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04章 芭蕉行罰

    司徒靜雨最終還是乖乖的搬回了靜思殿,這兩日下來,倒也沒什么動靜。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而自那日后,男人也是沒再來過,哪怕是她住進鳳棲也終是沒見到他,聽下人們說,近來朝堂上左派泱泱四起,只怕他也是為此心勞而未回府。

    然,對于這些,洛殤并不在意。

    芭蕉園里,昨夜的冷風吹折了十幾珠芭蕉,折損了的枝干也終有枯黃。不知是否要變了天,這幾日,王府里竟格外的冷。

    這園子大的很,來往樹木叢林錯綜交叉的幾條路徑,其中一條路上,體態風盈的女人在丫鬟的攙扶下正徐徐而來,她嫵媚弄姿,一手搭在頭邊,一手輕放丫鬟掌心,寬大的袖子松弛有度,上面繡著鳳舞龍吟的絳花紋理。

    她黑發梳了個道髻,插著支鳳頭古玉長簪,輕軟的料子,身披的羅裙及地悠長。

    “郡主,我覺得......”葉臻一面攙扶著女人一面說著話,剛過拐角,不料卻被突然出現的人迎面撞上。

    司徒靜雨身子栽倒在地上,剛好劃破了那精致的綢緞錦衣,從半腿處劃開一條很長的縫痕,女人猙獰起半張臉,原本美態的眉毛也瞬時變得飛揚跋扈。

    “郡主。”葉臻同幾個丫頭忙過去扶她,只聽司徒靜雨看著那轉身要跑的人立即道:“抓住她。”

    幾個下人急忙快步的摁住那人,硬是將她摁著跪在地上。

    葉臻扶起司徒靜雨后,第一時間朝著跪在地上的丫鬟走去,揚手便是甩了她一個響亮刺耳的巴掌,甚至還有幾絲疼痛余留在她手心兒。

    “撞了靜王妃還想跑,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葉臻拽上丫鬟的耳朵,咬著牙,惡狠狠的瞪著她,手段當真是要比宮中惡毒的嬤嬤有過之而無不及。

    也算是應了那句,有什么樣的主子就有什么樣的奴才。

    “......”跪在地上的人任由葉臻揪著她已經紅腫到發紫的耳朵,不吭一聲,也不求饒。

    司徒靜雨盯著她,就在葉臻抓上她頭發的那刻,無意間看清了這姑娘的大致模樣,似乎在哪里見過般,但并非極其眼熟。

    司徒靜雨走過來,妖媚的翹了翹手指,葉臻會意的松開丫頭,規矩地退回女人身后。

    “我認得你。”司徒靜雨半勾起狠毒的唇角,似有譏諷之意半俯下身,細長的指甲抬起丫鬟的臉,狹長的指尖險些刺入她脖子處的肌膚里。

    聽她這么一說,丫鬟頭壓的更低了。

    司徒靜雨冷笑一聲,松開手直起身體,冷聲說:“本妃聽聞,日前王爺曾派彩兒去往后庭接一姑娘入鳳棲,來服侍她,那姑娘是你吧。”

    小竹不答,依舊垂著頭,她不敢看司徒靜雨如豺狼虎豹般狠毒的眼睛。

    “你叫什么名字?”

    葉臻見小竹不回答,隨口怒罵。“王妃問你話,怎敢不答?難不成洛王妃沒教你見到什么人該做什么事,說什么話?”她說完轉身對著司徒靜雨有意說:“郡主,依奴婢看這丫頭的言行總歸是有人指使,否則一小小賤婢怎么敢如此膽大妄為?”

    知道葉臻話里的意思,想必她就是想借助這個把柄將事情落到王妃的頭上,小竹這才開了口求道:“不是的,不是的靜王妃,與王妃無關,都是奴婢魯莽,奴婢該死,求靜王妃饒過小竹一命吧。”

    不知怎么辦才好,小竹眼角已經流出了眼淚,她生性不比卓錦大膽,也不同阿玉的隨和大氣,更不是什么天資聰穎的姑娘,所以遇到這等如火上眉梢的事情,自然是畏懼拿不定主意的。

    “瞧啊,她的奴婢,可還真是衷心。”司徒靜雨冷哼一聲。

    葉臻在旁不忘奚落。“難怪會有卓錦那樣的蠢女人落的個慘死的下場。”

    卓錦......

    小竹抿了抿發白的唇,拄在地上的手抓了一把散沙,含著恐懼的淚在眼眶還帶了幽怨,她抬起頭看著面前的人。

    她早就聽說了卓錦姑娘慘死的事情,也知道王妃到現在仍舊心有悔恨,這些人怎么還能堂皇的站在這里說出這等喪盡天良的混話。

    葉臻注意到她眼里帶的怨意,冷笑一聲。“呦,你這是什么眼神,怎么,卑賤的奴婢還敢有任何情緒?”

    小竹抓著散沙的手越來越緊,她唇齒發音。說:“你也是奴婢。”

    聞言,葉臻眉毛橫起,皺的不能再深,臉色刷的一下白了,瞪著她“你......”

    這丫頭真是活的不耐煩了,敢這么和她說話,只要司徒靜雨一下命令,看她不扒了這女人的皮。

    “郡主......”葉臻剛看向司徒靜雨,只聽女人隨意的說:“隨你處置。”

    聽了這話,葉臻心里可是抑制不住了欣喜,她忙點頭,得意的站在小竹面前,傲倨的勢氣跋扈的瞧她。

    芭蕉園的長廊,路上過往的下人,大都偷偷瞄了幾眼后,掖著衣袖就匆匆而過了,誰也不敢多留。

    不知過了多久,亭子里香熏的味道兒早已散盡,地上的女人半屈著身體瑟瑟發抖,她緊緊捂著頭,不停的抽泣喘息。

    冷冷的寒風吹刮起地上的塵土,臟匿的灰塵覆蓋了她一身薄薄的輕灰。

    葉臻擦了擦頭上的虛汗,又在小竹發抖的身體上重重的踹了一腳,才停了手。她轉身對著身后兩奴才命令道:“這么衷心的奴婢若是多關上幾天一定會更加忠誠她的主子,還不把她拖走。”

    幾個奴才相互看了看,走了過去,硬拖起小竹,正當此,只見遠處姍姍而來十幾個奴婢。

    看到人中走來的女人時,葉臻還是有些驚慌,應了聲“郡主。”

    司徒靜雨皺眉,看著女人踱步走近。關注"xinwu799"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