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千零五十七章 春風得意

    葉林帝都最頂端,也是帝都山巒的山峰所在處,一座氣勢恢宏的巨大宮殿,背靠數萬丈的懸崖,大殿的正前方卻是俯瞰整個葉林帝都。

    此時這帝山頂端的大殿之中,死氣沉沉的一片寂靜,即使外面陽光普照,可是在這大殿之中,卻是仍然沒有一丁點太陽的光輝能夠照射進來。

    在大殿的中心位置,有一座高臺,那有些夸張的高臺,仿佛象征了權力的巔峰,同時也象征了坐在上面之人無比崇高的地位。

    “哎”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輕微的嘆息聲,打破了沉寂,發出這聲嘆息的人,正是坐在那高位之上的一名中年男子。

    高位上的男子即使整個帝都,也只有偶爾在一些大型的活動上和典禮上,遠遠的可以看一眼,而具體容貌整個帝都卻并沒有太多人見過。

    這是一名中年男子,容貌算不上英俊,可是那棱角分明的臉龐,卻會帶給人一種粗獷的陽剛之氣。從容貌上來看,他倒是與葉蒙有五六分的相似,只是葉蒙臉上的線條更加柔和一些,那是因為葉蒙的相貌與其母更像,而國主葉山卻是酷肖其父。

    這國主葉山,雖然外貌十分粗獷,可是其性格之中卻有一大部分與其母相似,反而是弟弟葉蒙,性格更像父親堅毅果決。

    本來若是從性格處事上來看,葉蒙更加適合繼承國主之位。然而葉林帝國的傳統,卻是國主之位必須傳與長子,上萬年來都是如此延續下來,葉山和葉蒙這對兄弟當然也不例外。

    只不過性格上的一點點“柔軟”,甚至夸張點說,還有那么一點點的懦弱,也正因為性格上的一些缺陷,導致了葉山繼承國主后,整個帝國也開始逐漸產生了問題,甚至到了現在已經難以收拾的地步。

    “大伯,您這是在為難我,當年的事情您比誰都清楚,葉蟬那孩子我已經虧欠他太多,現在又讓我如此對他,我……我于心何忍。”

    長長的嘆息之后,國主葉山又再次沉默了一段時間,這才緩緩的開口。之前還死一般寂靜的大殿之內,此刻卻是又有著另外一道聲音響起。

    “從你繼承國主之位開始,我便不是你的大伯,我只是葉氏家族的大長老。我會全力支持你,但是你卻不能依靠我,你是國主,所以你只能依靠自己。”

    這說話之人竟然是大長老葉宏程,長老院派出兩人跟隨葉蒙東去,解決新狩郡的亂局,大長老葉宏程,算是如今帝都之內,葉氏家族中僅次于葉山的人物。

    對于這個侄子,葉宏程心中也有些無奈,若非帝國傳承的規矩不能變,他也不愿意扶持對方坐于高位之上。因為那不僅對于葉山是一種折磨,對于他們這些努力扶持之人,何嘗不是一種折磨。

    先教訓了葉山一頓,大長老葉宏程這才繼續說道:“當年你要將葉蟬過繼在你膝下,我們都不同意,可是你當時一意孤行,我們也只能由得你。

    可是你要明白,血脈繼承馬虎不得,即使同樣是葉氏血脈傳承,但是我卻要保證,必須要由你的血脈繼承國主,而不是葉蟬這個來路不明的野種。”

    “大伯……大長老,你為什么一定要針對葉蟬,我已經將他繼承者的資格取消,難道這樣還不夠么,難道非要把他踢出帝都么。以他曾經被定為國主繼承者的事實,只要他離開帝都,將必死無疑。”

    葉山明顯有些動怒,他可以讓葉蟬和葉濤兩人爭斗,而且他也兩不相幫,甚至他這幾年都會偏向葉濤,可也正因為如此,對于這個義子葉蟬,他心中反而覺得虧欠更多。

    那大長老臉色異常難看,似乎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突然大聲說道:“難道你以為我不知,當年你非要讓葉蟬過繼到你膝下,還不就是因為你看上了葉蟬他娘。

    可是那女子來歷本就不明,她腹中之子到現在都無法確定是我葉氏家族,你卻還想著讓他繼承國主。這樣的人絕不能留在帝都,就算是死在外面,也沒有什么值得可憐的。”

    “嘭”一掌重重的拍在扶手處,直接將那各種珍稀金屬打造的椅子,拍出了一道深深的掌印,葉山御念中期的實力,此時也在下意識中釋放而出。

    只不過下方的老者葉宏程,沒有半點退讓的釋放出自身修為,已經擁有御念后期實力的大長老,就這樣將葉山釋放的氣息給頂了回去。

    狠狠的瞪著下方老者,葉山臉色異常難看,論起修為他比對方差了一大截,論起身份即使自己這個國主,同樣還是要對葉氏大長老忌憚三分。

    有些不甘心的葉山,大聲說道:“當初的葉蟬你們不是檢查過血脈嗎,他本身血脈根本就沒有問題。”

    大長老聞聽此言,臉上反而顯出一絲尷尬之色,隨即一跺腳說道:“這事卻是怪老夫了,當時我并不知道,世上竟然還有‘換血’之法,甚至天生血脈都可以進行改變,若是事先就知道,哪怕是拼了這把老骨頭,也絕不能答應讓葉蟬過繼到你的膝下。”

    聽到大長老如此說,葉山臉上明顯有著一抹猶豫不決之色劃過,他為人本就缺少決斷,此刻聽了大長老的話后,反而也一時間沒了主意。

    “可是我如果讓葉蟬離開帝都,你能否答應我保住他的性命。”猶豫之后的葉山,終于做出了讓步。

    大長老臉色十分難看,帝國已經動蕩不休,他竟然還在顧念著“舊情”,當真是讓老者氣的幾乎原地爆炸。

    然而看著眼前的國主大人,大長老心中也是充滿了無奈,因為眼前這位國主大人,雖然行事有些缺乏主見,可是卻又是那種犟脾氣,如果認準了的事,就會死咬著不放,好像當年他鐵了心要收葉蟬為義子,沒有任何人能夠攔得住,眼下的情況與當年倒是有些相似。

    想了一會兒,大長老葉宏程,突然開口說道:“如果要想讓葉蟬保住性命,那么他就不能繼續留在葉林帝國。我們帝國也有參加古荒試煉的資格,正好古荒試煉因為特殊變故而延后,就讓葉蟬頂著一個名額去參加試煉吧。”

    “古荒試煉?你這不還是要讓他去送命么,古荒試煉每一年都充滿危機,尤其是今年的古荒試煉,聽說更是充滿了大危機,我不同意。”

    聽到大長老的提議后,國主葉山馬上就一口回絕,甚至連一點商量的余地都沒有留。

    心中略一籌劃,大長老隨即又換上了一副笑臉,接著說道:“國主還請放心,這古荒試煉并非是強迫進入,他只要在試煉前就選擇放棄,之后我們再花費一些代價,將葉蟬送到一個大門派中,不光性命可保無憂,就是將來的前程也定然不會差了。”

    這一次葉山的臉色終于略有緩和,又思考了片刻后,他這才點頭道:“如此安排倒是還能接受,那就按照大長老說的辦吧。”

    大長老恭敬的一抱拳,心中一塊大石終于落地,心中卻是在暗想,‘待那葉蟬去了古荒之地,參不參加試煉可就由不得他了,若是死在里面也是他命運不濟,為了葉林帝國的萬年永固,他是絕不能留的了。’

    心中盤算一番的同時,大長老又開口繼續說道:“既然是這樣,那么葉蟬的身份玉牌必須要收回,他身邊那些護衛,也都需要立刻遣散,長老院會專門派出強者保護他的安全,明日就送其趕赴古荒之地。”

    “怎么如此急迫?這不是才剛剛決定……”

    葉山還沒有說完,就發現大長老正目光灼灼的盯著自己,看到對方如此模樣,葉山忍不住再次嘆了口氣,有些意興闌珊的擺了擺手,說道:“既然已經決定,早走晚走也都一樣,就由你去辦吧,我……便不送他離開了。”

    葉山在說話的時候,臉上隱隱浮現出了一抹安然和失落。看得出來他并不是不在意葉蟬,反而是因為太過在意,所以心中不忍送其離開。

    大長老葉宏程,望著葉山起身,步履緩慢的從高臺后方走下去,徑直去往后殿,他這才仰天吐出一大口氣,同時臉上也浮現出了一抹難以掩飾的喜色。

    這么多年了,葉林帝國一直處在一種逐漸沒落的狀態,而大長老也一直想要努力改變,卻是始終受制于各方面的牽絆。

    現在外面有葉蒙帶領大軍,直接開赴新狩郡城進行鎮壓和清理,而城內自己這一次出手,終于是成功解決了葉蟬的問題。

    表面上來看,對付葉蟬和清理新狩郡,相互間沒有什么牽連、可是了解葉林內部機密的人都知道,這一系列動神作書吧,其實都是在針對一個機構,也就是那個同祭祀殿齊名的祭魂殿。

    只要肅清新狩郡內的勢力,再將葉蟬趕出帝都,那么之后進一步打壓和削弱祭魂殿,就將會是一件極為輕松的事情了。

    當大長老葉宏程從大殿之中走出來的時候,滿臉的春風得意。目光望向東方天際的太陽,心中有著一種說不出的愉悅,仿佛壓在心頭十幾年的大石,終于被挪開了。

    “咦,今日的光線為何如此刺目,溫度反而感覺低了許多,這到底……”

    正緩步走出大殿,邁步拾級而下的大長老,心有疑惑的自言自語,并抬頭朝著遠處望去。這一看之下,他的心頭便是猛的一緊,因為他發覺這帝山頂上的大陣,不知何時竟然被打開了。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