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5166章 遭遇圍攻(下)

    聽完左靈大概的描述,楚軒知曉了發生什么事情,深邃雙眸中立即迸射出可怖無比的寒芒

    “邪月圣洞,夜冥圣土,玉圣樓,還有那些摻和進來的其他圣地,你們這是在自取滅亡”

    邪月圣洞等三大圣地,一直想要覆滅問道圣宮,而楚軒又何嘗不想覆滅他們,只不過剛進入道戰之地的時候,楚軒身上帶著任務,沒時間去處理這三大圣地的成員。

    沒想到,自己不去找他們麻煩,這些家伙反倒是先來找自己麻煩了,既然主動上門來,那他也就不客氣了

    “你們在什么地方馬上把坐標告訴我”

    “我們在”

    左靈迅速的將坐標說出,楚軒收起圣子令,身形一晃,便是消失在原地。

    廣袤山脈內,一座山峰之上,有一群身影盤踞。

    這些身影,正是左靈,羅炎和羅淼,還有周騰等以問道圣宮為首的圣地聯盟成員。

    此刻,圣地聯盟內的眾成員,神態看起來無比的狼別,身上到處都是血污和傷勢,最為重要的是,此刻圣地聯盟的成員數量,比較楚軒帶領他們剛抵達的時候,最起碼銳減了三分之一

    區區幾十年時間,就損失了如此之多的成員,可見這期間,圣地聯盟經歷了何等慘烈的戰爭

    “左靈,周騰,你們這些人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吧,你們的任何反抗掙扎,都注定要徒勞無功”

    “若滿足我們的要求,你們這些人還能有茍活下去的機會,若是再敢繼續負隅頑抗下去,那么此時此地,就是你們這些人的埋骨之地”

    “一個個的好好考慮一番,做出最正確的選擇吧,可千萬不要給臉不要臉”

    “”

    就在這時候,一陣陣冷冰冰的喝聲,從四面八方傳來。

    目光一掃,便是見到山峰的四周虛空中,佇立著大量的身影。

    在那里,除去玉圣樓、邪月圣洞還有夜冥圣土這三大老仇人之外,還有一些陌生人。

    左靈等人,看到參與圍困自己的這群陌生強者之后,臉上立即浮現出濃濃的憤怒神色。

    邪月圣洞等三大圣地聯手來來襲,他們能理解,畢竟雙方本來就有血海深仇,如今又有了利益沖突,發生這些事情都是正常的。

    可是,這群陌生強者卻跟圣地聯盟沒什么仇恨,甚至連利益沖突都沒什么,結果卻依舊參與到圍攻問道圣宮的這一戰中。

    本來,因為前面幾百年,跟著楚軒四處搜尋好處,令得圣地聯盟整體實力提升不少,就算此刻面對邪月圣洞這三大圣地的圍攻,也是有能力對抗的,不至于損失如此慘重。

    之所以會足足損失三分之一的成員,就是因為這群陌生強者的參與

    如此一來,左靈和周騰對這些人的痛恨,自然會遠超邪月圣洞等敵人。

    左靈咬牙啟齒的厲喝道“徐風靈,陌如玨,你們兩個這是什么意思我問道圣宮與你們無冤無仇,為何要對我們出手”

    徐風靈和陌如玨,正是參與圍攻問道圣宮的這群陌生強者隊伍的為首者。

    其中,徐風靈出身高級圣地風火圣山,乃是風火圣山當代第一天才,而陌如玨所在的陌家,其所擁有的實力,跟風火圣山相當,也屬于高級圣地。

    徐風靈冷笑道“難道與你問道圣宮沒有仇怨,難道就不能對你問道圣宮出手了嗎可笑”

    陌如玨也是冷冷的道“左靈,你難道不知道什么叫敲到眾人推,落井下石嗎我們與你問道圣宮是沒有仇怨,但你問道圣宮大廈將傾,這時候若是能來踩上一腳的話,可是能收獲不少好處的,如此好事,我們自然不能錯過。”

    就在這時候,問道圣宮的陣營之中,陡然傳出一聲冷厲的呵斥。

    “區區兩個高級圣地罷了,竟然也

    敢說我問道圣宮大廈將傾,還敢揚言要踩我們問道圣宮一腳來謀奪好處你們可知道,自己如此的狗膽包天,是要承受沉重代價的“

    聽到這番話,不管是徐風靈還是陌如玨,都沒有憤怒,而是用一種憐憫又帶著譏嘲的目光,看向那開口說話之人

    “沒想到事到如今,竟然還有沉浸在問道圣宮過去輝煌中而無法自拔的蠢貨”

    “若問道圣宮真有那么厲害,又豈會組建什么圣地聯盟,又豈會被我等輕而易舉的給殺的損失慘重,甚至凄慘到淪落為案板上的魚肉,只能任由我們想怎么宰割就怎么宰割的境地”

    “如此的不堪一擊,竟然還敢揚言我讓等付出沉重代價可笑可悲”

    剛剛開口的不是別人,赫然正是羅炎和羅淼。

    面對徐風靈和陌如玨那憐憫又譏嘲的目光,兩兄妹不僅沒有生氣,反而學著那兩人,流露出同樣的神色

    “徐風靈,陌如玨,你們兩個也就只能趁著我們圣子不在的時候,才能逞一逞威風,肆無忌憚的踐踏我問道圣宮的威嚴了,不過,等到我們圣子歸來,我們保證,你們兩個不僅要如我們之前所說的那樣,因此付出慘痛的代價,更要向一條狗一樣,跪在我們所有人面前求饒

    那時候,你們便會知道,真正可悲可笑的不是我們,而是你們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貨”

    “你們的圣子”

    “不就是那個楚軒嗎”

    聽完這話,徐風靈還有陌如玨臉上的神色,頓時變得極其古怪。

    旋即,他們仿佛聽到了某種極為可笑的笑話似的,接連大笑起來。

    甚至他們背后的那群風火圣山和陌家的高手,也是哄然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

    “原本,我們還以為這兩個家伙,是沉浸在問道圣宮昔日輝煌無法自拔的蠢貨,沒想到,他們比我們想象的還要不堪,還要愚蠢,竟然把楚軒那種弄虛作假的卑鄙小人當做依仗。”

    “若楚軒的真面目沒有被揭穿,他們如此倒也罷了,可是如今楚軒的真面目都已經暴露,他們竟然還如此,這兩個家伙,不會是腦袋被門給擠了吧”

    “”

    各種陰陽怪氣的嘲諷聲音,如潮水般綿綿不絕的響起。

    就在這時候,玉圣樓的陣營中,有一個年輕人面帶狠厲的開口冷聲道“看來這群家伙,是打算給臉不要臉了,既然如此,我們也就別浪費時間了,趕緊動手吧。”

    “正有此意”

    邪月圣洞和夜冥圣土陣營中,也有兩個年輕強者紛紛點頭。

    本來,他們是想著,多羞辱在場的問道圣宮成員一番,然后再將他們徹底滅殺,可是,看到在場的問道圣宮成員,都已經被逼迫到窮途末路,隨時隨地都可能隕落的情況下,竟然還很沉穩,并不怎么慌張。

    不知為何,這讓他們心中隱隱有些不安,所以,著急著想要完成鏟除問道圣宮成員的計劃,免得夜長夢多。

    然而,就在他們話音還未落下的時候,一陣冷漠的聲音倏然響起

    “若兩位乃是位列涅槃圣榜前五的存在,瞧不起楚某也就罷了,可是你們兩個,連涅槃圣榜前二十都入不了的垃圾,竟然也敢瞧不起楚某”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