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332章 悠悠暗情

    “王爺,王爺開開門吧,您這樣不吃不喝,怎么得了。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靜兒端著飯菜站在門外,眼望著正午高照的太陽懸在頭頂。

    冷語心走到院口,羅綺深綠輕衣披在她身上,直拖到腳下。她靜靜看著靜兒在門外愁眉苦臉的喚了一遍又一遍,整整三天了,里面一絲動靜都沒有。

    庭院四周的桃花經昨夜暴雨,花葉平鋪了滿地,未干的水中浸泡著美麗的花瓣,再美也變得殘破,幾個侍女正埋頭打掃。

    她們彎著身體,手拿掃帚卻單單看著,猶豫不決。丫鬟們知道,王妃素來最喜這些花草,若是見了這滿地的折損,定會傷心。

    她們凝視很久,互相看了看,還是將這些殘破的花瓣掃進簸箕中。

    憑誰見了這一幕,都不由心里泛起酸澀。

    冷語心沒像前兩天走進院子到房門前相勸,她只是在院口自己站了一會兒,就走了。

    “我好像看到郡主在院口。”

    “什么?哪有人在啊,準是你眼睛花了,快打掃吧,看這天,保不其又要下雨,只是苦了這些桃花。”

    “是苦了我們!”

    “……”

    冷語心隨意的走,走著走著就到了北亭院,莫云住的地方。

    她抬頭,仰看著紅漆的牌匾,不自主的笑了下,正當她轉身,莫云剛好從房間出來。

    聽見門落的聲音,冷語心壓低了頭匆匆離開,一路上小碎步的跑,怕莫云看到她,迅速躲進旁支茂密的叢林,恰好一身羅綠將她與草叢顏色混為一體,難以分認。

    聽不到聲音,她深深呼了口氣,捂著怦怦直跳的心口,暗暗的發笑。心道:這種怦怦亂跳的感覺,好多年都不曾有了。

    頭頂高大的樹滴答著水珠,腳下濕呼呼的,土也松軟,粗壯的樹干底部長著一排不起眼的蘑菇,乳白色一個接一個生長,冷語心正伸手拾摘。

    “你在這做什么?”低沉的聲音突然傳來,她后背一陣涼意。

    女人轉過頭,莫云正低頭看著她,他一手撐著寬大的樹葉,摑著雨水。

    “我……”冷語心立即站起,從草叢里走出來,她剛一出來,就聽到身后一陣嘩啦的水聲。

    “摘蘑菇。”

    莫云倪著她的眼睛,也一并瞧見樹下的一排小東西。“摘蘑菇?”緊接著,他明知故問道:“不是在躲我?”

    女人心虛的雙手背向身后。“本郡主躲你做什么?”

    莫云倒是不想同她爭辯,他手漸漸伸向她的臉。

    冷語心雖站在原地,但腳下不動,頭卻開始點點后移,她一掌打開莫云伸來的手,橫道:“莫大人,請你自重!”

    莫云繼續抬手,擦去女人臉上沾染的泥土,轉身說:“郡主,莫云不想冒犯你。”

    他說罷,扭頭走了。

    冷語心揉了揉臉,看著那個消失在蒼綠中的背影兒,是那樣孤獨。

    被丫鬟們的碎語說中了,沒過多久,陰沉的天又下起了連綿不斷的雨,沒昨夜來的兇猛,卻也毀了不少花草,丫鬟們在長廊里望著煙雨中一瓣一瓣落下的花朵,不由捏緊了手中的傘。

    天氣本就陰沉,到了傍晚,更是黑如深夜,除了棱角照明的燈火,其余的地方都是漆黑一片。

    北亭院房間里的燈仍亮著,自從晉王萎靡不振,晉王府及所有的事都由莫云一人打理,早上聽管家說,麻姑和孟卓朗那邊傳來了音訊,二人正火速趕往京師,預計后日便能到了。

    門響了兩聲,莫云放下手中的書,聲音沒有溫度。“誰?”

    “莫大人,郡主讓柳兒給大人送了剛煲好的熱湯,天氣濕冷,給大人暖暖身子。”柳兒機靈,不忘多加一句。“是郡主親手熬的。”

    莫云落在門上黑影兒的視線停留了幾秒,仍是冰冷道:“回去告訴郡主,屬下多謝她的美意,只是我無需要這熱湯取暖。”說罷,他繼續埋頭。

    只聽門外傳進寒暄聲,是柳兒焦急的聲音。“郡主,您怎么了,是不是感了風寒。”

    還沒等冷語心開口,眼前的房門已被打開,男人高大的身軀站在門口,有些意外她來。

    “你怎么來了?”他皺著眉,話中帶有絲絲責備。

    外面陰黑,又下這么大雨,路滑難行,她冒雨過來多危險,有什么事讓人通知他不就好了。

    冷語心抬起頭,今夜的女人讓莫云看的有些發愣。

    她的發沒有完全梳成應理的發髻,其上半梳,余下的柔潤散落肩后,發上斜插一支水晶粉飾珍珠,高挺的臉微微揚著。

    她解開領口的絲帶,脫下黑色的披風,一身偏淺色的裙衣仿若將她帶回了八年前,她出嫁前。

    莫云看著她,手不由自主的伸向她耳下的墜鏈,她還留著,還留著他送的東西。

    “不需熱燙,那我呢?”她笑著。

    莫云沒說話,眼睛卻一直盯著她。

    “莫大人不讓本郡主進去,莫非是房間里藏了別的女人?”冷語心推開莫云,直接闖入房間,她背對著男人輕笑,她知道莫云不會,若沒了這個借口,真不知道莫云會不會將自己拒之門外。

    柳兒伶俐隨著走進房,順便將手中熱湯放到桌上。

    “這也是郡主的職責嗎?”

    冷語心回頭看他,慢慢的靠近,走到他身前,她不似玩笑的開口,“只要你的事,我都有權過問。”

    她眼中柔情似水,莫云深情內陷。

    柳兒悄悄地退出房間,將門關好。

    “莫云。”她說。

    隨即,她的胳膊環上他脖子,冷語心深情吻著男人,她的熱忱讓人無法拒絕。

    莫云回手抱住她身體,橫抱起她走向里屋。

    將她放到床上,溫柔的手撫摸著她臉頰,他眼看著女人含情脈脈的眸子,吻輕柔落下。

    冷語心回應他,她的投懷讓莫云深陷其中,他深深索吻,解開她領口衣扣,扣子解了兩個的時候,莫云突然停住。

    他想著那個晚上,女人在他身下掙扎,她不依的無助,莫云忽然起身。

    “怎么了?”冷語心皺眉。

    “不早了,我送你回去。”莫云伸手拿起架上的衣服穿在身上。

    “我不走。”冷語心立即從床上坐起,從后抱住他身體。

    “如果我要嫁你,你還會娶我嗎?”

    莫云怔住。

    半天他才問:“你說什么?”

    冷語心從床上下來,走到他身前,她踮起腳在男人的臉上一記長吻。“我要嫁你,你會娶我嗎?”

    她的認真,也讓莫云信以為真。

    莫云雙手捧起她精致的臉,說:“會。”

    二人緊緊相擁。

    將她重新抱回床上,他溫柔的解開她衣扣,脫下她的衣服,當他們身體交融,纏繞,他才第一次覺得,這個女人真的完全屬于了自己。

    冷語心趴在他的身上,她淺淺的笑,眼中卻含了淚,他看不到。

    “語心,明日我進宮,要圣上恩準,我要讓你成為我莫云的妻子,不再是武周的郡主,也不再是胡人的后妃。”

    冷語心不說話,只是抿著嘴笑。

    “當年我追著送親的車隊一直到了胡營,我看到他將你抱入大帳,聽他親昵的喚你名字,你知道我當時恨不得殺了他,也恨不得殺了自己。”

    “等將王爺安頓下來,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莫云將她的手牢牢攥入掌心,他的下巴緊貼女人額頭。

    冷語心抬起身,頭發松軟的散落在他胸膛上,她白皙的手指撫過男人的臉。

    她輕輕的撫著,然后她說:“我真的很想做你的妻子。”

    她笑。

    莫云將她的身體緊緊摟進自己懷中。

    桌上熱湯飄浮的熱氣快要散盡,女人翻身走下去,她披了層細紗,曼妙的身姿像風中搖曳的嬌花。

    她拿著碗坐到床邊,舀了勺湯汁遞給莫云。“快嘗嘗,還是不是當年那個味道。”

    莫云倉促起來。“是清竹藕?”

    冷語心不減笑容的點頭。

    男人喝了一口,然后將整碗湯全部喝盡,他臉上蕩著滿足和幸福。

    “語心。”莫云忽然握住女人轉身的手。

    “明天,你會是冷語心,還是朝陽?”

    冷語心披頭散發,笑容很美,很真。

    她對莫云說:“是你的語心。”

    男人喝了湯過會兒便睡了,冷語心坐在他身邊,她低頭看著他,她看得仔細。

    “你問過我,為什么當年不和你走,我一直沒告訴你,因為......”

    她握著他的手,放于臉頰。“你太重要。”快來看"songshu566"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