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328章 朝陽決意

    岳凍陽慌忙扶袖,壓低頭顱,額頭上已積存冷汗,若說他手段陰毒,那么冷暮飛對他來說即是殘忍。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

    “臣……臣糊涂,請主人恕罪。”白色翹眉隱隱出現幾顆細小的水珠。

    突然,男人大笑,側身說道:“丞相緊張什么?本主不過說說而已,大丞相勞苦功高,本主人未曾嘉獎,何來會來怪罪一說?”

    岳凍陽瞳孔放大,提心吊膽匆跪在男人腳下,義正言辭道:“臣不敢,為主人效力,是臣本分,臣定當萬死不辭。”

    “好,主人我就倚仗著丞相的萬死不辭了。”冷暮飛炫目迷然,是那種讓人永遠也猜不透的神秘,他勾起唇角,拍了兩下岳凍陽的肩膀,轉手煽著折扇,走下高臺。

    直到男人走出很遠,岳凍陽才雙手拄著地面緩緩起來,他硬邦邦吞了吞喉嚨,抬起袖子抹去臉上的冷汗。

    他撇了眼四周,故作輕咳了兩聲,拍拍衣袖的灰塵,又往上提了提衣領,一副浩然常態走出神武宮門。

    兩日后。晉王府書房里,冷語心看著手中褶皺的紙,她的手也隨著顫抖,即刻喊話:“柳兒,柳兒。”

    丫頭進來,見她一副焦急的樣子,問道:“郡主,怎么了?”

    “柳兒,快去把莫大人叫來。”

    她說的自然,倒是讓柳兒聽的不明白,仰頭問:“是,莫云莫大人嗎?”

    “還有哪個莫大人,還不快去。”冷語心催促道。

    “哦,是,奴婢這就去。”柳兒轉身跑出房間,不由自言自語。“真是奇怪,郡主怎么主動找莫大人了。”

    才幾分鐘,柳兒就把莫云帶了過來,懂事的丫頭不留一刻的離開,房間里只剩下他們二人。

    “郡主。”莫云覺得冷語心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他那晚的沖動,沒想過她會主動要求見自己,所以當柳兒告訴他,郡主急著見莫大人的時候,他刻不容緩的前來。

    但見了她,還會為兩天前那夜的行為懊悔,開口也不知該喚她什么。

    “你過來。”她說。

    莫云雙腿不由自主的走過去。

    冷語心指著方才那張白紙黑字,質問莫云。“大皇子尚在人間,是不是真的?”

    莫云看著她嚴肅的模樣,又看向她手中公子傳來的書信,如實說:“屬下不知。”

    “不知?倘若大皇子真的尚在人世,此人持著密召回朝,那便是我大周名副其實的新任國主。”

    “就算他活著,韓王殿下也不會輕易的讓他回來,更不會允許他成為九州的天子。”莫云淡淡道。

    冷暮飛是個絕對有野心的人,他思維縝密,近乎百密一疏,怎么可能在這個即將成就霸業的時候出現任何差錯。不久前,王爺曾疑唐傲的身份,懷疑他也許與大皇子有關,但被王妃放走后,唐傲便自此消失的無影無蹤,線索也便這么斷了。

    “大皇子若活著,就絕不能落入韓王手中。既然莫大人也認為韓王容不下他,那么一旦此人尚在人間的消息在武周境內傳開,韓王勢必不會按兵不動,那時我們完全可以憑借他的力量找出真正的皇子,哪怕皇子不在人世,還有那份召書。”

    “你想怎么做?”莫云抬頭看她。

    “你即刻散布消息,要讓冷暮飛覺得皇子已現身京師,這樣一來,其他皇子也會疑慮重重不敢輕易入京。”

    莫云點頭,事到眼下,到不失為一個好法子,如今冷暮飛掌控朝堂,絕不能讓他繼續瓦解右部。

    但他忽想到了什么,表情凝重,問道:“那你呢?”

    “我很清楚冷暮飛的為人,他寧愿錯殺一千也不會輕易放過一個,那份密召甚至遠勝于真正的皇子,為得到密召他定會不擇手段,我會查清楚密召的線索,以及皇子的下落。”

    “以身試險,就是你的好辦法?”莫云的眼睛緊鎖在她身上,語氣也變得沉重。

    冷語心沒有回答。

    “不行。我不同意,也不會準許你這么做。”他一口回絕。

    “我找你來不是征求你的意見,而是通知你該怎么做,中衛已被他罷朝,漠北五國虎視眈眈,不過幾日諸皇子便會紛紛入京,到那個時候再想收拾殘局,為時已晚。”

    莫云一把抓住冷語心的手腕,眼睛瞪著她,像兩團正在燃燒的烈火,他居高臨下的盯著她。“冷暮飛是什么人,他不會放過你。”

    冷語心望著他的臉,他臉上每一個細胞都在為她擔憂,她知道。“哥哥日夜消沉,朝政已由他們掌控,皇權不過擺設,我身為武周郡主,還能再為我的國家做什么。我是他的妹妹,冷暮飛再狠心也不會殺我的。”

    莫云甩手將她推開。“你想的太簡單了,沒有什么是冷暮飛做不出來的。”

    “砰!”莫云將隨身攜帶的寶劍拍在桌上,莊重的臉有些古銅發黑,他說:“八年前我無力護著你,今時今日就算沒了我莫云這條命,也不會讓你受到半分傷害。你若執意要去,就先殺了我。”

    莫云留下劍,轉身走了。

    冷語心想追出去,走了幾步還是停了下來,她回頭看著桌上的寶劍,輕輕的呼吸。

    鳳棲寢殿死氣沉沉,那扇房門已經緊緊關了兩天兩夜,冷語心站在門口,敲了幾下,都無人回應。

    門被人反鎖,冷邵玉的心也一并上了鎖。

    “哥哥,是我,把門打開好嗎?”冷語心皺著額頭,發髻上橫叉的一支玉簪有些老氣,得不到回應,她又說:“中衛已被罷朝,五國動亂,現在諸皇子都已經按捺不住,哥哥還打算躲到什么時候?”

    “洛殤的事,不是你的錯。難道哥哥要一直這樣,看著萬民受苦嗎?”冷語心拂去眼角的淚,她咽下心酸。

    “她一定不想看到哥哥是這幅模樣。”

    任憑冷語心說什么,做什么,房間都是那么安靜,一點兒回應都沒有,已經兩天了,冷語心不知道他還要鎖自己多久,是不是真的要等到洛殤回來。

    如果,洛殤這一輩子都不會回來了?美女小說"hongcha866"微信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