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351章 相逢何曾

    “姐姐?姐姐,你換好了嗎?”

    “我要進去咯。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

    折騰了一夜,架不住小丫頭軟磨硬泡,洛殤終還是應了她,隨了她的心。

    這大清早,就聽小櫻在門外叫喊,敲門聲一下接著一下。

    正當丫頭推門,房門也被女人從里打開,洛殤穿了一身素凈的白衣,腰間粉絡寬帶,她頭發束起,打落身后,白凈的臉上,明澈的眼睛,還有她那櫻粉的淡唇,輕輕一抿,猶然出水芙蓉。

    她當真美的如蓮花一樣透明,出淤泥而不染,那種高傲是天生的,沒有人學得來裝得出。舉手投足之間,盡顯優雅,一顰一笑,皆讓人陶醉,瘋狂。

    “哇,好美。”小櫻張大了嘴巴,她直接拽起洛殤的手,將她拉出來,撲到女人懷里。

    肉嘟的臉在她身上親昵的蹭了蹭,小丫頭長不大,總是愛粘人,就像以前的,卓錦。

    洛殤淡笑,拍了拍她的肩膀。

    “不是天衣無縫的計劃嗎,來吧,說說你把唐傲哥哥怎么了?”洛殤半蹲下,給她系好胸前的絲帶。

    小櫻甜甜的笑了,她咧著嘴巴,瞧了眼那間仍舊緊關沒有一絲動靜的房門。

    “我只在哥哥喝的湯水里放了一點點東西。”

    “一點點?”洛殤壓低了聲音。

    “多那么一點點。”丫頭嬉笑。

    “他沒有發覺?”

    說到此,小櫻可是有的吹了,不夸她鬼點子多還真不行,她拍了拍胸脯,說道:“當然不是,這迷藥我是下在了給姐姐的早湯里。”

    洛殤眼中忽然暗沉,丫頭仍舊喋喋不休的說著,她卻沒有心思在聽。

    每日她飲用的東西,無論什么,哪怕自己做的,唐傲都要先親自嘗過,才會放心的給洛殤。

    “姐姐?你有在聽我說話嗎?”小櫻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洛殤回過神,微笑著說:“走吧。”

    傳聞畢竟是傳聞,但多數人還是愿相信,本著那句見薩摩法師一面就可延壽七年,到北城暝山的人從山體腳下一直排到了頂峰塔前。

    一路上小櫻都很開心,蹦蹦跳跳,離開村子,她見什么都覺得稀奇,總想著摸一摸,瞧一瞧。

    要去北城暝山就必須進京都,穿北城,兩年了,她已經兩年沒再來這里。

    “姐姐,你在等什么,快過來啊,哇哦京城就是京城,好繁華,好漂亮。”小櫻拽起洛殤的手,在人群擁擠的街上穿行。

    她看什么都想買,都覺得好奇。

    這一帶還是這么熱鬧,人來人往,絡繹不絕,洛殤跟在丫頭身后。

    “暇簪,暇簪,姑娘,要買簪子嗎?”店家從上到下打量了番洛殤,他盯著看,從女人的眼中撇向桌上稀奇珍品里最顯眼的一枚。

    店家拿起那枚玉簪,遞給洛殤。“姑娘,您是相中這個了?”

    洛殤只是接過簪子,她靜靜的看,眸光淡淡,閃動晶瑩。

    “姑娘好眼光,這枚簪子是南海珍品,萬中挑一,最新款式,正合姑娘。”店家賣力說,他看洛殤沒有要買的意思,又說:“買一支吧,姑娘長得貌若天仙,加之這枚簪子,定會保您早遇心上人,郎才女貌,千古佳人,那可是世人皆羨慕的啊。”

    “抱歉。”洛殤放下簪子,匆忙離開,跟上小櫻。

    店家搖頭,顯然失落。他轉身看著桌上那枚簪子,剛要拿起放好,已被人搶先一步。

    手拿簪子的竟是一俊美至極,風度翩然的貴公子,他身材修長,著一襲白鑲金的錦袍長衣,黑亮長發束于腦后。他有雙罕見的金褐色眼瞳,深邃的讓人無法直視,閃爍著耀眼的光芒。

    他隨意的站在桌旁,自帶尊貴的神態如君臨天下帝王,傲然俯視著他的子民。他身上也帶著寒氣,讓人不敢靠近轉而遠離的冷漠。

    “公公子,要買簪子嗎?”店家看著他那雙深邃的眼睛注視著手中玉簪,繼續說:“這是南海珍品,是今年最新的款式,買一枚吧。”

    男人沉默不語,冰冷的臉帶著高高在上的疏離。

    “公子,買一個送家中夫人,必當恩愛百年永結同心。若還未娶親,玉簪定會保您與心愛的女子早日相會,此生不離。”

    男人暗沉的眸子讓人深覺目眩神迷,他高挺的鼻梁,薄唇輕泯,奪盡了春花秋月的風情。

    他深情的雙眼看著手中玉簪,輕言了句。“此生不離。”

    店家欣然接過男人手中的金子,不敢置信,一支南海玉簪竟然賣了他半生掙不到錢。

    麻姑跟在男人身后,看他滿目惆悵將玉簪收起,三娘嘆息,王爺還是放不下王妃。

    進一趟京城很不容易,這一次也是借了小櫻的光,洛殤買了幾副山里采不到的藥草留做備用,小丫頭則買了許多香噴噴的吃的,還有各種五顏六色的玩偶。

    莫約一個上午過去,她們才到暝山,經幾個時辰的跋涉,終是到了山頂。

    山間云霧繚繞,整座塔都仿佛屹立在云中,暝山寺塔前后共四扇門,分為子東,戊南,辰西,亥北。這四扇門皆有說道,就連門上所刻石字也完全不同,不同的人走過不同的門,便會看到不同的世間風相。

    因為丫頭想快些見到薩摩法師,所以她們同大多數人選的一樣,走辰路,由辰西門進寺。

    暝山寺和眾寺廟也不同,寺中分兩面,東為靜念,西為佛聲。前來膜拜的人按照禮次上香,若有想求得福袋再入南門,若問命因則走東門。

    洛殤燃了三炷香,虔誠拜過,同小櫻進了東門。

    初入東門,就有法人接應,搖柳折枝,雙手定要在暝山水中清洗過,方可入東門殿。

    一聽到薩摩法師在東門殿里,小櫻按捺不住欣喜,一溜兒煙丟下洛殤跑進去。

    東門殿里,金座上,身著紫砂的道長靜坐,他身邊左右站著兩個童子。

    “你就是薩摩法師?”小櫻氣喘吁吁,跑到道長身前,她剛伸出手想要碰一碰那靜坐不發一言,旁若無人的道長,突被洛殤阻止。

    “小櫻,不得無理。”

    丫頭這才悶著頭,退到洛殤身旁。

    “暝山道長,家妹無理,還請道長勿要放于心上。”洛殤深懷歉意行禮。

    暝山道長?

    “你是暝山道長?那,那薩摩法師呢?”小櫻皺了眉,她來這里就是要看薩摩法師的,不是看什么暝山道長。

    “小櫻,薩摩法師就是你眼前的道長,出了這座山,便是薩摩,身處山中,就是暝山。”洛殤輕輕摸了摸丫頭的額頭。

    “阿彌陀佛,施主慧眼識心。”暝山道長仍閉目,他面相慈和,真正佛門中人,世人是無法看懂其內心。

    來往多人,能看穿其中一二,并不多見,可謂屈指可數。

    小櫻吵著要見薩摩法師,除了傳聞里延壽那七年,她最想的還是問一問,求得一好姻緣。

    小櫻將求得的竹簽交給童子,童子遞給法師,薩摩法師閉著雙眼,手指輕抿竹簽,心中有數。

    “怎么樣?好不好?法師,我的姻緣好不好?”

    “阿彌陀佛,施主,姻緣無好壞之分,好即是壞,壞也即是好。”

    小櫻哪里聽的懂,她一直搖頭,繼續問:“那我的有緣人是不是出現了?”她一心還念著昨日里的那位公子。

    “非也。施主,緣來緣去,莫強求。”

    小櫻又嘟起嘴吧,喃喃重復。“沒有。沒有嗎?”

    “施主的意中人已有家室,所能相遇,并不是你的緣,而是借。”法師仍舊閉著眼。

    小櫻聽不下去了,知道無緣就好了,還說什么借,她借了誰的緣分遇見那位公子?分明就是胡話。

    丫頭轉身離開,頭也不回。

    “小櫻。”洛殤看著丫頭任性的離開,她轉身要追上去,只聽身后薩摩法師開口道:“施主,你的緣分到了,即便擋,也無法擋得住。”

    洛殤沒說話,她沒算什么姻緣,自然也沒將法師的話放在心上,鞠身行禮后,她離開。

    “阿彌陀佛,世人皆乃性情,怎料緣分天定,豈非人力所能改變。阿彌陀佛。”給力小說"songshu566"微信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