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戰陸慶

    “沒想到這周元竟然還暗藏了如此厲害的手段”

    五大聯盟處,赤云劍派掌教洪九院眉頭緊皺,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顯然是出乎了他們所有人的意料。

    他們事前可從未想過,那由萬祖大尊精心煉制的“符文光球”居然會失效!

    三山盟的歸源山主凝視著黑色鐵塔內那青玉戰臺上的情形,緩緩道:“雖說情況有變,但也不必驚慌,好在這道手段只是在周元的手中,而不是那秦蓮。”

    其余法域強者也是微微點頭,他們明白歸源山主的意思,如果這道手段落在秦蓮手中,那么他們這邊的確是沒有任何一位天陽境能夠抗衡,但換做周元么,那結果倒是未必了。

    畢竟周元只是天陽境初期,那十五億的源氣底蘊也是借助外物,怕是不算穩定。

    陸慶擁有著十六億的底蘊,那周元未必就能夠在他的手中討得多少的好處,一億源氣底蘊的差距,就算是在天陽境中,那也不算小了,而且就算周元的戰斗力超出意料,但只要陸慶不要敗,即便最終是平局,那一切也將會再度回歸計劃之中。

    “轟!”

    磅礴強悍的源氣如風暴般的自陸慶體內肆虐而出,帶來了驚人的壓迫感。

    那陸慶的源氣呈現金色,透著森森寒氣以及鋒銳,那是一種名為玄庚金氣的七品源氣,進攻霸道,殺傷力極強。

    “我倒是想要試試,你這大尊親傳,究竟有什么了不得的地方!”陸慶冷笑,悍然出手。

    咻!

    只見得浩瀚金色源氣席卷而出,下一瞬間,竟是化為億萬金色長矛,那些長矛宛如暴雨般的傾瀉而下,將周元的所有退路盡數的封鎖。

    那些金色長矛上,有鋒銳之光流轉,所過之處,虛空都是被撕裂了細微的痕跡。

    周元立于戰臺上,他仰頭望著那鋪天蓋地呼嘯而下的金色長矛,神色卻是古井無波。

    咚!

    他抬起腳掌,輕輕一跺。

    吼!

    白金色的源氣洪流猛然自周元天靈蓋沖天而起,隱隱間有著龍吟聲響徹,只見得那白金源氣洪流中,竟是有著一只巨大的白金龍爪伸出來,徑直對著漫天金色長矛迎上。

    那龍爪之上,白金色的龍鱗如鉆石般的璀璨奪目,宛如實質。

    叮叮叮!

    無數金色長矛刺在白金龍爪上,然而碰撞的瞬間,只見得金色長矛不斷的碎裂,化為漫天光點。

    短短數息的碰撞,那些金色長矛幾乎是摧枯拉朽般的被橫掃。

    “好強的源氣!”

    陸慶面色微微一變,雙方這第一次的對碰,完全是源氣的較量,可他明明源氣底蘊更強,但在這種硬碰下竟然沒有占據到半點的優勢,顯然,周元那白金源氣的品質,遠勝于他的玄庚金氣!

    按照他的猜測,恐怕這是八品源氣!

    “真是好命!”陸慶咬了咬牙,眼中滿是嫉妒,他已經是三山盟中天陽境中的翹楚,然而即便如此,所修煉的源氣也只是七品。

    “不過,八品源氣又如何?你我一億底蘊之間的差距,可沒那么容易被彌補!”

    陸慶雙手合攏,閃電般的結印,最后猛然一搓!

    “小圣術,金風蝕骨術!”

    只見得無數道金色狂風自陸慶掌心中呼嘯而出,那金風極為的凌厲,鋒銳,所過處,虛空被撕裂,那種破壞力極其的驚人,強悍。

    嗤嗤!

    金風刮過白金龍爪,只見得其上的白金龍鱗都是開始迅速的被消融。

    周元見狀,屈指一彈,龍爪便是化為白金色源氣倒卷而回。

    “天龍氣,天龍之吼!”

    浩瀚的白金源氣在周元的上空匯聚,其中隱隱的有著猙獰威武的龍頭

    浮現,只見得其龍嘴張開,下一刻,有震天動地的龍嘯音波爆發開來。

    實質般的龍吼音波直接與那金風碰撞,頓時虛空不斷的被撕裂。

    不過,肆虐的金風,卻是被阻擋了下來。

    周元對此,倒是頗感滿意,八品天龍氣,威能極強,即便是憑借著純粹的源氣力量,便是將對方的小圣術阻攔,可見非凡。

    嗡!

    不過就在此時,周元眼神忽的一凜,前方虛空猛的破碎開來,竟是有著一道金光暴射而出,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裹挾著無邊鋒銳,直接斬向周元。

    他凝神看去,只見那金光內,竟是一道金輪,金輪之上,布滿著鱗片,散發著凌厲之氣。

    那是一件頂尖的天源兵!

    周元手掌猛的一握,只見得無數雪白毫毛自血肉中涌出,迅速的在掌心中化為了一面雪白巨盾。

    鐺!

    金輪狠狠的斬在雪白毫毛巨盾上,頓時斬碎無數毫毛。

    不過,就當那雪白毫毛巨盾將要被洞穿時,白盾直接散開,化為無數道白色鎖鏈,將那金輪死死的纏繞,令得它沖出速度不斷的減緩。

    最終,當那金鱗輪距離周元面目尚還有寸許時,徹底凝滯。

    遠處,那陸慶見到金輪未能斬殺周元,眼中也是掠過一絲遺憾,手掌一招,金輪震動,直接是破空而回。

    周元雙目微瞇。

    他肩膀一抖,一對毫毛所化的羽翼自背后延伸而出。

    唰!

    羽翼扇動,周元的身影如鬼魅般的消失在了原地。

    而陸慶面色卻是猛的一變,身形暴退,帶出道道殘影。

    砰!

    他現在所立之地,只見得一柄雪白長槍裹挾著磅礴浩瀚的源氣轟下,將那青玉地面都是轟得龜裂開來。

    周元身形閃現而出,他手持毫毛長槍,直接是萬千槍芒點出,寒星點點,引得虛空破碎,將那陸慶籠罩。

    陸慶手掌一握,金鱗輪出現于手,輪影閃爍,同樣是裹挾著滔天源氣。

    鐺鐺鐺!

    槍影與輪影閃電般的碰撞,短短數十息間,碰撞了數百回合,一**驚人的源氣沖擊波不斷的擴散,引得虛空動蕩。

    這般交鋒,竟是不分上下。

    不過陸慶的面色有些陰沉,因為他的源氣底蘊明明比對方強盛了足足一億,但他卻并沒有取得任何的優勢,而且越是硬碰,他越是心驚,對方那白金色的源氣格外的玄妙霸道,每一次的源氣碰撞,都是有著細微的龍吟聲鉆進體內,直接是在神府內回響,引得整個神府都是有些震動,進而引得源氣微微失控。

    這周元,還真是難對付啊。

    但是

    陸慶眼中有著兇光閃現。

    “你以為我陸慶就是好惹的嗎?!”

    這一瞬,忽有璀璨金光自陸慶體內爆發而出,金光流動,只見得他的身軀猛的膨脹,短短數息,便是化為了一尊如黃金所鑄般的巨人,一股極端兇悍的氣息,爆發開來。

    “讓你試試我三山盟最強肉身!”

    “搬山金身!”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