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377章 再回魁星

    風吹柳岸花,水流人橋下,西子湖畔,燈火闌珊,一望無際的蘇水倒映起夜空爍亮的繁星,粼粼微波在月的柔光下景色甚妙,仿佛兮,秋水與之共長天一色。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

    蘇邊緩緩浮動蓮花,透明的光粉淡如唇,朵朵燈蓮在水面漂浮,也隨涌起的浪花拍打,翻來覆去的折浮。

    衛國人必須死,還請王爺下令攻破衛都。

    殺啊,殺啊——

    殺死他們,殺盡這群衛國人。

    求求你們,放過我的孩子,求……

    王爺有令,今夜子時,洛將軍領軍百萬入皇城,捉拿衛國公主者,重賞。

    啟稟王爺,公主衛氏跳崖身亡,洛將軍大勝。

    本王不是說過,別動手無寸鐵的百姓,你們將本王的話當耳旁風了?

    回王爺,這……這是韓王殿下的命令。

    男人站在船舶窗口,他雙手背在身后,筆直高挺的身材如寒風里的傲竹,他面色沉穩,眼中淡然,對望深藍的蘇水。

    “王爺,王妃到了。”三娘說道。

    冷邵玉轉身走出船艇,他站在船頭,手伸向岸邊的女人,將她扶到船上,隨后脫下身上白羽披風,搭在她肩膀。

    月空明,風又起,他將洛殤的手握入自己掌心,溫柔的眼看著她,將她帶進船艇的房間。

    “還記得這里嗎?魁星湖畔,兩年前我帶你來過的。”冷邵玉俯身,隨然倒了杯熱茶,走到她身邊,將暖暖的茶杯放進她手里。

    洛殤披著白衣,淡淡的眼眸,清冷如月,卻比月要柔情,她美麗的眼睛是她圣潔的心。

    洛殤握著手中的暖杯,點了點頭。

    男人笑了,稍微低下頭,勾起唇角暖意的柔情,半含笑,看著她問道:“還記得當時你說了什么?”

    “我不記得。”洛殤隨口回,清秀的臉轉向窗外。

    冷邵玉雙手摟住她肩膀,他抬手捏起女人的下顎,對視她雙眼,寵溺著輕笑。“少在這耍賴。”

    他溫柔的攥起洛殤的手腕,一字一句,認真的說:“你說,只要有我冷邵玉在的地方,就是你洛殤的家。”

    “可你這女人卻背信棄義,離家出走整整兩年,若不是為夫苦求蒼天,不得不用此計,你還不肯回來。說說,本王該如何懲罰你。”男人唇角微揚,細長的手指輕輕挑逗她下顎。

    風兒輕吹,紗幔在她們身后輕輕悠蕩,縷縷飄渺的細紗羅錦,遮擋了高寒處的圓月。

    冷邵玉撫摸上她柔嫩的臉頰,他深情的眼眸凝著她,握住她雙手說:“答應我,無論今后怎樣都別再離開,欠你的一切,我來彌補。”

    洛殤抬眼望著他,她莞爾一笑,笑容淡淡,眉目淺淺,她輕聲說:“你拿什么來彌補?”

    冷邵玉知她是故意在打趣兒,大掌從她的肩膀滑至腰間,輕輕一勾,笑眼微瞇,邪魅的笑道:“本王的人和心,夠嗎?”

    他從未說過這樣的話,如果沒有那些誤會,或許他們現在應該很幸福。

    洛殤故作不屑,拿開他的手,言說:“我才不稀罕。”

    看著她轉身背對自己,冷邵玉走到她面前,俯看她,深深的眸光鎖于她。“洛殤,嫁給我。”

    洛殤抬起頭。

    兩年前,她離開王府時什么都沒帶走,只有那紙休書,她訣別的那句君負莫相惜,當真折磨了冷邵玉兩年之久。

    他是該給她一場盛大的婚禮,不同那一次的冷清。

    “我希望你永遠都是洛殤,是我的妻子。”冷邵玉摟著她肩膀,他眼中滿足,也有一絲的復雜。

    察覺得到懷里女人的臉色,冷邵玉俯下身。“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洛殤輕捂額頭,看著他眼中的緊張,搖頭。

    “沒事就好。”

    洛殤輕靠在他身上,她難忍的頭痛越來越厲害,深夜冷風吹的她頭更疼,甚至某些時候眼中還有隱約的幻影。洛殤怕,她怕自己身體不若從前,會成他的拖累。

    晉王發了話,由圣上批準,下月初二,良辰吉日,再行婚嫁之禮。

    這可忙壞了晉府上上下下奴才婢女,一早就開始張羅著婚品用的東西,富麗堂皇莊嚴肅立的王府被大紅囍幅披掛,紅色地毯直鋪到王府門前,貼有雕紅印花的燈籠高高懸在房檐下,喜鵲停落在瓦楞上,歡聲譏叫。

    冷卓風當真成了萬民擁戴的君王,登基以來,整治朝堂,其作風圣明,不比先帝遜色。京城治安漸善,百姓安居樂業。

    為了置辦婚品,洛殤同王府的幾位丫鬟一同上街,彩兒心細,想的周全,所以此番離府便沒讓小竹同行。

    京城繁華熱鬧,一聽說晉王府的喜事,百姓們歡呼聲都能傳到九州列國。

    “王妃,該有的王爺都準備妥當了,所有用品全是皇室御用,都是從西域各國新進貢來的。您看看還應置辦什么。”彩兒同女人在一家商鋪里挑選,此番出來,也只是為了查缺補漏。

    “店家,把這紅臘包上,哦,還有那個。”彩兒瞧向柜臺上方掛著的紅娟,手指了指。

    洛殤只是看著眼前的滿目琳瑯,但并沒什么特別要吩咐的,待彩兒準備夠了,她們也就離開了。

    雀翎橋上人來人往,迎面過來的人與洛殤擦肩而過,在人群擁擠下不知何人無意將她身上的玉佩撞掉。

    那人卻如紳士,忙俯身拾起玉佩遞給一旁的洛殤,并說。“姑娘,在下多有冒犯,還望姑娘海涵。”

    說罷,他便走了,自始至終未曾抬頭看洛殤一眼,似乎有要緊的事處理,匆忙離開。

    他一身游俠的衣裝,身后背著一把長劍,腰間嵌著玲瓏玉簫,黑色的斗篷紗面遮住了他的臉,洛殤沒看清他的樣子。

    “王妃,走吧。”彩兒笑著扶她。

    洛殤點點頭,卻還是情不自禁的回頭瞧了眼,才走下雀翎橋。

    男人剛下橋東,他心口一陣劇烈疼痛,黑色的面紗遮不住他深黑的雙眼,那雙眼睛滿是仇恨和使命。

    “你怎么樣?”一旁的人拍了拍他左肩。

    他搖搖頭,強忍耐,挺起胸膛。“無事,走吧。”

    他不由回頭張望,為什么直覺告訴他,她就在這里,離的他很近。

    ‘你還活著嗎……’美女小說"hongcha866"威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