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350章 薩摩法會

    入夜,窗外的雨還沒停,風夾帶雨拍打著窗子,米色卷簾隨風悠蕩。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

    涼席上放著一盞油燈,暈昏的光亮只能照清一小塊的地方,暗沉的有些寂靜。

    女人坐在席上,纖細的手指挑起如絲長線,一針一針補著男人換下劃破了的衣服。她長發散落,有些擋眼,白皙的手指輕輕撫發向耳后挽挽。

    動作優雅輕柔,昏暗的燈光照清她側臉,微微挺起的臉兒,長而翹楚的睫毛,不禁一動,都惹的人難以移開視線。

    坐在窗口的男人一直盯著她看,看了好半天,直到小櫻推門而進,他才轉開視線。

    “這大雨,可把我淋透了。”小櫻一邊皺眉抱怨,一邊拍打身上的水氣,她伸手拿起架上的手帕,擦擦臉上雨水。

    丫頭喘著氣說:“前院柳娘家的娃,一到晚上就哭鬧不止,白天又成了活脫脫的毛頭小子。我說是雨季到了難免夜里發潮,孩子睡不好才會哭鬧,可那柳娘非不信。瞧把她給急的,以為那孩子中了邪,這不又催我,叫姐姐去。”

    小櫻蹲下盤腿坐到涼席上,她搓了搓紅潤的手,心里開始憤憤不平。

    洛殤輕笑,兩個淺淺的酒窩印在她臉上,像初綻的白蓮,干凈美麗。

    “你這丫頭,就是嘴巴不肯饒人,平日里你姐姐叫你多看看醫書,你可到好,只顧著胡鬧,誰還敢請你去醫治。”唐傲原本雙手環肩的坐著,他站起來走向這邊兒,拍了拍丫頭的腦袋。

    小櫻這心里悶著氣,聽了這話,更是不順心,忙爬過去,挽上女人的胳膊,撒嬌的喑喑。

    “姐姐,你聽哥哥說的話,真讓人心里不舒服。”丫頭嘟起的嘴巴都能拴上個油瓶了。

    “你再抱怨,我可要把你丟出去了。”唐傲擺著臉威脅道。

    小櫻瞪著他,做了一個鬼臉,一下子躲藏到洛殤身后,又沖男人吐了吐舌頭。

    這丫頭的父母在她小的時候就已下落不明,是村子里的好心人撿到她,并帶回了村子,一直照顧。小櫻雖是個女娃娃,心卻比男孩子還要野,兩年前洛殤初來之時,丫頭就是粘著她不肯離開,非要吵著嚷著學習醫術,這才頗有點了成效,又是得意忘形了。

    “姐姐,我要告訴你個秘密。”小櫻睜大的眼睛,像兩顆星星一眨一眨。

    洛殤側頭看著她肉嘟嘟的小臉兒,不忍作笑,繼續縫手中衣服。

    丫頭見她聽的隨便,又撅起了嘴巴,她趴在涼席上,兩只小腿翹起在半空里搖啊搖。雙手拄著涼席,拖起還有嬰兒肥的臉蛋兒,擺動著腦袋說:“真的有個秘密。”

    “好,姐姐聽你說。”洛殤無奈的訕笑,暫停了手中的活兒。

    小櫻一下子坐起來,她剛要開口,看到一旁男人也似要聽,丫頭還在為剛剛的事抱怨,身體磨蹭到女人身邊,像防賊一樣小心翼翼的趴到洛殤的耳邊,小聲嘀咕說:“姐姐,我想,我可能有喜歡的人了。”

    聽罷,洛殤表情沒有任何變化,和方才一樣,她只是靜靜的看了會兒丫頭,又低下頭忙活手中的活兒。

    “什么嘛,我說的是真的,姐姐是真的,我沒有說謊,就是,就是……”小家伙急話說的吞吐,她臉色紅暈。

    洛殤縫好了衣服,慢條斯理的疊起,并說:“你的小腦袋里整天尋思什么,還不把醫書背好,免得柳家大娘又要數落你了。”

    “姐姐!小櫻沒有胡說,那人就是昨天那位公子。”小櫻氣勢洶洶,喊了句。

    “昨天的公子?”唐傲皺了眉,他轉眼看向洛殤,問道:“昨天有別的人來這里了嗎?”

    洛殤回道。“一個路人受了傷,丫頭給他包扎的傷口,然后就走了。”

    洛殤說完,男人臉上的緊張才稍稍緩了緩。

    這兩年可能洛殤不知道冷邵玉為了找她,甚至調動了九州的兵馬,所以一聽到生人來了村子,唐傲才會擔心。還好那人是受傷的路人,否則若是冷邵玉,他真不知還能將洛殤藏多久。

    燈光下,女人一臉的寧和,平靜的就像無風的湖水,輕微的波瀾都是她的微笑。

    唐傲淺目凝視她,他好不容易才看到洛殤走出痛苦,能在她臉上看一絲的笑,他都覺得欣慰和值得。

    “小櫻,記著哥哥告訴你的話。”唐傲的臉變得嚴肅。

    丫頭知道輕重,點頭嗯了個長聲,下一刻,她忙坐到洛殤面前,滿眼欣喜的說:“姐姐,你聽說明日薩摩法師要來京都北城暝山做法一事了嗎?”

    素凈的面容輕輕轉過,洛殤搖了搖頭。

    “薩摩法師誒,就是那個很有名有名的和尚,聽說他曾經還給容妃娘娘的皇子做過法呢。十幾年才會出山一次。”小櫻心中竊喜,手指伸直不停點動。

    洛殤看向唐傲,輕言道:“那他真是厲害。”

    唐傲轉過臉,不理會女人的話。他當然明白洛殤話里的意思,因為他就是容妃娘娘的皇子。

    “當然啊。”小櫻指手畫腳,手指不停的來回比劃,說的有鼻子有眼。“武周每位皇子出生時,圣上都要請這位法師行事,只要被他驅了邪所庇佑,那人一生都會平安,大富大貴。”

    唐傲實在聽不下去了,他拿起一個果子塞進丫頭的口中,堵住她一直喋喋不休的嘴巴。

    “什么平安富貴,若他真有那么神,武周如今的圣上也就不會這么堂皇而之的坐在神武大殿。”

    洛殤輕蹙峨眉,瞧著男人的臉色,轉臉笑著看小櫻。“一個法師而已,那些都是他們傳出來的。”

    小櫻不高興了,伸手拿開嘴巴上的果子。“才不是。姐姐,今年我都十四歲了,還從未走出過這個村子,好不容易等到薩摩法師來,姐姐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

    “不能。”唐傲一口回絕。

    惹的丫頭氣紅了臉,從席子上站起,跑到男人身前,伸手指著他的鼻子嚷道:“你憑什么不讓,我就要帶姐姐去,我就要!”

    “我說不行。”唐傲低頭,兩個人大眼瞪小眼。

    洛殤看得失笑,這唐傲怎么和一個孩子置上氣了。

    “我就要,我就要看薩摩法師,就要帶姐姐一起去,我就要……嗚嗚……”小櫻一屁股坐在冰涼的地上,她委屈的哭起來,不停的抽泣,哭的讓人心疼。

    洛殤過去扶她,她也不肯起來,就是一直嚷著。

    “姐姐,陪我去吧,就這一次好不好,以后我都不去了。”小櫻眼淚汪汪的望著洛殤,又轉眼望向唐傲。

    “你哭也沒用,我說不行就不行。天晚了,別煩你姐姐,回你自己的房間睡覺。”唐傲冷著臉,從席子上撿起洛殤縫好的衣服,轉身走到門口,他推開門,剛要邁出的腳又收回來。

    他回頭看著洛殤,嚴肅的說道:“我不允許你離開這里,別和一個孩子似的胡鬧!”

    他說完,‘砰’的一聲,摔門走了。

    坐在席上的小櫻嚇了一跳,更是哭鬧不止。快來看"hongcha866"微信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