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27章 真正殘忍

    一夜春宵散盡,直到外面東陽升至房檐,男人才緩緩睜開雙目,昨夜喝了許多酒,直到現在,頭腦仍舊帶有幾分昏沉。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

    輕輕偏過頭時,躺在身旁的女人還在安睡,清秀的臉蛋兒掛著未消散盡的淚痕,他也逐漸的記起,昨夜對她做過的事。

    想著想著,冷邵玉伸出手,緩緩撫上她的臉頰。就是這一觸碰,卻讓閉著眼睛的洛殤,睫毛忽顫,樣子很不安生。她面色憔悴,嘴唇發白,這張小臉兒無不讓人憐惜,閉著的雙目有一道合不上的縫隙,她在害怕什么?恐懼什么?

    撫摸她臉頰的手,溫柔輕緩,生怕一個動作驚醒了本就不安分的她。

    “你這個樣子,是故意讓本王心疼嗎?”男人看著她,聲音的壓得很低,似乎只能他自己聽得到。而夢中的女人卻也眉頭一緊。

    冷邵玉無奈的笑笑。

    其實,那天動手打了她,他也很后悔。若不是這個女人一次又一次口無遮攔,故意激怒他,也不會失手打她,每一次打完她,心遠比她還要疼。只是,她不懂。

    “你真是個不知好歹的女人。即便做了替身又怎樣,除了對月娥的愛,本王一樣什么都可以給你。”他眼里柔光四溢,手指在洛殤高挺的鼻尖上輕輕一撩。

    他知道她倔強,這世上每個男人都欣賞自尊高傲的女子,但更喜歡順從自己的女人。

    貪戀的看了她有一會兒,冷邵玉才收回目光,穿好衣服。剛推開門時,正巧兒走來的阿玉也剛好轉身,她手里端著一碗未散去熱氣的碗。

    邁開的步子,忽然收回,冷邵玉側著臉,冷眼瞧她,而后眸光轉移到那碗棕紅色的液體上,血紅色的液體倒是讓他的眉頭一緊。

    “這是什么?”他整個人都是冷的,語氣也是冷的。

    阿玉低著頭,頓了頓,倒是如常般故作冷靜,回道:“小姐最近身體不適,郎中說可能是情緒所致,所以開了這些調節的藥。藥快涼了,奴婢先告退了。”說完,她端著藥匆匆進了屋子。

    冷邵玉臉色陰沉,這幾日聽彩兒回話,除了楚郎中開的那幾味兒藥,洛殤并未再服用其他,細心想著,對著一旁的奴才吩咐道:“去叫楚郎中來,順便查一查王妃的藥。”

    房間里,聽見阿玉在耳邊的輕喚,床榻上的洛殤才無力的睜開眼睛,不知昨夜哭了多久,眼睛如此模糊。阿玉扶著她坐起,給她更了件簡單的素衣。

    室內還存留著昨夜的痛苦掙扎過的余味兒,他的粗暴,殘忍的話,一遍又一遍的在她耳邊重復著。洛殤呆呆的坐著,對著鏡子,阿玉給她梳洗那流長的發。

    “小姐,那東西,您該喝了。”

    望了一眼桌子上的藥碗,洛殤點了點頭。

    阿玉將碗端過來時,藥已經涼了,遞到她的手上,冰涼的溫度正如她的心,發白的嘴唇一抿,剛要飲下,只聽門外的丫鬟們恭敬的喚了聲。“王爺。”而后,門被人從外打開了。

    站在門口的男人,板著一張鐵青的臉,眼底如堆積著萬年玄冰,冷的沒有一絲溫度。俊美的臉上刻著隱忍的憤怒,又是在盡可能的壓低。他邁開步子,朝著她走過來,居高臨下的眼打量著坐在她身下的女人,一把奪過她手里的藥碗,隨后,他身后的楚郎中小心翼翼接下。

    他的眼里深的像化不開的墨,比任何一次都要深,盯著這個若無其事的女人。

    身后傳來楚郎中的一聲輕咳,猶豫了一會兒,郎中才說:“王爺,的確是……”

    沒等郎中說完,響起一陣霹靂啪啦的破碎聲,刺著眾人的耳膜,遺了一地碎片。他半曲身體,一只手被茶杯劃破流著鮮紅的液體,也滿不在意,嗜血的眼眸里發出幽深的光,直直的逼視她。

    指尖輕佻起她的下顎,看著她那張平靜的臉,薄唇顫動。“你最好給本王個解釋。”

    他兩指間力道很大,捏著她的臉頰處隱痛,洛殤眼望著他。“不想懷你的孩子,還需要什么解釋?”

    冷邵玉輕輕的吸了一口冷氣,俊眼里光明隱晦不定,本以為如果她有了孩子,就會將這一切都告訴她,哪怕再不濟,看在孩子的份兒上也會好過他們此時,而這個女人,一直以來卻都在喝這種藥,他還妄想著和她有個孩子,她是把他當成了傻子嗎?

    “你好大的膽子。洛殤——”他一聲怒吼,甩開她的下顎,一把將她推在地上,猙獰鐵青的臉讓眾人不敢抬頭。

    阿玉爬到男人的腳下,拼命的磕頭。“奴婢有罪,這一切都是奴婢做的,小姐并不知情,是奴婢恨毒了晉王,才會在小姐的藥里動手腳,小姐并不知道自己喝的是什么,王爺要罰就罰奴婢,奴婢絕無話說。”

    “求您饒了小姐吧。”阿玉的頭磕的通紅。

    冷邵玉看著洛殤,冰冷的開口。“她說的,是真的嗎?”

    地上的女人輕笑,反問他。“晉王覺得呢?”話里,似乎帶了無盡的嘲諷。

    “回答我!她說的,是不是真的!”冷邵玉怒吼著將她從地上拉起,憤怒的臉已經再也沒有什么能夠形容,可怕的像一只發了瘋的魔鬼,他掐著洛殤的脖子,看著洛殤痛苦的表情也不撒手,連僅存的疼愛都被憤怒替代了。

    “你這種人,不配我懷你的孩子。不是想要個解釋嗎,這就是我給你……解釋。”看著他的眼睛,沒有絲毫退讓和屈服,她是在挑戰他的權威,就是要將他那高高在上,猖狂的心撕碎,捻在腳下,她不屑。

    阿玉搖頭,她知道洛殤說的都是氣話,她哭著。“小姐……王爺,求您饒了小姐吧,王爺……”

    “滾開——”冷邵玉一腳踹開阿玉,他松開洛殤,那張臉明擺著的陰狠卻笑了,他勾著唇,說道:“我會讓你后悔的,讓你哭著求我懷我的孩子。”

    男人轉過身優雅的坐下,翹著二郎腿,饒有興趣的瞧著跪著的阿玉,頑劣的聲音問道:“你叫阿玉?”

    阿玉抽動著身體,小心的點點頭。

    “你家小姐如此大膽,本王不懲罰她,你說該怎么辦?”淡淡的話處處讓人毛色悚然。

    阿玉抽泣中,硬是抬起頭。“所有的一切,奴婢愿意代替小姐承受。”

    放下優長的腿,男人輕笑一聲。“真是個好奴婢。本王會給你個好去處……掖刑寺。”

    聞言,阿玉臉色煞白,身體渾然一顫,蹲坐在地上。要知道掖刑寺是武周開國到現在以來第一酷刑地,凡是進了那里的人都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以說痛不欲生,然而又沒有那么容易死去。一般關進那里的也大多都是些重量級的別國刑犯,一到夜里,整個偌大的掖刑寺就會傳出陣陣哭喊的聲音,聲聲皆是撕心裂肺,讓人畏懼。

    “奴婢,愿意承受。”阿玉閉著眼睛,點著頭。

    冷邵玉浮起唇角,神情示意侍衛將阿玉拖出去。

    “放開她,我讓你們放開她!”洛殤拽著阿玉的手,抬著頭,看著侍衛。侍衛們惶恐,瞧了眼他們的王爺,依舊拖著阿玉往出走。

    “阿玉……你們不能帶走她。冷邵玉,你……”洛殤回過身,看著他一副渾然自在的模樣,她站起,一步一步像渙散了一樣朝著他走去,腿也想灌了鉛一樣,沉重的抬不起來。

    眼睛麻木的看著他,雙膝一彎,跪在他的腳下。“我求你,放了她。”她閉著眼睛,卑微的開口。

    卻聽男人一陣冷笑。“你有什么資格要求本王放了她?”

    她就知道他會這樣,在眾人面前奪得她的自尊,讓她明白她的一點兒小劑量兒對他來說,什么都不是。他太狠了,真的太狠了。

    “我是你的王妃,不管怎樣都是你名義上的妻子,妻子向丈夫請求寬恕,難道丈夫可以絕情到連寬恕她的一個機會都不肯給嗎?”洛殤的心都要被他傷透了,她盡可能的卑微自己去請求他,如果這是他想要的,她都盡可能的成全他。

    冷邵玉一拽,她膝蓋摩擦著地面硬生生的被他拉過來,地面碎片上殘留了她的血,跪在他腳下。男人微微側低下頭,諷刺的眼神瞧著她。

    “一個不想懷本王孩子的女人,憑什么敢說是我的妻子,又憑什么敢向本王請求寬恕。”他語氣冷淡,手掌毫無溫度的玩弄著她的發。

    “不想懷你的孩子都是我一個人的事情,我自己犯下的錯,自己承擔,與她與任何人毫無關系。只要晉王寬恕,原諒,我愿意做任何事。”她決絕的說著,說著自己心里最為絕望的話。

    冷邵玉挑著眉頭,示意侍衛放開阿玉,他轉而收回眸光,撥動著洛殤耳后的發。“本王就給你個贖罪的機會,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別忘了,你只有這一個價值。”

    某個夜里,他壓在她的身上,寒冷的精光迫近,他說,她唯一的價值就是還能在床上滿足他的一絲欲望。

    多么殘忍的話啊,兩行淚順著臉頰就這么流下,她艱難的擠出兩絲笑容,當著眾人的面站起身,去解自己身上的衣帶。

    “小姐……不要……小姐。”阿玉搖頭,卻只能被人架著拖走,硬是看著那扇門緩緩的關上,眾人皆退。

    洛殤一點點褪去自己身上的衣服,這是她第二次赤裸裸的站在他的眼前,每一次,他都要將她傷的遍體鱗傷才甘心嗎。

    她的每個動作,每個不甘不愿的表情,冷邵玉都看在眼底,他一直陰著臉,盯著她,要將她看透,看破。

    就當洛殤赤裸著全身站在他身前,伸出手去觸碰他時,卻見他站起,高大的身影壓著她纖弱的呼吸,本想羞辱她卻渾然沒了興趣,只剩煩躁。

    他冰冷的臉對著他,鄙夷的眼睛看了她一眼,壓著心中的憤怒,摔門而去。

    洛殤笑了,她蹲坐在地上,蜷縮著身子,望著頭上方百轉琉璃賬,淚如雨下。美女小說"hongcha866"微鑫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