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四百五十七章 廢墟祭壇

    時至下午,一縷金陽若小賊般從密集的烏云縫隙中透過來,轉眼即逝。

    張揚抬頭看著這一幕,若有所思。

    自那日起他帶隊遠離春歸城已經足足四十二天了,期間并未遇到太多攻擊,甚至想找一只魔頭都很難。

    不過這是不正常的,那死去的天神一定還會再來,這世界原本就是它的后花園,其中所有布置都爛熟于心,就算如今這些布置已經毀壞了十之八九,但只要還能啟動其中的一兩成,那么不但青峰子要頭疼,張揚更要頭疼。

    所以青峰子嘗試著去控制馴服那頭野豬魔人,而張揚則是帶著隊伍滿世界的晃蕩,沒有任何目標,但任何可疑的地方都是他的目標。

    “大人,我們在一條大裂谷之下又發現了一座廢墟。”

    一名毀滅者隊長來到張揚身邊匯報道,他們就是最佳的探子,張揚的隊伍每天只走五百里,但這些毀滅者隊長每天卻要將方圓三千里內的角落都探查干凈。

    所以每天都會發現一些廢墟,這都是災難之前的城市,或者仙門,張揚也一一查探過,除了收獲一些資源,并沒有他想要的結果。

    “走,去看看!”

    話音未落,張揚背上劍器自動出鞘,劍光舞動,瞬息十數里,就算這不是標準的御劍,但以他如今精妙的控劍手段,也不是不能御劍飛行的。

    片刻,五百多里外,一條橫跨南北,東西寬度數百里,南北不知盡頭的大裂谷就出現在張揚視野中。

    “唔,這是半神造成的,一擊三千里,什么護派大陣在這樣的攻擊下也難以幸免,不過此地的法則殘留痕跡比較淡,所以可以確定,此戰是發生在數百年前,也就是外界妖魔剛剛入侵這個世界的時候。”

    短短片刻,張揚就已經掌握了此地的大部分有用信息,畢竟主體當年的見識那也是蠻廣闊的。

    心念微動,劍化流光,他便落在這大裂谷之中,這里差不多距離地面有一萬米深,到處都是一種奇異的石化面。

    這東西是半神攻擊后留下的,被法則強化封印,無比堅固,又光滑無比,站在上面,就能看到很多似是而非的影像在里面哀嚎哭泣,這是被一同封印進來的冤魂,若是真魂強度不夠,只看一眼就會瘋掉。

    至此,張揚終于有了些興趣,在半神的攻擊下還能保存部分廢墟的建筑,多半就符合他要找的目標。

    “傳令,所有人向此處集結。”

    張揚下達命令,此時他卻忽有所感,抬頭看向了高空,就見在那烏云密布之中,突然沖出了數千血羽鳥人,但目標不是張揚和他的隊伍,而是正前方那處宏大的廢墟,因為那廢墟中間居然還存在著一個完好的建筑,也是唯一完好的建筑,那是一處祭壇,用某種奇特材質修建起來的。

    這數千血羽鳥人一頭栽下去,就全部撞死在那祭壇上,瞬間,無數光影化神作書吧符咒,詭異的力量無所不在,那祭壇正中,一頭幽冥骨龍被召喚了出來。

    張揚忽然笑了,不是因為看到了老熟人,而是他想到了這場戰爭的局勢。

    云楚子是前任天神,這個世界的主人,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所以可以號令天宮中那些血羽鳥人掌握大勢。

    青峰子占據有春歸城,等于是有著基地,同樣可以不慌不忙。

    唯有他一無所有,只能四處搜索尋找機會。

    但現在,云楚子居然這么慌張的把這頭傷勢還未痊愈的幽冥骨龍給召喚出來,足以說明他很急迫,并且在謀劃著什么重要的計劃,而在這個計劃中,這座藏匿于大裂谷之中的廢墟祭壇,肯定是不可替代的。

    “我們不急,就在此地列陣扎營,且看看我這位便宜師兄到底在謀劃什么?”

    張揚思索片刻,終是沒有選擇正面進攻,盡管他現在已經有至少七成的把握能擊殺這頭幽冥骨龍。

    原因就是他的身體強度已經達到金丹境,已經可以承受他的真魂釋放更強威力的劍陣,就如同他之前身體強度還不到a+,但仍然能打出s級以上的傷害一樣,他的真魂是無比強大的。

    配合完整版的劍魂之印,劍心之印,已經能夠和這頭幽冥骨龍正面抗衡,換句話說,他可以拖住這骨龍,其余人盡情輸出就是。

    不過,張揚不打算就這么快暴露自己的底牌,而且,他不怕拖延時間,畢竟他還有一個友軍,春歸城的發展會越來越快,待到青峰子搞定那頭野豬魔人,他一定會殺上天宮,那里可是云楚子的老巢。

    在這種情況下,真正著急的,是云楚子而不是他張揚。

    能用這種方式牽制住云楚子的一部分力量,并僵持在這里,暫時來看是值得的。

    不出所料,張揚沒有主動進攻廢墟祭壇,那幽冥骨龍就沒有從廢墟祭壇離開的意思,雙方就這么互相大眼瞪小眼僵持起來。

    這么說也不對。

    因為張揚這邊是極其忙碌的。

    采礦,淬煉,筑城,修行,立碑,一副要在這里硬耗下去的樣子。

    迄今為止,那四名轉世劍修已經成功的淬煉出五百斤玄鐵,再由張揚為他們各自筑劍一口,

    有了劍器的劍修,就像是老虎終于有了牙齒,不但戰斗力成倍翻升,還可以布置更多更復雜的劍陣。

    而劍陣,對于摧毀攻克固定目標,比如某些建筑是有著更好的加成的。

    沒錯,就是這么明目張膽,張揚打算用遠程劍陣襲擾,有本事你讓那頭骨龍飛過來打我啊!

    第三天的時候,那座祭壇四周騰起了大量的灰色霧氣,同時還帶有一種腥冷的氣息,這完全不屬于這個世界,可張揚卻熟悉無比。

    “深淵魔族?奪舍云楚子的那個天神是深淵魔族?”

    他立刻知道這座祭壇能給這個世界帶來什么了,那就是,數之不盡魔族大軍!

    因為每個天神都不是孤家寡人,都有自己的出身文明,張揚雖然自詡孤魂野鬼,但如果他真的成就天神,并在第四序列站穩腳跟,他一樣會去地球移民的。

    “轟隆隆!”

    巨大的聲音響起,大地中間裂開了一條縫隙,如同一只巨眼,最深處是熊熊火焰與巖漿,以及密密麻麻的魔族軍團。

    “嗷!”

    那頭幽冥骨龍也在此刻飛起,吼聲中充滿了不屑與玩弄,真是愚蠢的人類。

    “就在此地,給我們自己殺出一個未來!”

    張揚并沒有驚恐,他只是激動的抽出戰爭大旗,插在地上,聲音里都是熱血與雷霆,這樣的一戰,同樣也是他無比渴求的啊!

    眼瞅著那骨龍在高空盤旋,卻并不參戰的樣子,張揚壓抑住心頭的戰意,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把戰爭大旗的千騎掠陣任務給完成了呀。

    此時隨著魔族軍團沖出地面,整個世界很快就被這些魔族軍團給填滿,然后從四面八方山崩海嘯般涌來,這般威勢,常規的力量再強都沒有什么神作書吧用,因為敵人太多。

    但是,當這些魔族士兵即將靠近的時候,一道道載著山河日月,磅礴真意的山河日月蕩魔碑憑空出現,化神作書吧一座座巍峨數百丈高的石碑。

    是的,這山河日月蕩魔碑并非必須刻畫在石碑上,只需存續于虛空,隨時可以觸發。

    一時間,哪怕魔族軍團鋪天蓋地,卻也被硬生生攔截住至少一半數量。

    這種山河日月蕩魔碑一旦形成,猶如山河日月,防御性極高,輕易打不破。

    “轟!”

    “轟!”

    “轟!”

    “轟!”

    四道劍陣也在隨后被開啟,都是布置在山河日月蕩魔碑附近,那些無法被攔截的魔族士兵一踏入劍陣,就被立刻絞殺成齏粉。

    可惜張揚手下只有四個轉世劍修,所以這四個劍陣只能運行三成威力,甚至若魔族士兵太多,還得放過去。

    但就算這樣,戰爭大旗上的擊殺進度都達到了每秒500+,這還不算那些實力不夠任務標準的魔族士兵。

    在闖過這兩道關卡之后的魔族士兵,立刻就迎來了它們最后的末日,十七名沉默者,十六名毀滅者同時出手,如今他們都再次更換了武器裝備,雖說品質不太好,但無一不是傻大黑粗類型的。

    比如沉默者手中重達兩千斤的巨盾,八百斤的巨斧,毀滅者手中三千斤的狼牙棒,就算不是玄鐵品質,但砸上去也是死傷一大片。

    偶爾有漏網之魚,才會被十名禁法騎士干掉。

    至于張揚和那十四名毀滅者隊長,前者是在盯著天空中那頭幽冥骨龍,后者則是在盯著魔族軍團里可能出現的高手,一旦發現,即刻滅殺。

    “三萬了,只需要再過三分鐘,我這任務可就完成了,你下不下來?不然可就沒機會了。”

    張揚對周圍的一切完全不管,如同實質的靈魂領域遙遙鎖定那幽冥骨龍,口中蘊著古魔語:震懾,左手捏著完整版劍魂之印,右手捏著完整版劍心之印,背后劍器嗡鳴,只要那幽冥骨龍敢落下一千米高度,他就敢像青峰子那樣瞬間重創它,而且,他的靈魂領域會張開大網,絕對不給它再次逃逸的機會。

    “嗷!”

    那骨龍忽然有些煩躁,因為它并不想沖下去,但召喚它的力量在不斷催促。

    魔族軍團每一刻都在承受可怕的傷亡,雖然魔族士兵悍不畏死,但沒道理費了這么大的力氣召喚來就給人送上門砍瓜切菜罷!這可是它的信仰之中僅剩下的一支魔族文明,這是關系到它能否復活的關鍵,原本是要計劃在這附近休養生息繁衍的,哪能就這么簡單的死在這里?

    “嗷!”

    幽冥骨龍再次盤旋一圈,開始向下俯沖而去,因為烏云中仿佛有一雙威嚴的眼睛在怒斥它,它不得不屈服。

    不過,縱然如此,它還是下意識的把目標選定為那些山河日月蕩魔碑,只要一擊,也只要一擊,那個偉大的不可說的存在已經死了,它只要再完成這次召喚就能抹去身上的天神印記,然后就會自由了。

    而那些人族螻蟻,明明身上都烙印著同樣的天神印記,為什么卻可以無視天神的威嚴?

    無數的念頭閃過,緊跟著,一種剜心鑿骨般的危機感突然降臨,死亡的陰影隨即籠罩下來,就好像——

    那頭骨龍已經無法回憶這一幕了,當它俯沖到一千米的時候,張揚毫不猶豫的就送上了自己全部的底牌。

    “古魔語:震懾!”

    “劍魂之印!”

    “劍心之印!”

    “鏗!”

    劍器出鞘,草莽龍蛇劍陣!

    靈域封鎖!

    一口氣五大手段齊出,根本不容那骨龍反抗躲避,尤其它的真魂強度才20%,距離張揚這個百分百的真魂差得太遠,所以它甚至都無法感知張揚身上的殺氣。

    一秒,就塵埃落定。

    但是絢爛的過程在此刻才如回光掠影般重現。

    整個戰場,甚至周圍幾百里的范圍都被劍魂印,劍心印的爆發給照射得如同白晝,天空中的烏云都被刺穿了幾千幾萬個窟窿。

    一陣狂風卷過,天上出現的不是藍天,太陽,而是一座黑沉沉的,范圍不知道有多大的天宮!就掛在數十萬米高空。

    但張揚此刻根本沒心思察看,他一擊重創那骨龍,因為對方是被召喚過來的性質,所以立刻就要消失,但直接被他的靈域給攔截住,如今正如一條大魚在里面瘋狂的折騰。

    “絞殺!”

    張揚沒有半點留手,幾秒后,一顆白色的骨珠落入他手,可幾乎是在同時,他也彎下腰,七竅流血,渾身抽搐,仿佛骨頭都碎掉了一樣。

    這卻是他以金丹境的身體強度,同時釋放完整的劍魂印,劍心印的后患。

    可是,這仍舊很值。

    在張揚躺在地上咳血的時候,戰爭大旗的千騎掠陣任務終于完成了,在幽冥骨龍死亡的那一刻,魔族軍團開始潮水般的撤退,但一個幽冥骨龍,就給增加了5萬點任務進度。

    “把我抬起來,追,追進去!”

    張揚這一刻仍舊還清醒,他知道他這一戰的收獲有多大,也知道后果有多嚴重,他的傷勢一時半刻好不了,而云楚子畢竟是這個世界的老大,他又沒有青峰子那樣的大腿,所以不趁此機會殺入魔族的文明腹地,順便茍個通透,還更待何時?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