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66章 雀臺再遇

    莫云不知在向男人稟告什么,一臉鄭重其事的嚴肅,但到了洛殤的身前他便立即啞口無言,一如既往板著張臉說:“王爺,屬下告退。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

    說完,他背著那把駭人的長劍冷漠的離開。

    洛殤無意間聽到了一句‘人還在京都’,大概又是朝中的事,她也便沒多問。

    “喜歡這里嗎?”冷邵玉溫文爾雅,一身白衣風度翩翩。

    雀臺是高寒之地,已經入夜天氣不免寒冷些,男人貼心的接過小竹手中的披風輕柔的搭在洛殤的肩上,又給她系好絲帶。

    這優雅的動作,男人的俊美,惹的過往無數世家小姐愛慕不已,她們像失了魂魄一樣直勾勾的望著男人,情不自禁的墜入他給別人的愛河。

    而到往這里的公子少爺,也近乎都被女人的容貌吸引,萬人中央唯有伊人勝似仙娘,美艷如雙。

    公子們手持羽扇,也皆謙和有理,談吐不凡。

    今夜來此的人大多都是年輕晚輩小生,多數并不知他們二人的身份。

    在一片贊嘆聲里,冷邵玉得意的挑了挑桃花眼角,高挺的鼻梁湊近洛殤,曖昧的說道:“看到沒有,本王如此魅力,也就你這個女人不懂得珍惜。”

    洛殤也笑了,嫵媚的眼神暗指冷邵玉回頭。

    男人一回身,身后眾人集聚,那群公子們早已對女人的容貌垂涎已久,目不轉睛的欲眼望川。

    冷邵玉立即皺了眉,溫柔的臉色頓時冰冷,銳利森涼的目光只是一掃而過,可那群公子們卻是不敢再直眼相瞧,雖貪戀可竟也被這一個眼神嚇走。

    不知為何,公子們總覺得眼前的男人絕非等閑之輩,還是不要惹禍上身為好,大家都出自書香門第,名門望族,道理也自是懂的頗多。

    這會兒反倒洛殤勾唇輕笑,她微踮起腳尖在男人的耳邊輕喃:“晉王爺,您的王妃也不差哦。”

    冷邵玉看著她得意的模樣,真不忍心潑她一臉污水,他輕抿薄唇,俯身貼在洛殤耳邊,好聽的嗓音勾魂的言語:“只可惜了,他們沒那個膽量。”

    冷邵玉笑著得意的轉身。

    洛殤漠然而視,無賴就是無賴,改不了的本性。

    男人雙手背在身后,他走了兩步忽然停下。“還不快跟上。”

    洛殤賭氣的走到他身邊,故意離他有一段兒間距,冷邵玉笑著搖頭,一把將她扯過來,伸手摟上她肩膀,強行帶走。

    雀臺二樓不顯眼的暗處,一雙深邃的眼睛正盯著他們。

    冷暮飛陰沉的臉像布滿荊棘無窮無盡的黑暗,他渾身冰冷,那雙眼睛此時此刻更是可怕如深山火海。

    站在他身后的女人一言不發,擔憂的眼睛望著,想伸手去安慰他可又不敢,夏如初順著目光看向樓下,心里不由想著:那個姑娘,就是主人心愛的女子吧,她真的很美。

    夏如初自愧不如,失落的低下了頭,難怪主人對她……念念不忘。

    “主人,您看。”密衛首領蘇原抬起頭。

    冷暮飛別過臉,視線漸漸落到上方樓閣欄桿后的莫云身上,莫云雙手自然,正一動不動的看著他,想必是觀察了很久。

    “主人,莫云已經發現了我們,這里多多少少都有晉王的人,您要小心了。”

    冷暮飛陰著臉,沒說一句話,轉身走了。

    “主人?”蘇原不由嘆氣,立即叫了身后兩個武功高強的密衛跟過去,以免冷暮飛的安危。

    “如初姑娘陪在主人身邊多年,蘇原身為下屬無法開口,只能勞煩姑娘去勸慰主人,絕不能再讓主人因洛王妃分心,否則屬下真的憂心他日,主人會為了洛王妃……”蘇原嘆息。

    夏如初點點頭。“如初明白蘇侍郎的苦心,一定會好生勸慰王爺,不過…蘇侍郎請務必別傷害了那位洛姑娘,她是無辜的。”

    “如初姑娘難道不想主人心里記掛的傾慕的是您嗎?”

    夏如初笑了,是世間凄涼苦澀的笑。“愛一個人就是希望他能少一分煩憂。蘇侍郎,你我都明白這么多年來主人對洛姑娘的心,只怕這一輩子都難以改變。若是洛姑娘有事,主人不會原諒自己的,所以麻煩侍郎如果可以,盡量完好的帶回洛姑娘,請侍郎答應如初,如初感激不盡,來生來世也會報答侍郎的恩情。”

    蘇原身為殺手,殺手無心,卻被這番話而動容,他立即扶起夏如初。“如初姑娘放心,蘇原定會全力以赴,只是蘇原不得不提醒如初姑娘,一旦洛姑娘回到主人身邊,那個時候,主人只怕再也不會見您。”

    這些夏如初又何嘗不知,她紅了的眼眶有些濕潤。“只要他好,我便好,能夠換主人幸福若這是如初應付的代價,如初心甘情愿。”

    愛,是到深處。

    見與不見,不過一面,人在心不在,都是一樣,一樣的……

    雀臺底樓,一女子端的酒水不小心灑在了洛殤的衣裙上,無奈之下,小竹只好陪著洛殤去換身衣服。

    “真是的,走路也不知小心點兒,這幸虧是灑了點酒,要是再撞到了您,傷到了公子,那就成了大麻煩。”小竹抱怨不休,從進了這屋子給她換衣服開始,就一直在反復嘟囔著。

    “好了,別再說了,那位姑娘也不是有意的。”

    小竹一聽就惱火。“王妃,您能不能什么事都想想后果,您是沒看到王爺當時的臉色,恨不能將那個女人撕成兩半,要不是您勸著,只怕王爺不會這么輕易的放過她的。”

    “穿好了吧,穿好了就走吧。”洛殤撫摸著小腹,先走出了房間。

    “王妃?王妃……”小竹氣急敗壞,立即追過去。“等等奴婢啊。”

    洛殤撫摸著小腹,滿眼幸福的走向拐角。

    忽然一只大掌朝她伸過來,直接禁錮起了她的雙手,男人結實的胸膛將她抵壓在墻壁上,滿眼掙扎的血光看著她。

    “冷暮飛?你……你想干什么,放開我,你放開我。”

    洛殤的手腕被他攥的很緊,她咬著嘴唇掙扎,這個死角很暗,根本不會有人在這里經過,冷暮飛又想做什么?

    洛殤剛要呼喊,只聽男人冰冷的聲音威脅道:“別叫,冷邵玉沒那么快來這里。”

    他陰柔的狠笑,邪俊陰冷的臉猙獰,一手攥著洛殤的手腕反扣在頭頂,另一只手慢慢的捏住她的下顎。

    洛殤望著他,曾幾何時將他視為恩人朋友,她從不知道眼前的男人竟也有如此可怕的一面,這還是她初入王府時認識的那個飄逸俊朗,溫柔寬厚的冷暮飛嗎?

    “噓……”男人雙眸發冷,卻盡顯痛苦哀愁,他慢慢湊向洛殤,看著她躲閃的模樣和排斥的陌生神情,冷暮飛一聲自嘲的陰笑,轉眼發冷的重捏了她的下顎,迫使她看向自己。

    那雙如狼惡毒的眼睛再不是初見他時的風情萬種,迷人俊謙。

    “你為什么會變成這個樣子?冷暮飛,收手吧,不要再這樣下去了。”

    曾經冷邵玉也是這樣活在仇恨里,他是那么痛苦,折磨別人的同時自己心里又何嘗不是在受著煎熬。

    冷暮飛看著她的眼睛,還是那么清澈,還和當年一樣的美,可她的眼里為什么就容不下他。

    “你給我住口!”

    男人低吼,百感交集的痛心。

    “告訴我,為什么,為什么在你眼里他怎樣對你你都還是那么愛他,洛殤,告訴我?因為孩子嗎?是因為你肚子里懷著他的孩子嗎——”他因心中的憤怒和嫉妒燒紅了眼睛,看洛殤時滿眼的血絲。

    “你說啊!”

    冷暮飛放開她的雙手,抓上她肩膀用力的搖晃。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給你,權利?武周的蘇山?你要的一切,我都可以給你,洛殤,回到我身邊好嗎?”冷暮飛滿目深情的求她。

    洛殤長睫輕顫,冷漠的問道。“你想做什么?你要……謀反?”

    聞言,冷暮飛冷笑。“謀反?”

    他雙眼布滿陰霾,直直的盯著女人。“不是謀反,是奪回屬于我的東西。”

    “冷暮飛你停手吧,不要再錯下去了,你就算殺了冷邵玉殺光了所有阻礙你的人奪了這天下又能怎樣?建立在仇恨上的勝利是不會開心的。”

    “可他們都該死啊。”

    冷暮飛輕笑,慢慢的貼近她,當那薄唇即要落在她朱唇上時,女人咬著嘴唇躲避,冷暮飛擰起了暮色般陰黑的眉頭。于是,輕輕的吻落在了她側臉,他的吻很溫柔,順著洛殤的臉頰滑下到她白皙的脖子,他嗤笑,再印一吻后才停下來。

    冷暮飛深沉的呼吸。“洛殤,你是我的,等我得了這天下,一定會還你個衛國。”

    “你是武周的臣民,衛國人心渙散,百姓民不聊生,你難道還要重蹈覆轍讓那些悲劇重演嗎?”

    冷暮飛笑了,笑的卻殘忍,他拳著手指慢慢撫摸洛殤耳邊的幾根靚發。

    “你不記得了也好。”他冰冷的眼里忽然一閃而過心疼。

    洛殤看不懂。

    “但你要記住,冷邵玉欠我的,我一定會討回來,包括你。”他無情的眼中全是殺氣和痛恨。

    洛殤沉默了良久,才開口。

    “我一直以為冷邵玉沒有心,看來我錯了,真正殘忍沒有心的人是你,就算他死了,這輩子你也休想得到我。”快來看"songshu566"微鑫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