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六卷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暗流涌動

    月近藤家中。

    月近藤昨晚工作到凌晨,醒來時已經是十點多,從樓上下來便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老者。

    “義父!”月近藤忙上前,“得手了嗎?”

    老者緩緩道:“沒有得手。”

    “唔?”月近藤一怔,“是么,義父也對付不了那個小子?”他心中覺得不可思議,義父可以說是東櫻最強的人了,竟然也對付不了那個小子么?

    老者搖頭:“并非對付不了,而是太多顧忌,沒法動。”

    “顧忌?”月近藤皺眉,“我知道他是凌家繼承者,可之前不是您說的……”  “不錯,我說的,不動他局面也僵持難下。但是,我并不知道他所擁有的影響力。”老者沉聲道,“除他個人之外,他的幾個女朋友皆是頂尖世家之人,牽一發而動全身

    。殺他,后果不堪設想,我們只會面臨更難的形勢。”

    “但是,不殺他……”月近藤憂慮。

    “無礙,也無法阻礙我們的計劃了。”老者露出一絲笑容。

    “嗯?”

    “我已重傷他,后天的比賽,他既算登臺,也不可能勝過隼。”

    ……

    同樣的時間點,川木明義在一家神秘酒店接待三個男人。

    川木明義笑容深深,看著前方三人。三人中有一人著裝尤為奇怪,是一身白大褂,好似從醫院里出來的醫生。另外兩人,一個是壯漢,一個是外國臉龐。

    “三位,早上好。”川木明義淡笑。

    身著白大褂的男人淡淡道:“川木先生,廢話我們就不多說了,說吧,邀我們見面做什么?”

    川木明義親自給三人斟茶,平靜道:“計劃之前我已經說過幾遍,但是略微有些變化,邀三位過來就是說說其中不同之處。”

    “嗯。”外國臉龐的男人似笑非笑,“除此之外還有其他事情吧?”

    川木明義哈哈一笑:“瞞不過‘蒼’先生,的確。”

    “時間沒變,還是一周后,地點也是那個地方,但是邀請的方式有變……”

    ……

    凌飛這一整天都在房間里靜養,神樂琉璃呆了一上午后和玉木彌生鈴木奈一同離去,只剩下顏如玉和秦妙心在此。  外面的事情全都處理完畢,神樂琉璃應該是利用關系和這里的人交涉清楚,不會影響到凌飛,并且,這溫泉旅館要暫停營業幾天。暫停的原因自然是為了讓凌飛更好

    的休養,神樂琉璃也算是夠費心的了。

    雖然生病,還有兩位佳人作伴,凌飛的日子倒也過得挺悠哉。  一晃,一天過去了。凌飛這一天腦子里都在想,如何對川木家動手。川木家的局勢他大抵了解,卻也只是了解個大抵。內里情況并不明白,現在既然打算要摧毀川木

    家,他就必須得了解詳情才成。

    第二天,凌飛已經能從床上起來,他的恢復速度已經算快得驚人了。起來后凌飛立即給阿九撥去電話……

    “咦,少爺!”阿九喚道。

    “傷怎么樣了?”

    “快復原了。”阿九道,“少爺需要我們嗎?我們可以現在過來。”

    “不必,你們先靜養。”凌飛道,“叫葉瞻宸幫我查些東西。”

    “唔?什么東西?”

    “東櫻,川木家!我要他所有的情況資料,具體是現在的所有情報!”凌飛道。

    “明白。”  掛斷電話,凌飛開始修煉歸一決中的歸元之法。力求最快速的恢復身體,至少明天要有三成實力,才能贏過對方。不管怎么說,九條凜的比武招親凌飛是一定要贏下

    ,和神樂琉璃的合作沒有半點關系,純粹是為了九條凜!  歸元之法對于恢復身體有很強的功效,在飛機失事之時,和莫雨凝在山洞中凌飛就是靠著歸元之法強行恢復了一些身體力量,才有能力面對那群殺手,否則必死無疑

    。  顏如玉和秦妙心昨晚都是在別的房間睡的,清晨秦妙心就醒了,她一向睡得早起得早。秦妙心身為醫者最懂得養生之道,并且,凌飛還受傷呢,她心里有事更加睡不

    好,早早就醒來去凌飛的房間。

    沒成想一開門就看到擺著獨特姿勢在鍛煉,歸元之法有些類似五禽戲、太極,有著自己的一套招法。一些動作難免怪異,凌飛訓練起來好似在做高難度動作一般。

    “你在干什么!”秦妙心忍不住喊道,“笨蛋,你受傷了啊!”

    凌飛立住身形, 對秦妙心笑道:“不用擔心,沒事的,這是類似于五禽戲的招法,有助于身體。修煉它,才能讓我的身體更快恢復,明天才能去比賽。”

    秦妙心目光幽幽:“非去不可嗎?”秦妙心昨晚和顏如玉聊天,知道了凌飛要比武招親的事,凌飛如此奮不顧身就是因為九條凜,她心里有些不舒服。

    “非去不可。”凌飛點頭。雖然在一個女孩面前說另一個女孩的事情不妙,尤其是喜歡你的女孩。但是,凌飛不想欺騙秦妙心,這件事本來就是如此。

    秦妙心輕輕嘆氣:“好吧,你要去誰攔得住你。不過,明天如果沒有達到差不多的效果,一定不能去!”  “我知道。”凌飛頷首。既然決戰之人是月近藤的人,肯定會想殺了自己。擂臺上殺人和暗殺不同,死了就死了,凌家找不到太多由頭去針對月近藤。所以,明天若是

    自己實力不濟,那死了也就白死了。

    “手伸出來,我先給你把把脈。”秦妙心道。

    “不用了,我自己把過。”凌飛道。  秦妙心微微嘟嘴,伸出柔荑主動抓過凌飛手,另只手搭在脈搏之上。切了一會兒脈,秦妙心心中微異,凌飛的恢復速度是真的好驚人,著身體到底是什么構造,為什

    么復原速度那么快!以前就有感覺了,五云山的時候也是這樣,恢復速度比常人快了太多太多。

    “好多了吧。”凌飛淡笑。

    “為什么你的恢復速度那么快,不像是正常人。”秦妙心放下凌飛的手。  凌飛沉吟,其實,他也不知道。歸一決雖然說神奇,卻也不至于到這種程度。有時候他也好奇,有可能是個人體質吧?還是說,自己太低估歸一決的神奇了?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