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50章 巧遇戰狼小妹

    "給我一個理由?"

    看著女人,葉川聲音冰冷的問道,凌厲的眼神逼視著女人的雙眸。

    女人明顯一顫,臉上帶著一絲驚恐,道:"我是南蘇老山村來的,為了活著,我不得不在帝王KTV當服務生。"

    "但被馬三炮那幾個混蛋盯上了我的姿色,今晚被他們強行灌了?粉。就算我報了警,但等我出來,他們依舊不會放過我。求恩人帶我離開天海?"

    女人說得很是懇切,甚至眼淚汪汪。

    "哦。"

    葉川聞言。略微沉思了一下,然后似笑非笑的看著女人漂亮的容顏,道。

    "你的意思,是想讓我的把你送回老山村?"

    "不!只要離開天海就行。我不想再回老山村。"

    出乎意外的,女人擺了擺手。

    "為什么?"

    葉川皺了皺眉。

    "因為??家鄉已經沒有我的親人了,他們都不在了。"

    突然,女人哽咽起來,死死的咬著紅唇,臉上是無盡的悲痛。

    葉川楞了一下,看得出來,女人的悲痛是真切的。

    "抱歉,讓你傷心了,但我沒法帶你離開,你可以自己坐車走,如果你缺錢,我可以給你一萬元。"

    葉川很冷漠的說道,他不是救世主,能給一萬塊,已經是仁至義盡。

    聞言。

    女人神色黯然,眼里露出巨大的失望,有些木然的道:"對不起,我不該勉強你,車費我還有,我只是擔心遭遇他們的報復,謝謝你。"

    說著,女人邁著沉重的腳步,滿臉都是對整個世界的絕望,緩緩的向前走去。

    唰!

    走了幾步,一張泛黃的照片,突然從女人衣服里掉落下來。

    葉川掃了一眼,瞳孔猛地一縮。快步走過去,撿起照片一看,駭然是一個穿著軍裝的青年。

    "戰狼!"

    葉川內心猛地一震,難以置信的看著照片上熟悉的臉孔。

    "站住!"

    突然間,葉川猛喝一聲,大踏步走上前去,將照片伸到女人面前,厲聲道:"這張照片為什么會在你身上?"

    女人看到照片,神色猛地激動,一伸手就朝照片搶來。

    "他是我哥,這是他唯一留給我的照片,我當然要時刻收在身上。把照片還給我。"

    一抓落空,女人瘋了似的撲上來。

    "你說什么!"

    "他是你哥,那你叫什么名字?快告訴我!"

    陡然間,葉川臉孔猙獰,雙手猛地抓住女人的香肩,如同一頭兇獸般盯著女人。

    "我??我叫徐歆。"

    女人被葉川恐怖的表情嚇得嬌軀一顫,下意識的喊了出來。

    "徐歆!徐浪!"

    葉川輕輕念著這兩個名字,突然一陣恍惚。深深的陷入回憶之中。

    戰狼,就是徐浪的外號,也是葉川最親密的戰友。

    可惜,三年前,戰狼在東南亞執行一次任務的時候,犧牲了!

    因為戰狼家里父母早逝,跟妹妹徐歆相依為命,組織上便將撫恤金交給了徐歆。

    沒想到,葉川卻在這樣的情況下碰見了徐歆。

    真是太巧合了!

    "你是誰?你為什么知道我哥的名字?"

    徐歆驚愕的問道,抬頭看著葉川,美眸里滿是驚疑和緊張。

    "我是你哥的戰友,我叫葉川。"

    葉川恢復了平靜,將照片遞給徐歆,臉上出現極其難道的一絲溫柔。

    "你就是川哥!那個叫做什么昆侖的葉川!"

    徐歆美眸陡然睜大,俏臉興奮的大叫起來。

    徐浪活著的時候,在電話里,不止一次的提起葉川葉昆侖,是徐浪最崇拜的偶像,所以徐歆對葉川的名字印象深刻。

    "是的,我就是葉川!"

    "如果你相信我,從此以后我就是你哥,你跟著我,我保你一生平安!"

    葉川認真的說道。

    在那個神秘組織里,戰狼是他最好的兄弟和戰友,現在遇到戰狼的親妹徐歆,葉川自然要照顧她。

    徐歆楞了一下。

    "謝謝川哥??我愿意。"

    徐歆突然哭泣起來,自從哥哥犧牲之后,三年來她受盡了艱苦困厄,孤獨流離。

    此刻遇到葉川,饒是她再堅強,也忍不住哽咽流淚,如同看到親人一般,猛地撲進葉川懷里。

    "別哭了,小歆,哥從此以后,再也不會讓你受到任何傷害和委屈。"

    葉川輕輕摟著徐歆,拍著徐歆的肩膀。

    觸景生情。

    他不由得想起自己的身世,一個私生子,曾經跟徐歆是何等相似,孤獨無助。但又必須堅強的活下去。

    嗚嗡??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刺破長空的警報聲。

    幾輛警車在夜里閃爍著紅燈,呼嘯而來。

    "治安大隊來了,我們先離開這里再說。"

    說著。葉川抱起徐歆,一手摟著她的小腰,一手抱著她的大腿,直接騰空而起。

    剎那間。徐歆感到騰云駕霧一般。

    她緊張又驚撼的死死抱著葉川。

    只見葉川如電影中的武林高手一般,每一次跳躍都飛出去二十幾米,然后化作一道殘影,十來秒就遠遠的離開了北郊拆遷村。

    感受著葉川溫暖的胸膛。

    徐歆突然俏臉一紅,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在她身體四周蔓延,她好想永遠躺在葉川的懷里。

    ??

    就在葉川離開不久。

    冷艷冰被幾個警察叫醒了過來。

    發現葉川和那個女孩都不見了,冷艷冰氣得咬牙切齒。

    "混蛋!竟敢打暈姑奶奶!"

    "就算有龍金鵬保護你,總有一天等我掌握了你犯罪的證據,我一定要將你繩之以法!"

    冷艷冰狠狠的握著粉拳,感覺氣得奶疼??

    而此刻,差不多十二點了。

    萬方別墅里面,呂萬方一家三口一直未睡。他在等好消息。

    但眼看就要到十二點了,對方依舊沒有任何動靜,不由得,他內心不安。

    他已經吩咐下去。只要葉川被帶過來,手下的兩個保鏢就會打斷葉川的雙手,然后把葉川拖到自己面前。

    但現在鬼影都沒有見過。

    "爸,都快十二點了,葉川那個雜碎怎么還沒被抓過來?"

    躺在床上,打著石膏的呂云澤滿眼都是怨毒的問道,他心情迫切,恨不得立刻將葉川碎尸萬段。

    "是呀,老公,不會是又出了意外吧?"

    貴婦也問道,臉色同樣陰沉。

    "按道理,這次絕對不會出錯!我再打個電話問問。"

    呂萬方掏出了手機。

    "你告訴二爺,一個不行那就兩個,兩個不行就派四個,無論如何,今晚我都要看到那個畜生血淋淋的跪在我兒子面前!"

    貴婦低吼著,滿臉都是恨意。

    呂萬方皺了皺眉,很快撥通了江北二爺的電話。

    "二爺,這都十二點了,人到底什么時候帶過來?"

    感受到呂萬方的憤怒,江北二爺臉色尷尬。

    他信誓旦旦的保證,但現在連屁的消息都沒有,黃泉河神的電話根本就沒有人接,這讓江北二爺也感到了不安。

    極度的不安。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