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400章 何種身份

    窗子上的懸鈴隨過往輕風慢慢悠蕩,床側輕紗曼舞,緩而靠攏緩而聚散,皎潔的月白照進房中,像流水潺潺浮動。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

    女人緊蹙著淡眉,昏沉里她漸睜開過眼睛,淡漠的眼眸靜靜倪看上方如同漩渦的紫紗帷簾。

    看著身上的被子,洛殤拄著床板坐起,她揉了揉后脛的腫痛,一轉臉瞧見就坐在桌旁的男人。

    那一襲金黑褸衣落在地上,灑落在其上白色的月光澄明的華美,單是背影,足以讓人感覺到他卓爾不群的風姿和君臨天下王者的氣勢。

    洛殤看著他,心里卻如化不開的墨水凝固著懸噎著,看那人漸漸轉過俊逸絕美的臉時,她心底竟莫名生出一股酸楚。

    男人長發及腰,未綰未系披散身后,無拘束的隨他完美的身材輪廓光滑順垂。他轉眼看洛殤,細長葉眉之下那雙深邃迷情的眼眸勾魂攝魄,眼角微微上挑,輕抿朱唇,似笑非笑得倪視洛殤。

    “怎么是你?”洛殤蹙眉,她掀起被子從床走下,寒冷的目光緊鎖于男人。

    衡陽王所說受人之托才沒動她分毫,難道就是他?

    洛殤清冷的眼從他身上移開,直走向房門,她推了兩下也沒能打得開,門已上了鎖。

    看著她如此執拗,男人起身,挺起欣長的身材。他就那么隨意站在那里,凝視她,眼底泛起幽幽的光,卻有道不出的飄逸。

    打不開房門,洛殤回身,冷漠仇視的眼睛盯著他。

    冷邵玉雙手背向身后,他薄唇邊揚起一抹淺淡的弧度,妖孽的眸里似藏匿了深深的寵溺。

    他走到洛殤身邊,隨性灑脫般拿出那塊令牌,在她眼前若無其事的搖動兩下。

    洛殤伸手搶奪他手中的通行令,反被他戲弄般摟進懷里,她仇恨的眼睛盯著他,暗自拔出腰間的匕首刺向冷邵玉。

    她的伎倆哪兒能斗得過堂堂晉王,冷邵玉回手摟住她肩膀,溫柔的眼睛俯視洛殤,淡然問道:“你以什么身份來奪取我手上的通行令,是衛國公主,還是本王的王妃?”

    洛殤瞪著他,那種不屑回答的蔑視若換作旁人,只怕早死了幾次,普天之下,敢如此待晉王之人,唯有她。

    冷邵玉笑眼瞧她,倏然,女人掙開他胸懷,轉手持有匕首劃傷他手臂,頓時殷出灼紅的血。

    冷邵玉撇了眼流血的手臂,他抬頭凝視女人眼中的清冷和無情,便知她是動了真格想要他的命。

    見洛殤再一次抬手,冷邵玉沒有耐性直接抓上她雙手,奪下匕首扔向一旁,對視她的冷漠如冰。

    他甩手將女人推到床上,站在床邊居高臨下的瞧著她,冷邵玉松了松衣口,朝她俯下身。硬實的胸膛抵觸在她身上,那圍繞在洛殤周圍強大的壓迫感越是強烈。

    冷邵玉半躬著身體,雙膝抵在她兩側,遏制她不安分掙扎的雙腿,大掌強有力的攥住她手腕,壓在床上她的頭上方。

    那雙迷人冷峻的眼目中,透露一絲柔情。

    “本王若死了,你豈非要守寡?”他低著頭,半含笑。

    洛殤扭頭,漠然別過臉,她全身掙脫不得,被男人死死壓迫。

    “放開我!”

    冷邵玉低頭瞧她無力的掙扎,并沒一絲要放手的意思,反而他嚴肅起來,認真說道:“你應復國之后,再來向我討命。”

    方才洛殤毫不留情的那一刀,真是刺痛了他的心,若非沒有摟緊她,這一刀刺入的就會是他心口,她是真的沒有半分猶豫要取他的命。

    洛殤冰冷的眼睛凝向他,冷冷道:“只要我活著,就一定不會放過你。”

    瞧她如此認真的模樣,冷邵玉語氣仍舊溫和。“好,夫君隨時等你。”

    他松開一手,僅用一掌便輕易扣住洛殤雙手,他伸手撫上女人的臉頰。

    看著她美麗冷傲的眼睛,雖有泛白依然掩飾不下的粉嫩,冷邵玉更為貼近,情不自禁的低頭吻上她的唇,奈何女人躲閃,溫柔的吻終是落在她臉頰上。

    男人多情的雙眼讓人淪陷,他唇角揚起目眩的弧度更是魅惑。

    冷邵玉勾起她的下顎。“你以為衡陽王是什么人,憑你三言兩語就會妥協?想復國又何必這么麻煩,與其討好別人,不如回本王身邊。”

    “我的事還輪不到你來說,你沒這個資格。”洛殤滿目仇怨。

    男人也不惱火,笑說:“夫君這是在教你。”

    “放手!你放開我!”

    冷邵玉死死抓著她一直掙扎的手,瞧她神情凝向自己流血的手臂時略有的安靜,他笑了。

    俊美的臉貼近她。“心疼了?”

    洛殤不屑的冷哼,傷人的話脫口而出。“你這種人就不該活著,總有一天我會親手殺了你。”

    冷邵玉似聽非聽的點下頭,瞧著她,微蹙起眉,她還真是難改的冥頑不靈。

    他低身趁洛殤怨憤不備,就勢欺上她柔美的唇瓣,堵住她的嘴,深深索吻。

    那美好的味道讓他貪戀,久久不想離開,這女人就是毒藥,一觸碰她時所有的理智都會消失的無影無蹤,就想這樣將她壓在身下,狠狠的欺負。

    洛殤一直在掙扎,她回應男人炙熱的吻時,痛咬上他的舌頭。

    冷邵玉眉目一緊,終是意猶未盡的放過了她。

    他動作輕柔,捋順洛殤的秀發,帶有輕哄的口吻,問她。“告訴本王,你和他有沒有……”

    “與你無關。”

    “真的與我無關?”

    冷邵玉不由分說再次欺上她誘人的嘴唇,比方才來的還要熾烈,他伸手抿去女人唇角點點水漬,問道:“他有沒有這樣吻過你?”

    “冷邵玉你混蛋!”

    男人攥著她雙手的手掌更緊了些,另一手從下而上撩起她的衣裙,大掌在她雙腿間肆意妄為的游走,抵達誘惑之處。

    他瞧著洛殤緋紅的臉頰。“有沒有像這樣,滿足過你?”邊說著,他的胸膛也壓了過來。

    “冷邵玉,你無恥你混蛋!放開我!你放開我!”洛殤掙扎的愈加厲害。

    但她的倔強終還是敗給了冷邵玉。“沒有,我和他之間什么都沒有,你滿意了嗎?”

    觸摸她身體的手忽然停下,男人笑了,邪肆的貼近她耳廓,輕聲說。“滿意,本王很滿意。”

    數日未見,本想挑逗她一番,但看見她眼中強撐的倔強下,隱含如同水霧一樣的晶瑩時,冷邵玉松了手,放開她。

    他直起身體走到桌前,拾起桌上的碗過來。

    “別這么看本王,你怕什么,這不是墮胎藥。”

    洛殤懶得看他,剛要起來,偏又被他摁住,冷邵玉強行將半碗湯藥給她喝下。

    洛殤捂著胸口咳嗽,她憤怒又無可奈何的眼睛瞪著他。

    “淋了雨,別感風寒。”他轉手將空碗擱置一邊。

    看著他腰間的令牌,洛殤滿眼疑惑,想不明白這通行令怎么會在他手上,正當尋思之時,冷邵玉就像懂得窺破天機一樣,說道:“你安分一點,夫君什么時候心情好,就將這東西給你。”

    洛殤不屑看他,別過臉。

    麻三娘敲過房門,她進來見此曖昧一幕,仿若什么都未看到,只在看見男人手臂凝固的血時,才問:“王爺?”

    “被一只不聽話的野貓抓傷的,不礙事。”他扯出唇角邪魅的笑,還不忘瞧了眼洛殤。

    三娘自是明白人。“王爺,東龍府衡陽王求見。”

    冷邵玉起身,他拍了兩下三娘的肩膀。

    “是,屬下定會照顧好王妃。”

    冷邵玉走到門前,俯身拾起地上那把匕首,他微仰起頭,姿態閑雅回首瞧了眼洛殤,而后走出房。

    他走后,三娘站在洛殤身前。

    “王妃。”

    “叫我衛國公主。”洛殤不悅的撇了眼她,冷冷道。

    三娘沉了口氣。

    “王妃無論多想撇清和王爺的關系,哪怕是要了王爺的命,他還是會為您做盡一切。他是武周的晉王,眾叛親離助您復國,王妃心里就當真恨極了王爺,要取他的命嗎?”

    “出去!”洛殤冷眼相看。

    三娘的話點到為止,隨即退出房間。關注"hongcha866"微信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