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千九百九十一章 白家之圍(下)

    .bqg34.,!

    帝都,整個東方的權利中心,同時這里也是一座風暴場。

    可以說東方大大小小的風暴其根源都在帝都,江南如此,滇南如此,北國更是如此。

    自白家的白煥生自盡了之后,帝都到也是消停了一頓時間。不過隨著白軍的反撲,整個帝都又將進入到風雨飄搖的階段了。

    雖說如今的白家早已經是今非昔比了,但白家的力量還在,白家三大內門長老還在,他們一旦不計后果全力施為的話,那對于今時今日的帝都來說同樣是個不小的麻煩。

    隨著時間的推移,帝都的天開始漸漸的陰沉了下來,一場風暴已經離這座東方中心化的城市越來越近了。

    而此刻的白家莊園之內卻依舊是燈火通明,似乎感受不到半點危險的氣氛。

    白馳這個家伙自從登上了白家家主的位置之后那叫一個狂傲驕奢,白家沉淀了數百年的財富在白馳的手中那是盡情揮霍著。

    如今這整個帝都之中白馳除了藍劍的人之外幾乎誰的面子都不給,那種狂浪的程度就連他老子都已經看不下去了。

    剛剛繼任白家家主不過半月的時間,白馳在帝都所惹的事情就已經是罄竹難書了,就連一向不問世事的慕容家老爺子對于這位白家的少年家主也是多有抱怨。

    不過抱怨歸抱怨,白馳能有今時今日的地位那和藍劍的扶持是分不開的,所以帝都的這些人如今也是敢怒不敢言,只能眼睜睜就這么看著。

    “好酒,好酒,來來來,哥,咱們再痛飲三杯。”

    白家的花廳內,此刻白馳和白帥這對雙胞胎兄弟正在舉杯痛飲。

    而兩人的身邊如今更是不少美女相伴,鶯鶯燕燕之聲那叫一個不絕于耳。

    “家主,好家主,再喝一杯,再喝一杯。”

    那些個甜到發膩的聲音此間是此起彼伏的在白馳的耳邊響起,白馳這酒過三旬也是狼性大發,抱著身邊的女孩子就啃了起來。

    對于這一幕,一旁的白帥也只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他雖然并不贊同白馳這種驕奢淫逸的做派,但對于白馳他也只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畢竟現如今的白馳就連他們的父親都已經管不了了,他白帥又算是個老幾呢?

    此時此刻若是白煥生在天有靈的話,看到這一幕恐怕也是棺材板要按不住了。

    “哥,我這半個月的日子是這一生最快活的時光了。我到現在才明白為什么他娘的一個個的都要爭著搶著的來當這個家主。這當家做主的感覺真是太痛快,太痛快了。”

    “白馳,你喝多了,少喝一些吧,明個還有正事要處理呢?”

    白帥無奈只能是出言提點白馳,希望他能夠注意一點分寸。

    而白馳才不管那些個呢,徑直一擺手道:“什么正事,呵呵,對本家主來說,喝酒那才是正經事。”

    說著白馳再次舉杯,豪爽的將杯中酒一飲而盡。

    而白帥則是沉著一長臉,道:“白馳,別在喝了,你難道忘記了這里是白家,家中還有三位內門長老在呢?”

    此刻的白帥對于白馳已經無語了,只能是搬出家中那幾位老祖宗恐嚇白馳。

    雖說白馳現在當上了白家家主,但他這個家主只不過是藍劍冊封的,家中衛隊沒有一個臣服于他的,而且家中那三位老祖宗也并沒有承認白馳在白家的合法地位。

    青日里白馳在外面胡鬧耍酒瘋也就算了,但這白家莊園之內畢竟還有三位與他們根本不同心的老祖宗在,這場面一旦被那三位老祖宗看到了恐怕在場所有人誰也討不得好。

    可惜啊,這白帥的提點在現如今膨脹到沒邊的白馳聽來卻是一個大大的笑話。

    白馳只是一揮手,“豪言壯語”更是層出不窮道:“呵呵,內門長老,那三個老家伙他們已經是過去式了,我現在才是白家的家主,藍劍冊封的家主,他們又能奈我何啊?”

    聽著白馳這番話,白帥恨不得上去捂住他的嘴巴。

    不過白帥最終并沒有這么做,他只是恨鐵不成鋼的跺了跺腳,然后道了一句:“瘋了,你簡直是瘋了。”

    說完白帥頭也不回的就離開花廳。

    而此刻的白家禁地之中,白天起,白天,白衣等三人也是同時搖了搖頭。很顯然白家的這三位老祖宗對于白馳在外面的“豪言壯語”是聽的一清二楚。

    如今的白衣更是大怒不平道:“瘋了,瘋了,白家如何能夠教出此等不肖子孫來啊!”

    而相比較白衣,白天起的表情卻是十分平靜,此刻的他只是淡淡道:“呵呵,老天欲使其滅亡,必先讓起瘋狂,這個白馳已經是無藥可救了。”

    一邊說著白天起忽然站起身子,然后看了看外面的天空道:“時候差不多的,咱們也該出發了,是成是敗就看今晚這一戰了。”

    白衣和白天也隨著白天起起身,然后目光堅定的望向外面,這三位老者此間的表情到有一種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悲壯。

    不過是頃刻功夫,幾道光華從白家莊園的上空閃耀而過,這幾道光華不是去往別去正是朝著帝都藍劍的大本營而去。

    而與此同時,帝都白家的莊園之外,夜幕之中一隊隊整齊肅穆的隊伍出現了。他們一個個都身穿白家衛隊的服裝,腰間配有長劍。

    至于這群人的領頭之人不是白軍手下的大統領白磊又是誰呢?

    此刻的白磊就這般站在白家莊園院落外的不遠處,他的目光凝重,眺望著整個白家莊園,半響之后才開口發出一聲感嘆道:“白家,白家,我回來了,我白磊這一生,生是白家之人,死是白家之鬼。今夜一戰就算人粉身碎骨我也當報前任家主栽培之情,報現任家主知遇之恩。”

    顯然從白磊這渾身上下的氣勢上來看,他今日已經不打算活著離開白家了。

    “所有人聽著,等莊園內信號一起,大家一起上,包圍白家莊園,斬殺叛逆,不得讓一個叛逆逃出白家莊園,聽明白了嗎?”

    “是,謹遵大統領之令。我們誓死報效家主,誓死保衛白家。”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