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57章 何來斷指

    冷邵玉一手撫摸著洛殤的小腹,一邊故作嘆息,更有霸道的說。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你要記住,這個女人完完全全都是你爹我的!”

    洛殤差點兒沒笑出聲來,沒想到這個男人倒也有如此一面,和一個未出世的孩子計較,也不閑無趣兒。

    洛殤拿開他的手,撇了撇嘴。“孩子,你現在該知道你爹他,有多么可惡了吧。”

    “他還逼迫你的娘親喝藥,差點兒就沒你的存在了。”洛殤摸了摸圓鼓鼓的肚子,故意抱怨。

    “你還敢說,你背著本王也沒少喝吧。”冷邵玉不屑的掃了她一眼,她要是不提起,還真就忘了這回兒事了。

    不過說到藥,冷邵玉也不由想到,一直以來他都是給洛殤用藥的,后來從他納妾開始,女人也是偷偷在用。且不說如此,從納妾以后,他似乎未曾碰過洛殤,現在她忽然有了身孕,到底是喜出望外,卻也不知這個孩子是什么時候來到他們身邊的,那日楚郎中來,他太過興奮,竟也忘了多問一句。

    “一會兒把衣服換好,該送母后回宮了。”冷邵玉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發。

    “今日就要送太后回宮?”洛殤閃動著美眸不解的望著他。

    男人唇角上揚起的弧度慢慢移為平直的線,他站起身雙手背向身后,臉上的玩賴散去,忽變嚴肅。

    “是。”

    因為她和孩子,冷邵玉真的同太后……洛殤并無因靜和氏離開王府歡喜,反而眼里滿是愧疚,她不想冷邵玉左右為難。

    畢竟靜和氏是他的母后。

    如此送太后離府,也不知靜和氏心里會做何感受。

    “太后她……并沒有傷到我和孩子,別……”

    “這也是母后的意思。”他平淡的臉就像平靜的湖水,波瀾不起,而越是平靜的才越是讓人覺得不安。

    “太后的意思?”洛殤不解,可她也沒有繼續問下去,手漸漸離開自己的小腹,起身走到男人的身邊。

    溫柔體貼的說:“我會好好照顧自己還有我們的孩子,我以前說過,等你醒來所有的苦難都會過去,我也相信著,她是母后,是你至親之人,我不想你為了我們為難。所以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冷邵玉轉過身,心里早已被女人這番話融化,他雙手摟上洛殤的肩膀,濃濃深情的眼睛低頭看著她精致的臉和真摯干凈的眼。

    他什么都沒有說,直接將洛殤摟進懷里,緊緊的抱著她。

    洛殤,這輩子能娶到你,我冷邵玉無憾了,不管你是誰,衛國的何人,這輩子你都是我的妻子,我的妻子……

    孟卓朗同麻姑現在衛國,等他們回來的時候,他也便會知道洛殤的身份。

    還有……那個女孩兒。

    摟在女人肩膀上的手更緊了。

    晉王府外,車隊整齊,氣勢軒昂,肥頭大耳的圣上不時的朝府里張望,他想看的自然不是晉王,而是朝思暮想中的洛殤。

    只是這瞧了片刻,連個鬼影兒都沒有見到。

    “母后,我們還是走吧,這冷邵玉分明就是不將您與朕放在眼里,是不會來了。”男人抱著肩膀,被風吹的有些發冷,身體瑟瑟。

    看到靜和氏嚴厲的目光時,他即刻后退著低下了頭,不再吭聲。心里低咒道,死老太婆,神氣什么,還惦記那冷邵玉不成,你拿他當兒子,可人家根本沒把你放在眼里,否則也不會這么快請你這老不死的回宮了,哼。

    靜和氏望著空落落的府院,寒風吹起地上的枯葉,凄涼冷清的飄轉回旋,又是一年秋載,春來冬去,不知她能看見這樣多少年。

    如今她真成孤家寡人了嗎?隨了自己的心愿,報復了先帝,鏟除了那些女人,雖是得到了她想要的,可卻嘗到了這眾叛親離的惡果。

    “太后,王爺是想過來親自送太后娘娘您的,可奈何姐姐初醒,身子未好,所以王爺一時無法脫身,還望太后您能夠諒解他。靜雨在此替王爺和姐姐給您賠不是了。”司徒靜雨可憐兮兮的俯身賠禮,又轉眼對著一旁的蕙香說道:“蕙香姑姑,勞煩您這一路上好生照顧太后娘娘了。”

    蕙香和藹的點頭,客氣的笑著,回說:“靜王妃放心,奴婢一定會照顧好太后娘娘的。”

    圣上抬頭瞧了瞧天色,催促了句。“母后,咱們該回宮了。”

    侍從奴婢乖順的拉起車簾,靜和氏再望了眼,失落的眼神藏不住哀苦,她轉身在蕙香的扶持下邁開步子。

    “參見王爺!”

    聽見身后傳來的聲音,靜和氏眉頭動蠕,雖沒回身卻也沒繼續邁步。

    圣上打了個寒顫,倒吸了口涼氣,立即變了臉色笑嘻嘻的恭迎上去。“皇弟,朕的好弟弟,你怎么才過來,瞧把母后急得,朕就說,你一定會過來的。”

    冷邵玉的目光鎖在車馬前婦人的身上,他緊繃的臉俊美又危險,那份由上而下的寒冷足以讓人想要逃離。

    看都沒有看身前的男人,冷邵玉摟著洛殤的肩膀走過去。

    圣上又氣又懊惱,卻又毫無辦法,只能忍下這口氣,尷尬的甩甩袖子。

    “王爺,您來了。”司徒靜雨迎上前,雙手纏住男人的胳膊,嬌呻嫵媚的一笑,親昵的仰頭看著他。

    不滿的神情也溜看洛殤一眼,不屑的冷笑。

    “兒臣參見母后。”聲音平平淡淡,還如以往的恭敬。

    靜和氏沉默了一會兒,才轉過身,細長的手指從蕙香的手中慢慢抽回。

    “太后。”洛殤俯身行禮,輕聲喚著。

    婦人的視線也隨之落在了她的身上,深呼吸后,收起嚴肅的目光,聲音也放的低緩了些。“你既有了身孕,這禮也就此免了吧。”

    什么?太后知道了洛殤有孕?怪不得王爺如此寵她了,洛殤啊洛殤,想不到你這個賤女人還挺有心計,早將你那個野種告訴了王爺,哼!

    司徒靜雨狠毒的眼睛瞪著洛殤,尖細的手指攥起。

    “臣女嫁給王爺承蒙太后恩愛,今既有了身孕,自會好好服侍王爺,照顧孩子,請太后放心。”洛殤半低著頭,她不是不敢看靜和氏,而是怕靜和氏生覺尷尬,畢竟那日之事,靜和氏是想除了她的。

    她要不說,靜和氏都差點兒都忘了,說到底,這門婚事還是她一手操辦的。

    當初她知道晉王對洛家恨之入骨,便一手安排了洛家九代女眷洛殤嫁進王府,卻也沒成想,本應的仇恨正成就了這兩個人。

    看來,一切都是天意,非人力可以更變。

    “哀家相信你會是一位合格的王妃,不要辜負哀家的期望。”靜和氏拍了拍的洛殤的肩膀,轉眼看向冷邵玉,二人對視了一會兒,沒再言其他,靜和氏拂袖轉身。

    婦人腰間系著半塊玲瓏玉訣,青色剔透的玉訣在她轉身的那一刻華麗顯露在外。

    也是這一瞬間,洛殤看清了玉訣的樣子,她身體不由向后退了半步,眼前忽然浮現出一個身影兒,記憶中的女人身上,也帶著同靜和氏一模一樣的玉訣,一模一樣的半邊玉訣。

    靜和氏等人離去,洛殤腦袋昏昏沉沉,她明明在什么地方見過這玉訣的,可是,是在誰的身上?什么時候?什么地方?她卻怎么也想不起來。

    “怎么了?”感覺她不對勁兒,冷邵玉從后扶住她,擔心的問道。

    洛殤搖搖頭,可能是自己又在胡思亂想,眼花了吧,她莞爾笑笑。“沒事,可能昨夜沒睡好吧。”

    “你昨夜可是睡得很香呢,又是對本王投懷送抱,又是……”他一臉壞笑。

    “胡說八道!”

    洛殤皺眉,用力推開他,走進王府。

    “王……”司徒靜雨剛想叫住男人,可眼前的男人早已進了王府,她只能站在原地看著他們二人恩恩愛愛。

    好一對神仙眷侶!

    司徒靜雨醋意大發,冷邵玉越是對洛殤好,她便越起殺心越蒙恨意。

    她咬著嘴唇,甚至品嘗到了自己咸漬的血腥味兒。

    現在冷邵玉既知道洛殤有了身孕定會將她寵上天,自己再想下手只怕很難,一經戎狄之事,沒想到會促成二人感情的復合,只怕如今的洛殤對冷邵玉的愛更深了。現在就連太后也不再追究,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司徒靜雨帶著心里滿腔的不甘回了靜思殿,腦子里不斷的想著接下來要怎么做,看來只能先從洛殤腹中那個孽種下手。

    葉臻伸手去開門,一陣涼風飛速襲來,她轉過頭看時,驚大了眼睛,連忙后退。

    ‘嗖’的一聲,尖細鋒利的飛鏢橫插在她們眼前那塊門板上。

    葉臻捂著砰砰直跳的胸口,好險,還好自己躲的即時,否則這條命就沒了。

    “什么人?敢在我靜思殿里裝神弄鬼,出來!”司徒靜雨也是嚇了一跳,但相比之下,她反而更為冷靜,環顧四周怒罵著。

    “郡主。”葉臻像是發現了什么,從硬實的門板上費力的拔下飛鏢,抽出里面的一封信,還有飛鏢下掛著的一個錦囊,交給司徒靜雨。

    司徒靜雨疑惑的打開錦囊,頓時臉色煞白,尖叫了聲。

    看著女人的反應,葉臻不知發生了什么,也不敢多問,她低下身撿起掉在地上的錦囊,慢慢的向里看去,頓時臉色鐵青。

    “郡……郡主,怎么是……是根斷指?”

    那是活人的手指,很明顯是新割下的,上面還沾有濕呼呼的血,不僅嚇人,還很惡心。給力小說"xinwu799"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