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899章 一注千金無雙手

    韓天行瞪大了眼睛看著李乘風,低聲道:“師兄,你還會博戲呢?”

    “哈哈!”趙小寶非常狗腿的在一旁叉腰挺胸,得意洋洋的說道“少爺可是吃喝嫖賭抽,坑蒙拐騙偷,十毒俱全!天底下糟蹋人的事情就沒有他不會的!”

    韓天行冷汗涔涔:“這好像不是什么很光彩的事情吧!”

    兩人在一旁竊竊私語,李乘風一巴掌拍在趙小寶腦袋后面,瞪眼道:“居然敢編排你家小爺?你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么!”

    趙小寶連忙點頭哈腰,賠笑道:“不敢不敢,小寶這不是……幫少爺宣傳一下少爺以前的光輝事跡嘛!”

    李乘風怒目道:“這叫光輝事跡嘛?你給我解釋下,什么叫做吃喝嫖賭!!”

    此時的李乘風可已經完全不是還沒上山在市井街頭廝混的那個小混混了,他現在是名動天下的修行人,雖然說離大修行人還略有不足,卻也只差一門之隔,此時怒目呵斥,渾身煞氣威勢驟然勃發,一旁三名婢女立刻嚇的渾身瑟瑟發抖,連靠都不敢靠近李乘風了。

    趙小寶縮頭縮腦,怯怯道:“那……是吃喝嫖嫖?”

    這兩人平時打鬧慣了,韓天行一開始有點不適應,但習慣了以后知道兩人平日里喜歡斗嘴耍鬧,因此毫不擔心的在一旁看笑話,聽到這里,他忍不住抿住嘴,轉過臉去,一旁的婢女此時很尷尬,她們很想笑,可她們又不敢笑,只得腦袋壓得低低的,下巴幾乎戳進了抹胸香溝里面去。

    李乘風揪住趙小寶衣領,怒道:“吃喝嫖嫖?你他娘的看來是真的欠收拾了!居然敢這樣編排你家少爺!嗯?!你給老子說清楚,什么叫做吃喝嫖嫖?你家少爺就是吃喝嫖嫖嗎?老子……非得吃喝嗎?就不能只是嫖嫖嗎?”

    “噗嗤……”韓天行終究還是沒忍住,一口噴了出來,他轉過身,劇烈咳嗽起來。

    三名婢女也都以絹掩面,半側著身,笑得花枝亂顫。

    貴賓閣里面的兩名貴客也都面容古怪,要笑不笑,卻一個拼命捏著拳頭,低頭不語,肩膀亂顫,一個卻是連忙端茶喝水,可喝下去一口便咳了出來,險些咳得茶葉泡都從鼻孔里面飛出來,一旁的婢女連忙忍著笑為他撫胸拍背。

    李乘風和趙小寶說說笑笑,很快一名身著華服的中年男子快步而來,這人狼目鷹鼻,目光銳利得嚇人,在他身后,還有三名高矮不一,胖瘦不同的男女跟在后面,這三人,一人高瘦,雙手大如蒲扇,一人矮胖,雙手白如潔玉,一人卻是貌美女子,相貌極其妖冶,唇下一顆美人痣風情萬種,雖然是料峭春寒,可她卻只穿著一件華裳,身上有一半肌膚幾乎都露在外面,尤其是胸前一條深邃不見底的溝壑立刻便吸引了趙小寶和韓天行這兩個初哥的目光。

    李乘風知道,這四人身懷異象,望之不俗,定然皆是賭場頂尖高手,他笑吟吟的說道:“就你們四個?”

    這四人不曾說話,在外面便傳來一陣哈哈大笑聲。

    “李爵爺好興致呀!果然今晚就來捧場了!”趙烈先哈哈大笑著大步而來,在他懷中依偎著一名極為美貌的女子,皮膚極白,氣質脫俗,她笑吟吟的打量著李乘風,在隨著趙烈先進屋后,她便上前盈盈一禮,柔聲道:“茜茜見過李爵爺。”

    李乘風上下打量著她,道:“莫非是行首上官茜,上官大家?”

    神京八大行首,虞美人為古琴行首,排行第一,而這上官茜便是古簫的行首,排行第四。

    上官茜淺淺笑著說道:“當不起,不敢在李爵爺面前稱為大家。”

    李乘風笑道:“這如何當不起?在我等粗鄙俗人跟前,你都不是大家,難不成他們是么?”李乘風撇了撇嘴,示意一旁垂手低眉的幾名賭場高手。

    這幾人站在趙烈先身后,仿佛奴婢小廝,毫不起眼,一身銳氣和光芒盡皆收藏。

    上官茜掩嘴笑道:“能被虞姐姐贊不絕口的男子,怎么會是粗鄙俗人?李爵爺可就別客氣了。”

    趙烈先哈哈笑道:“看你們兩個談得甚為投機,茜茜,那你便去好好陪著李爵爺吧。”

    上官茜也不跟趙烈先客氣,她笑著來到李乘風旁邊,在李乘風旁邊陪著的婢女立刻自慚形穢的低下頭退了下去,李乘風是風流場上的常客,他毫不客氣,一把摟住了上官茜,湊到她跟前秀發耳畔處嗅了一下,笑道:“原來姐姐用的是百雀香呀,這胭脂可有點傷皮膚,里面砒霜放得可太多啦!以姐姐這膚質,用萬紫堂的云上雪應該更合適。”

    上官茜驚訝的看著李乘風,掩嘴道:“李爵爺還懂女孩子家的涂脂抹粉?”

    李乘風笑吟吟的說道:“沒啥別的才能,就只有鼻子特別好使。”

    上官茜笑著打蛇隨棍上的說道:“沒想到李爵爺倒是花場風流客,那回頭可要跟李爵爺好好交流交流。”

    趙烈先笑吟吟的說道:“李爵爺今晚準備玩些什么?”

    李乘風哈哈一笑,道:“什么都可以,只要大……就行!”

    說著,李乘風盯著那名女莊家,似笑非笑。

    這女莊家挺了挺胸,笑吟吟的看著李乘風,眼波流轉,媚眼如絲,便是李乘風這種從小在花叢中浪蕩慣了的人都忍不住心頭一跳。

    趙烈先也哈哈一笑,道:“本王這里,也沒啥花樣,沒啥特長,就一個優點,那就是:大!!”

    說罷,他一把拉過一旁一名身材婀娜的婢女,用力捏了捏她的胸脯,接著說道:“老黃,去陪李爵爺玩玩!”

    這最先進來的中年莊家老黃垂手上前,微微一笑,道:“李爵爺想玩什么?骰子么?”

    李乘風點了點頭,:“先拿骰子練練手也不錯!”

    莊家老黃又道:“那咱們怎么玩?”

    李乘風笑道:“那就最簡單的玩法,太復雜了我怕你玩不過我。”

    這莊家老黃也不生氣,只是微微一笑,道:“那六顆骰子,比大小?”

    李乘風哈哈一笑,道:“好呀!咱們就先比大!”

    老黃微笑道:“好,一切盡聽李爵爺吩咐!咱們一注多少?”

    李乘風撇了撇嘴,道:“一開始就先賭小一點吧,一注一千兩。”

    他剛說完,一旁的上官茜立刻側目,驚訝的看著李乘風。

    她身為八大行首之一,自然不是沒見過錢的人,可是在賭場之中,一注一千兩,這卻是嚇死人的事情,因為賭場之中下注可往往不是只一注一注的下,一千兩一注這樣的規模,一晚上可以將一個百萬之家輸的一干二凈!

    趙烈先也有些詫異,道:“李爵爺,咱丑話可說在前面,玩歸玩,一會褲子若是都輸光了,本王可是不管你的呀!哈哈!”

    李乘風也哈哈一笑,道:“有勞王爺費心了!在下呀有個外號,叫做賭場無敵無雙手!”

    趙烈先哈哈笑道:“巧了,咱家老黃也有個外號,叫做千手不敗!今晚你們兩個好好玩玩!”

    他們兩人笑吟吟的說著話,看起來像是一對老朋友,可實際上依偎在李乘風懷中的上官茜卻能感覺到這兩個男人之間暗流涌動,殺氣騰騰。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