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811 界主令和三座戰斗堡壘

    莊綠旖回到昆侖仙島,“我在炎洲見到了我爹。只是我爹也沒有辦法,他是妖月宗的長老,不能出手。”

    王紫陽對此似乎有所預料。

    雖然沒有得到金烏散仙的援手,但是金烏散仙露了面。他的存在,本身就是蘇府眾圣最后的后盾。

    哪怕此戰敗北,金烏散仙也一定會出手,保住眾人的性命。否則,他沒有必要在此時顯露自己的存在。

    只是,對此戰獲勝,并無多少幫助。

    “盡力吧。”

    王紫陽頗為無奈,他這個“蘇府軍師”,此時也束手無策。

    火鳳或許有辦法,但這只能蘇塵出面去說。

    蛟敖面色沉重,來到昆侖仙宮的一座閉關室。

    室內,鯤圣躺在一座寒冰石床上,腦門正中一個血窟窿,面色青紫,依然在沉睡。

    玄武盤膝而坐,雙掌打出一道氤氳的白色光芒,落在鯤圣的額頭。

    他正在給鯤圣療傷。

    玄武擁有強大的恢復之力。他的治愈法術的效果,堪比六階療傷神丹。

    它每一次施法,都讓鯤圣的傷,變好了幾分,面色由青紫,變得更紅潤了一些。

    “父皇”

    玄武有些疲倦,看了蛟敖一眼。

    “它情況如何”

    蛟敖道。

    女兒蛟嬌和女婿白卜合體之后,每次他跟玄武講話,都是怪怪的感覺。

    玄武道一側臉像蛟嬌,一側臉像白卜。

    他也不知道自己這到底是在跟女兒講話,還是跟女婿講話。

    所以他很少跟玄武講話。

    “鯤圣服了大量高階靈藥,再加上我的治愈法術,恢復的很快。估計還有半個月,就能蘇醒過來。”

    玄武道。

    鯤圣額頭的傷口太大,上百里長的傷口,尋常的療傷藥根本起不了多少作用。

    蘇塵幾乎耗盡了靈山小界內成噸成噸的五階“肉白骨”、“滋養性命”的靈藥,才令鯤圣好轉過來。

    再加上玄武的治療法術,短短半個月恢復過來,簡直是一個奇跡。

    “哎,就怕緩不濟急,再過兩日便是界戰,鯤圣一時半會也無法參戰,此戰結果難料”

    蛟敖面色擔憂。

    它久經沙場,對眼下的局面看得清楚。

    上古妖界百圣的實力太強了,都是蠻荒古鱷

    手下的老將,上下一心。

    而十洲仙境真正的主力只有蘇府十余圣,其余各洲圣尊都是烏合之眾,一群散兵游勇,坐山觀望之輩。

    打順風戰,他們肯定會出力。

    一旦陷入逆風戰斗,戰斗殘酷。那可就不好說了,這群烏合之眾不投降,不扯后腿已經是燒高香了。

    有鯤圣在,十洲仙境的勝算至少有三四成。

    沒有鯤圣參加戰斗,勝算不足一成,想要贏下此戰的幾率很低。

    這是他們來到十洲仙境以來,最殘酷的一戰,不知有多少圣尊要陣亡。

    “大戰之時千萬小心,定要保住性命。你們玄武之身防御力強,恢復力也強,但也抵不住幾十名圣尊的圍攻,撐不住就撤退,前往別被圍住。”

    蛟敖絮絮叨叨說道。

    玄武看著蛟敖,心中復雜,第一次感覺蛟敖好像老了一些。

    他她沉默一會兒,“父皇,我沒事,圣尊能殺我的太少了。再不濟也有一枚彼岸果替身。你自己要小心些。”

    相比起來,蛟敖遠比他更容易在戰場上陣亡。

    蛟敖呵呵一笑,一拍額頭,“父皇糊涂了,忘了有這東西。不過,此物太少,還是得省著點用。死了一次就沒了,以后就更危險”

    蘇塵和夜梟神尊勘察

    了三島,便返回昆侖仙宮,找到火鳳。

    “夜宵神尊勘驗了三島,島上的大部分上古陣法依然完好。但不知這些陣法是何用途你可知道如何操縱這些陣法”

    蘇塵直接詢問火鳳。

    此戰,若是丟了十洲仙境,便只能四處流浪。火鳳身為圣尊之一,也該出一點力。

    “此三島陣法的控制樞紐,就在界主的寶座之下”

    火鳳點了點頭。

    到了這個分上,她只能忍痛拿出一些底牌來了。

    她在這次涅槃之前,便藏了許多寶貝,以備不時之需。

    其中一樣小寶貝,跟這十洲仙境關系甚大。

    蘇塵有些奇怪,自己在這界主寶座上坐了多日,也沒發現任何異樣。

    火鳳手一翻,纖秀的掌中多出一塊“十洲仙境界主令”,按在界主神座上正中的符文上。

    一陣耀眼的光芒之后。

    卻見界主神座緩緩啟動,打開一條狹小筆直的地下通道。

    這

    火鳳手里居然有這東西

    她剛出生的時候可沒有這東西。肯定是事先藏在某個地方,被她取出來的。

    蘇塵錯愕。

    身為火鳳的主人,蘇塵頭一次感覺到火鳳就像一個偷偷藏了無數寶藏的小丫鬟比主人還更富裕。

    “諾,主人,這是界主令有這東西,你才算是十洲仙境真正的界主。十洲仙境很多禁地、界器,需要這枚界主令才能進出。”

    她將界主令丟給蘇塵,走在前面,似乎輕車熟路,對這里頗為熟悉。

    “你以前來過”

    蘇塵接過界主令,好奇的問道。

    但他很快懊惱,這話問的有點傻。界主令都在她手里,她多半是來過。

    這枚界主令,也不知是她搶來的,還是

    “嗯,萬年前,十洲仙境的界主名喚姬琨,他好像是你們中土大陸飛升的圣尊。對了,他也有一只鯤。”

    火鳳看了蘇塵一眼,嬉笑道。

    很少人知道鯤圣和蘇塵之間的關系,知道鯤圣厲害無比,也不會過多去遐想。

    她隱約猜到幾分。

    鯤圣應該是蘇塵的靈寵,而且忠心度極高蘇塵這個人族圣尊的實力,遠非表面這么簡單。

    “姬琨”

    蘇塵默然。

    萬年前,北溟皇朝的開國皇帝姬琨,和鯤一起飛升十洲仙境。

    “當年我還是六劫散仙,妖月宗的宗主。他鞍前馬后效力,是我的小迷弟之一不過他天賦太一般了,比他的靈寵鯤差遠了可惜那只鯤,后來不知所蹤。自從這界主令被我取走之后,歷代界主都再也無法驅動這界器。”

    火鳳笑道。

    片刻之后,他們抵達昆侖仙宮深處。

    地底宮殿,石壁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陣法符文。

    這里是整座島嶼的陣法控制中樞,沉寂了上萬年,到處都覆蓋著塵埃。

    “我只知道,昆侖仙島,蓬萊丘,方丈仙島。乃是三件鎮界守護之器,戰斗堡壘。每座島都有這么一個控制中樞,需要非常龐大的靈石才能啟動。你準備了靈石嗎”

    火鳳道。

    蘇塵點頭,“靈石很快就會送來。既然它們是一界的戰斗堡壘,那就啟動,試一試吧”

    次日。

    畢方帶著眾多修士和幾十艘戰船,全速飛行,抵達了昆侖仙島。

    這些千丈巨船上,滿載著幾百億塊靈石,幾乎搬空了玄洲大陸的靈石庫存。

    “將所有的靈石,安置在三島的陣法內,準備啟動三島”

    蘇塵下令。

    在昆侖仙宮的上千名元嬰修士忙碌起來,將靈石遍布昆侖、方丈和蓬萊丘,三座

    仙島的陣法內凹槽內。

    每一名元嬰修士或者金丹修士,坐鎮一座小陣法,隨時更換靈氣耗盡的靈石。

    數以萬計的陣法,彼此相連,形成籠罩島嶼的龐大陣法。

    三島都留有一座陣法小門,可供進出。

    “啟動”

    三座島嶼上,一座一座陣法光芒亮起,如夜空中的繁星閃耀。

    沉寂了數千年的龐大陣法,終于被啟動。

    這些陣法釋放出一塊一塊防御光罩,彼此連接,形成覆蓋上千里的巨大防御罩。

    “轟隆隆”

    大海上一陣劇烈的顫動,隨著波濤海嘯,三座千里仙島,從海中拔地而起,漸漸飛上天空。

    這三座島嶼,全都覆蓋了一層極為堅固的光罩防護。猶如三面金光閃閃的盾牌,極為雄偉和壯觀。

    除開防御光罩不說,這三座島嶼通體都是幽黑的高階玄鐵礦山,至少五六階的品級。就算光罩破了,三島也是堅不可摧。化神圣尊的圣器,也砍不動它們。

    蘇塵、火鳳、阿奴、王紫陽等眾圣來到島外,看著,不由驚嘆。

    三座千里巨島,猶如三座堅固的空中堡壘。

    “不知防御力如何”

    王紫陽道。

    “讓戰艦炮轟一下”

    蘇塵道。

    幾十艘戰艦齊轟。

    轟、轟

    卻見,三島光罩上泛起一點點輕微的波瀾,幾乎沒有多大的影響。

    “不錯,防御力非常強悍”

    王紫陽震撼。

    “幾百億的靈石,估計只能維持月余。傳令各洲洲主,抓緊調運一批靈石過來。有這三座島嶼,我們至少可以堅持半年以上。”

    蘇塵將這些事情,分給眾圣們去執行。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