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54章 丟盡顏面

    "小子,注意你說話的語氣!"

    "不論你武力有多么恐怖,敢在我們天海來撒野,你的下場一定會很悲慘!"

    龐海榮厲聲說道。

    "哦!這么說來,你也想跟呂云澤一樣,被打斷一條腿了?"

    葉川玩味的笑了起來。

    這話一出,龐海榮頓時臉色一怒。

    "小子,你果真很猖狂!看在你身邊美女的面子上。我今日不跟你計較。"

    "但四季酒店不是你這種垃圾能來的地方,向魏勝東道個歉,然后滾蛋,要不然??"

    龐少憤怒而高傲的說道。神態無比霸道,甚至帶著一絲威脅。

    但葉川沒有絲毫畏懼。

    "不然你要怎么樣呢?"

    相反,葉川更加挑釁的笑了起來,看到龐海榮眼神有著對徐歆的貪婪。他笑容里就多了一絲冷意。

    轟的一下!

    這句話如同一道驚雷。

    所有人都涌了上來,完全沒有想到葉川居然敢當眾挑釁,而且從他的臉色看來,絲毫不懼。

    龐海榮的臉色變得極度難堪。

    余少臉色陰沉的走了上來,他的臉色也很不好看,區區一個窮逼,也敢挑釁他們這群公子哥,簡直實在找死!

    "小子,我勸你識趣者為俊杰,馬上道歉,我們可以不追究你的無禮!"

    余慶元終于開口了,看似紳士風度,實則也是鋒芒畢露。

    "哦,又來一個想被打斷腿的傻逼!"

    葉川再次笑了起來,眼神鄙夷的掃過這群公子哥。

    所有人臉色大怒,無不對葉川怒目圓瞪。

    余少和龐少也是臉色一沉,陰沉的幾如殺人。

    "呵呵,小雜碎,你狂,最好再狂一點,等你將余少和龐少徹底得罪死,你就離死不遠了!"

    這一刻,魏勝東內心瘋狂的冷笑。

    他很興奮,只要余少和龐少真的出手,他就恨不得即刻將葉川的腦袋踩在地上,內心就有種報復的快澸!

    "小雜碎!"

    "你真的惹怒我了,我要讓你知道什么叫顫抖!保安,去把你們酒店的雷虎叫來。我要他打斷這小雜碎的一條腿,給他永生難忘的教訓!"

    在余少的示意下。

    龐少終于怒吼起來,滿臉都是猙獰,轉身對著保安頭目命令道。

    "這??龐少,您稍等。"

    保安頭目見狀,猶豫了一下,也不敢得罪這群惡少二世祖,趕緊撥打電話。

    而提到雷虎的名字,四周的客人頓時臉色一變。

    雷虎乃是四季酒店的鎮店高手,化境巔峰強者,在整個天海市都赫赫有名。

    最重要的是雷虎是從兵營出來的,曾經是龍淵神劍大隊的一員。退伍后安排在了酒店工作,所以沒有人敢在四季酒店鬧事。

    "龐海榮,你要打斷誰的一條腿呢?"

    突然,就在這時候,酒店門口響起一陣喧鬧。

    伴隨著一個冰冷的女聲,一個亭亭玉立的女孩,氣度超然的走了出來,她的身邊跟著一個威武的保鏢。

    看到這個女孩。所有人全都駭然一怔,莫不敢言。

    但所有人都眼神精亮,敬畏又愛慕的看著女孩,因為這女孩實在是太漂亮了。

    而且氣質清冷如月,一襲白裙如白衣仙女下凡一般,美到了極致!

    歐陽清月!

    龐海榮抬頭,看到女孩的瞬間,臉色頓時一陣畏懼,內心涌起這個無比尊貴的名字。

    就連余少也是臉色一震,看向歐陽清月,神色變得有些凝重。

    顯然,歐陽清月此刻出現,有些反常。

    "歐陽小姐,抱歉,這垃圾有些不長眼,我警告他沒有資格就不要進四季酒店,可他還狂妄的??"

    龐海榮急忙賠笑,慢慢的解釋。

    但突兀的,歐陽清月臉色猛地一沉,無比惱怒的直接打斷他的話。

    "龐海榮,你說誰是垃圾呢?葉川是我請來的客人,你竟敢說他是垃圾?"

    歐陽清月忍不住的嬌怒,邁開美腿,踏前一步,頂尖貴族的那種威壓頓時撲面而來。

    龐海榮嚇得直接退了三步,震恐的看著歐陽清月。

    轟!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珠,如遭雷擊般的愣住了。

    包括余少,都臉色驚駭,難以置信的看著葉川,這個普通的小子,竟然是歐陽清月請來的貴客,簡直是驚悚!

    "怎么可能?"

    這一刻,原本得意的魏勝東臉色劇變。

    陳若雪因為英雄救美,主動愛上葉川這個鄉巴佬,已經是驚天大新聞。

    可現在,連歐陽清月都請葉川來四季酒店吃飯,而且對葉川還十分敬重,這讓魏勝東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到底是什么原因?

    "對??對不起,歐陽小姐。我說錯話了。"

    "如果我知道他是你的客人,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打擾,抱歉。"

    龐海榮額頭上直冒冷汗。趕緊道歉,臉色慘白的說道。

    "哼!"

    "希望你好自為之!"

    歐陽清月冷哼一聲,再也不看龐海榮一眼,親自走下來。換了一副甜美的笑容,朝葉川溫柔的道。

    "葉川,沒想到發生這些不愉快的事情,都是我的錯,快請吧。"

    說著,歐陽清月朝葉川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我靠!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呆滯了、驚悚了!

    從未向任何男人笑過的歐陽清月,竟然向一個鄉巴佬如此恭敬,還笑得如此艷麗動人!

    這一群惡少頓時僵立當場。

    "等等。"

    突兀的,一直臉色陰沉的余少走了上來,傲立在歐陽清月面前,道:"清月。畢竟我們都是同一個圈子里的人,為了這么一個下里巴人,你一點面子都不給龐海榮,未免太過了吧?"

    聞言。所有人都看著余少和歐陽清月。

    顯然,別人畏懼歐陽清月,但余慶元并不害怕。

    "余慶元,我跟你并不是一個圈子的人,所以你不配喊我清月,喊我歐陽小姐!"

    "其次,在我眼里,葉川比你們這些垃圾高貴一百倍,滾過去,不要耽擱我的客人。"

    歐陽清月冷笑一聲,毫不客氣的說道。

    "你??"

    余少頓時臉色漲紅,眼里怒火熊熊,他感到今日丟盡了顏面。

    但在歐陽清月面前,他還真的不敢放肆,只得狠狠的吞下這口惡氣。

    剎那間,龐少和所有紈绔都一副活見鬼的表情。

    之前的時候,他們將葉川當作垃圾。

    而此刻,他們被歐陽清月親口說成垃圾。

    這種截然的反差,如同一個個無聲的巴掌,狠狠的打在他們的臉上,讓他們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一個個如同吃了一只蒼蠅般難受。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