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2章 突兀的變故

    "那你還想怎樣?"

    陳烈沉聲問道,臉上露出一絲不悅。

    畢竟這是他掌控的場子,自己最具實力的手下狼哥已經被廢了。

    如果葉川再出手傷人,那就是踩他的臉了!

    然而葉川根本不管這些,他的原則就是,有恩報恩有仇報仇!

    "呂云澤。剛才你說要我一條腿?"

    葉川并未回答陳烈,而是扭頭,冰冷的眸光猛地盯著人群后面的呂云澤。

    "我??"

    呂云澤嚇得結結巴巴。渾身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葉川那冰冷的目光,颶風般撲面而來的氣勢,讓四周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壓抑的氣氛。讓呂云澤和魏勝東等紈绔惡少,瞬間有種窒息的感覺。

    "不!"

    "川哥,葉少,我錯了,求你饒過我!我愿意出三百萬了結此事。"

    呂云澤怕了,臉色驚恐的求饒。

    葉川這個煞神,當作陳烈的面連狼哥都敢廢,讓呂云澤意識到自己的處境非常非常危險,他甚至感到雙腿有些發軟。

    所以他第一時間求饒,寧愿花三百萬保下自己的腿,等過了今晚,再讓葉川付出慘重的代價。

    三百萬,他相信足夠讓葉川這種窮逼動心。

    但回答他的,是葉川兇猛的腳步聲!

    砰!

    砰!

    砰!

    葉川懶得廢話,直接踏步上前。

    每走一步,地面就顫抖一下,呂云澤的臉色就慘白一分。

    "陳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看著葉川逼過來。

    極度極度的驚恐,讓呂云澤瘋狂的抓著陳烈的胳膊,搖晃!

    他已經受不了這種恐懼,狼哥那只血淋淋的斷手就在眼前。他嚇得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陳烈雙目如刀的逼視著葉川。

    但葉川依舊踏步上前,用行動回答陳烈,絲毫不給他面子。

    "對不起,我救不了你!"

    陳烈聲音低沉,飽含著無盡的怒火,但他知道自己絕不能出手。

    這句話,讓呂云澤徹底絕望,如墜冰窟。

    "不不!"

    "我爸呂萬方是匯豪地產的董事長,身價百億。屬于天海市十大富豪之一,手下有無數賣命的武者,我大伯還是副州長,手握重權,如果你敢打斷我的腿,他們絕對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最后關頭。呂云澤瘋狂的嘶吼,抬出家族背景,試圖嚇退葉川。

    砰!

    砰!

    砰!

    但回答他的,依舊是葉川恐怖的腳步聲,距離呂云澤只有三米了。

    "不要過來??"

    呂云澤本能的爆退,渾身都在哆嗦,如同面對血海修羅一般,已經嚇得心神俱顫。

    他想逃跑,但背后就是墻壁,他撞在墻壁上,已經退無可退。

    "三百萬!十大富豪!副州長!"

    "在我眼里就是個屁!得罪了我,再多的錢也救不了你!"

    葉川突兀的開口,右手猛地揮出,直接抓住呂云澤的脖子,將他整個人提起來摁在墻上。

    呂云澤渾身冒著冷汗,張大嘴巴,喉嚨卻再也發不出任何聲音,只有無盡的震怖!

    半個小時前,他是何等的囂張。

    但現在,他從未有這么害怕過!

    "今早上教訓你的時候,我就警告過你,不要在我面前裝逼!"

    "但你不聽,所以我必須給你一個永生難忘的教訓!"

    葉川森寒的聲音,讓整個空氣都驟然冷樂零下十度。

    他另外一只手,猛地抓住呂云澤的一條腿!

    嘭!

    就在這時,地下室合金鋼打造的大門之外,傳來一聲震天動地的爆響。

    跟著,如萬馬奔騰般的腳步聲,急促而沉重的狂沖進來。

    再跟著,就是砸碎玻璃的聲音。摧毀一切的聲音,一股狂暴的氣息如同戰車般洶涌而來。

    然后是六十七個賭場的保安和武者,都被橫推一般的推倒在地。三三十個穿著特別作戰服的武衛,荷槍實彈、孔武有力,如潮水般沖了進來!

    "接到舉報。這里有恐怖分子,全場封鎖!"

    "反恐行動,所有人都別動!"

    "抱頭蹲下,膽敢反抗者,直接格殺!"

    伴隨著幾聲巨大的震吼,又是幾個粗獷狂猛的作戰服武衛沖了進來。

    這一下,全場驚恐、驚悚、驚懼!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珠,無比震撼的回頭看著這種從未出現過的陣勢。

    就連陳烈都還沒有反應過,全部都被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腦袋!

    反恐作戰大隊!

    大家的腦袋一片空白!

    這種摧枯拉朽般的力量。怎么會來到這里?

    但沒有人敢說一句話!

    所有人都無比恐懼的抱頭蹲下。

    四周武衛那種冰冷的死亡的氣息,連陳烈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只有真正經歷過生死和鮮血的大兵才會歷練出來。

    陳若雪、姬洛仙、蘇斐也滿臉驚駭的蹲了下去。

    "我們這里沒有恐怖分子。你們到底是什么人?"

    驚滯的氣氛中,玫瑰姐斗膽問了一句,她自恃海龍門的勢力在這里,覺得應該沒什么問題。

    而且突如其來的什么反恐作戰大隊,實在是太過于詭異,她很懷疑。

    但!

    嘭!

    為首的一個壯漢,足足兩米高,渾身如山般魁梧,雙臂上的肌肉爆炸般鼓起。

    他抬起一腳,猛地踹在玫瑰姐的肚子上。

    玫瑰姐被踹倒在地,差點吐血,渾身顫抖的蹲在地上,再也不敢鬧出半句。

    "所有人都閉嘴!"

    "誰他娘的再敢動一下,老子崩了他的腦袋!"

    這個壯漢發出粗獷的聲音,浩蕩恐怖的殺氣席卷全場,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這家伙是真的要殺人!

    陳烈都感到后背一冷,也趕緊蹲了下去,四周鴉雀無聲!

    陳烈蹲下后,整個廣闊的地下賭場,只剩下葉川還抓著呂云澤的脖子站在墻邊,十分的顯眼!

    唰!

    三四十個武衛的目光,下一秒齊刷刷的盯著葉川,跟著,數十條沖鋒槍也對準了葉川。

    "還真有恐怖分子啊!"

    "你他娘的放開人質,蹲下!難道沒聽到老子的命令嗎?"

    陡然間,壯漢震喝一聲,難以形容的威壓直逼葉川。

    葉川回頭,猛地皺眉,冰冷的眼眸對峙著那個壯漢。

    令人震驚的是,葉川并未蹲下,甚至連扼住呂云澤脖子的手都沒有松一下。

    "你是龍金鵬,并不是什么反恐大隊,而是龍淵神劍大隊副隊長!駐守在天海。"

    葉川此話一出,全場卷起颶風般的震撼。

    龍淵神劍大隊乃是神州大國僅僅有的六大神劍大隊之一,是大國最恐怖的利劍之一,比什么反恐特戰隊強悍了不知道多少倍。

    就算是整個天海市的最高層,也沒有任何權利調動。

    但現在,這支最恐怖的神劍大隊卻來了!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