,無奈之下,冷邵玉妥協了,同他離開房間。

    婦女握著洛殤的手就是不肯松開,她不停的重復著,仿佛了失了理智。“娘娘,您怎么了,您怎么可以不記得蘇默,娘娘。”

    說她與人長得相像已經太多了,想起京都時疫的時候那位奇怪的老人,洛殤試探道:“娘娘,您指的是衛國皇后彥氏?”

    婦女一聽,淚水滿盈。

    “看來那位皇后娘娘真的很受人愛戴,不然也不會這么久還有人記掛著她。只不過,您要節哀,衛國覆滅的時候,彥氏娘娘已經自盡了。我只是碰巧長得有幾分相像娘娘罷了。”

    婦女木頭般一動不動,愣著兩只眼睛發癡的看著她,身體慢慢的向后靠去,頭皮緊貼墻壁,合上了雙目。嘆息道:“是啊,娘娘已經死了。”

    忽然,她仿佛想到了什么,瞬時坐起,再次抓住洛殤的手,眼睛睜得好大,面孔猙獰又帶著種種期待。“那你是誰,這世上怎么會有如此相像的兩個人,公主,公主。你是九公主?”

    她喃喃幾句,臉上掛起了笑容。

    這婦人究竟是誰,她剛剛話語里提到的蘇默,可從未聽說過一個叫蘇默的女人,她究竟是誰。

    “您真的認錯了,我不是衛國人。”洛殤一點點的給她解釋。

    婦女搖頭,罷了,九公主那日已經跳入瑯琊,又怎么還會活著。是她太想娘娘了,太想公主了。

    洛殤開口問她。“您是?”

    婦女自嘲的笑了幾聲,她的頭發稀松發白,臉上皺紋成川,望著那一處小小的窗子。

    她說:“我叫蘇默,本是武周梁國公府二小姐彥氏的貼身女婢。二十年多年前,小姐風光出嫁,我們陪嫁的這群女婢都被人打昏,醒來的時候竟發現自己被關在一個密封的鐵籠里。那個時候我才知道,一切都是靜和氏的陰謀,鐵籠里的女婢都被折磨死了,一場大雨,把我澆醒。”

    蘇默的手抖得更加厲害,她眼里全是恐懼。

    “我這二十多年,總能夢到那樣的夜晚,電閃雷鳴,我渾身是血,身邊堆滿了白花花的骨頭,我從死人堆里逃了出來。被一位好心的壯漢救下。為了報答他,嫁給了他。我這一生,最大的心愿就是想去衛國見一眼娘娘,哪怕一面也好。后來,武周皇城里逃出一位宮女,我見她快不行了,便收留了她。”那日,那個女人的懷里還抱著一個很小的孩子。

    “她滿臉都是血滴,懷里抱著一個男嬰,那男嬰的胳膊上有一塊祥龍胎記。她和我說這是當朝大皇子,容妃娘娘的孩子,讓我務必要將這個孩子送往衛國皇后娘娘那里,她給我一個可以進入衛國的金牌。”如果那日,她沒有收下那個孩子,也就不會招來現在的殺身之禍,她的丈夫也就不會死。

    “就這樣,我和丈夫將大皇子帶去了衛國,那一路上,四處的官兵追殺我們。終于見到了娘娘,可娘娘變了,她變得好冷,她以前是那樣的愛笑。她只是接過信,聽說是容妃的孩子,想都沒有想便收留了皇子。我是武周人,又有那么多人想要我的性命,為了不給娘娘帶來任何麻煩,我同孩子他爹連夜逃回衛國,二十幾年啊,我們沒有一日不是在逃亡中茍且偷生。”

    蘇默記得,十一年前,那是她剛生下寶兒不久,夜里,房子失了大火,她抱著孩子躲在草叢里,親眼看見十幾個殺手將劍刺入丈夫的胸口,她的病,也從此落下。

    后庭掌氏沈長清就是當年交給蘇默皇子的宮女,這一切竟然這般的巧合。

    “姑娘,真是抱歉,我認錯了人。看你氣宇不凡,你應該是京師大戶人家的小姐吧。寶兒剛才說了你的名字,我年紀大了,沒記得清楚,您姓洛。京師里姓洛的……”蘇默蒼白的臉陷入了沉思,想了很久,她也是沒能想個明白。

    看到蘇默病情好轉,他們母子二人能在這里過上起碼的安詳,這樣也好。

    離開鄉野之地的路上,在距離南城口的一家茶館時,他們停坐了一會兒。瞧著她魂不守舍,臨走的時候,冷邵玉扔下一定銀子。

    解開綁在柱子上的馬的韁繩,長衣飄然,他一躍縱身馬上,低下頭瞧著洛殤,伸出手。“上來!”

    洛殤默然一笑,解開另一只馬的韁繩,騎上馬背,揮舞馬鞭,揚長而去。

    傳言衛國人無論男子還是女子,天生都喜馬性,看來這傳聞是真的。

    她是衛國人,但究竟,是衛國的誰……美女小說"xinwu799"威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