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404章 秦大將軍

    音兒,我可憐的女兒,是母后的錯,都是母后將不幸帶給了你,音兒……

    “母后,母后不要走,不要!”洛殤猛然睜開眼睛,偌大的宮殿安靜的除了她的呼吸,再無任何聲音。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  看更多精彩小說淚打濕她耳下的軟枕,她抿了抿嘴唇,半坐起身,擦擦額上的冷汗。

    “玲兒,玲兒!”洛殤瞧了眼窗外明晃晃的陽光,不耐煩的喚了兩聲侍女。

    玲兒急急忙忙的跑進來,手捧著大束百合,一時間沒拿穩全然掉落在了腳下。

    正好洛殤下床,她俯身去拾撿,半壁流水的發絲包裹了她纖細有形的身子,瞧著白如雪的百合花,高高的鼻梁慢慢的貼近,長長的睫毛輕觸潔白的花瓣。

    淡淡的清香飄入她鼻中,正此安靜,玲兒邊撿邊說:“秦將軍待公主真好,知道公主難以入睡,心中煩躁,特意命人采摘了這些剛開的百合,這一早就讓奴婢取來放在公主寢宮了。”

    玲兒羨慕的笑,見女人面無表情,她拿起一株在她眼前晃了晃。“公主?”

    洛殤回神,起身將花枝放到桌上,在梳妝臺前坐下。

    玲兒細膩的手給她打理青絲潤發,從上至下,她笑眼頗瞇,說著:“公主還不知道,您平日吃的用的全是秦將軍安排料理,奴婢還沒見過將軍如此對待過誰。”

    砰!

    看到女人將手上持拿的玉鐲扣在桌上,玲兒便知說錯了,忙拿著玉梳跪下。“公主,奴婢多嘴,請公主息怒。”

    古銅黃鏡里映出洛殤傾國絕美的面容,她清冷的眼睛透過鏡子凝著侍女。

    她淡淡道:“秦將軍這給了你多少好處?真是為難你日夜服侍本公主還要做他的說客。”

    玲兒心虛的低頭,睫毛一直在動,她平日膽子就小,聽女人這話,更是忐忑不安了,眼睛轉來轉去,柔弱的說:“奴婢不知公主的意思。”

    從秦慕歌安排這丫頭服侍她的第一天起,洛殤已深覺不對,玲兒的每個眼神都在刻意留意她。

    洛殤回頭,細長的手指勾起玲兒的下巴,反問道:“你會不知?”

    丫頭眼睛里已害怕的流出眼淚,依是搖頭,她身體都在發抖。

    “說,他都讓你做了什么。”洛殤松開她,回手捋了捋胸前的兩縷流蘇秀發。

    “秦將軍,秦將軍他沒有。”

    這丫頭還真是嘴硬,洛殤不耐煩的回手抓上她的頭發,向后一扯,擰著眉盯著她。“你不說,我也會知道。”

    “公主,公主饒命……”玲兒淚流滿面可憐的望著女人,她痛苦的哀求。

    洛殤眸中的憤意漸漸平息,她才松開手,冷漠道:“滾出去,別讓我再看到你。”

    玲兒跪在地上,只是一面擦著眼淚,卻并沒走,她嗚咽著。“公主就算趕走了玲兒,還會有第二個人像玲兒一樣到公主身邊。”

    洛殤轉過臉,蹙眉瞧她。

    玲兒抹了把眼淚。“您說的對,是將軍將奴婢安排在您的身邊,讓奴婢照顧好公主。同時,同時監視您的一舉一動。將軍對玲兒有救命之恩,玲兒無以為報。但奴婢從來沒有做對不起公主的事,玲兒沒有。”

    “那你,都和他說了什么?”

    玲兒抽泣著回。“奴婢什么都沒說。公主心懷黎民百姓,而將軍一心復國,玲兒知道將軍錯了,但將軍對公主是真心的。自從公主從東龍府回來,您睡夢里就一直喚著,喚著……晉王的名字。將軍幾次都聽見了,可他什么都沒說。公主,將軍對您真的沒有異心。”

    洛殤看著她,清冷的眼漸柔。“起來吧。”

    “是。”玲兒唯唯諾諾的站起來,卻咬著嘴唇不敢站到女人身邊。

    “你記著,本公主才是你的主子,聽明白了嗎?”

    “奴婢明白。”

    昨夜秦慕歌來過之后,這群大臣便再未提起出兵一事,洛殤離開昭陽宮,原是想去宗祠祭拜先靈,這來回路上竟未瞧見一個武周人。

    在她心覺奇怪之時,遠遠聽得幾聲怒罵,市井中央圍滿了人,以為是變戲法的,但這罵聲越來越大,相伴而來還有孩子的哭聲。

    洛殤走入人群,瞧著賣包子的壯漢正拎起手無寸鐵的女孩兒一番毒打,在旁的衛國人只是看著,偶爾幾個看不下去的婦女指指點點,卻沒半分要上前阻止的意思。

    這一幕,洛殤不由想起當日在武周,她衛國人也是這般委于他人,受人凌辱。但無論是衛人還是大周的百姓,他們都是無辜的。

    洛殤輕咳兩聲,身后侍衛上前一把摁住那壯漢。

    玲兒過去扶起那滿身傷痕累累的孩子,心疼的捧起她臟兮兮的小臉兒,拿起帕子擦了擦她臉上的傷痕血漬。

    “妹妹,餓了吧。”玲兒微笑,從蒸爐里包出熱騰騰的包子遞給她。

    小姑娘警惕的退后兩步,搖頭不要。

    “你別怕,姐姐和他不一樣。”玲兒瞧了眼那悶頭不吭聲的壯漢,再次將包子遞給丫頭。

    小姑娘點點頭,大口的吃起來,狼吞虎咽,吃完她舔了舔的嘴唇,看著玲兒。“姐姐,能不能再給我一個。”

    “好。”玲兒包了幾個給丫頭,揉了揉她的腦袋。

    “謝謝姐姐。”小女孩兒抹了抹眼淚。她滿足的笑,刺痛了洛殤的眼睛。

    玲兒蹲下來問她。“小妹妹,你告訴姐姐,他為什么打你?你的家人呢?”

    小丫頭膽怯的瞧了兩眼怒瞪她的壯漢,手里死死抓上裝著包子的布袋,神情害怕躲閃。

    “別怕,有姐姐在,不會讓他傷害你。”

    “我……我偷了他的包子,可是我……真的好餓。”丫頭咬著嘴唇。

    “只是偷了包子,他就下這么重的手?”

    女孩兒點點頭,腦袋緩緩抬起,看著玲兒的善意,她又搖頭,然后吞吞吐吐的說:“因為我……因為我是……武周人。”

    玲兒聽罷,轉眼看向洛殤,回頭繼續問:“你的家人呢?”

    “爹娘都是大周人,幾年前才到衛國生計,自從衛都被衛國收復,官兵就到處抓武周人,我爹就是這樣被抓走的,娘她因為護著我,被殺了。”女孩兒說著,哭了起來。

    她說,她好想她娘親。

    “小妹妹,別哭,乖孩子,你先回去,姐姐和你保證,你的爹爹不會有事,很快他就會回去的。”

    女孩兒一聽,咧嘴笑了。“真噠?”可慢慢的她又低下了頭。“姐姐,衛國公主為什么要殺我們?你可不可以帶我去見她,我想求她放了我爹。”

    玲兒拍拍丫頭的肩膀。“公主沒有要殺你們,也不會殺你的爹爹,回去吧,姐姐答應你,見到公主一定會將你的話告訴她。”

    “謝謝姐姐。”女孩兒紅著眼睛謝玲兒,轉身跑了。

    玲兒起身走回女人身邊,看著她面無血色的冰冷,才要開口,就被她一掌推向一旁。

    洛殤瞧著身后的侍衛,她盛世凌人的逼問。“誰下的命令?”

    “說!”

    “回公主,是……大將軍。”福利"xinwu799"威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加WX公眾號:無名書坊   領域書坊,看更多精彩小說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