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我說美女,你對我真的有這么好奇?難道你是愛上我了?"

    葉川看著冷艷冰白皙完美的臉蛋,答非所問。

    "愛你個頭!"

    "趕緊回答我?你父母是誰?你是哪個家族的人?"

    冷艷冰連珠炮式的質問,連龍金鵬都不敢動手的人,她知道葉川來頭必定很大。

    但正因為如此,她做夢都想抓住葉川這個殺人犯,這樣她才感到很有挑戰性。

    "要我回答你也行,不過有個條件。就看你愿不愿意了?"

    葉川忽的一笑,嘴角浮起邪魅的笑容。

    "什么條件?"

    冷艷冰蹙眉,預感沒什么好話,但依舊忍不住問道。

    "很簡單。答應做我的女朋友,如果你今晚愿意陪我,完事之后我就告訴你。"

    葉川一本正經的說道,像在表白求婚一般。

    "混蛋!"

    "你他嗎去死!"

    冷艷冰氣得嬌軀狂顫。再也忍不住的爆了粗口,不顧一切的抬起美退,猛地一個大劈腿,狂暴的劈向葉川的胸膛。

    "美女警花,你好好考慮一下,過幾天再答復我,再見。"

    葉川嘿嘿一笑,身形一晃,幾乎瞬間就沖出了保安室,大步流星的走了。

    只剩下冷艷冰氣得咬牙切齒。

    "混蛋!"

    "等我挖出你的黑歷史,我一定要讓你痛不欲生!"

    冷艷冰猛地一跺腳,氣呼呼的走出校園,她感到自己有些沖動了。

    但展開了所有偵查技能,都查不到關于葉川犯罪的絲毫證據,讓她不得不沖動。

    "那小子牛逼啊!連冷美人都敢打主意。"

    "屁!"

    "你看不到冷美人臉都紅了,我猜冷美人說不定真有陪他的意思。"

    看著冷艷冰扭腰擺臀的背影,幾個保安狠狠的吞了吞口水。

    而葉川走進教室,發現整個教室鬧哄哄的,陳若雪和冉雪峰正爭論的面紅耳赤。

    "冉雪峰,能不能不要鬧了?"

    陳若雪憤怒的道。

    "憑什么是我鬧?珠寶展的名額十個,憑什么由你們來定,而不是公平競爭?而且你們占了四個名額也算了,今天還要把徐歆的名額加上去!"

    "徐歆一個山村女,出生卑賤,她有何資格參加珠寶展?"

    冉雪峰怒吼,鄙夷的眼神掃了一眼徐歆。

    "就是,一個垃圾般的女人,去參加珠寶展。真是可笑。"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東西,跟我們這些高貴的人在一起,配嗎?"

    "讓她滾出去!"

    剎那間,十幾個天海富家子弟,都紛紛指責,語言惡毒的指向徐歆。

    徐歆坐在課桌上,一言不發,但臉色慘白如紙。

    此時此刻,她的尊嚴遭到了最惡毒的踐踏,眼里淚水盈眶,但她硬是忍住沒有掉一滴眼淚。

    "冉雪峰,你太過分了!"

    "人人生而平等。不要以為你有個好爹,就可以這么侮辱他人!"

    陳若雪氣得不行,一邊指責冉雪峰,一邊走過去抱著徐歆的胳膊,用這種方式安慰徐歆。

    "陳若雪,我就過分了你能怎么樣呢?一個賤人??"

    冉雪峰趾高氣揚的冷笑著。

    但下一秒,他一抬頭,看到葉川那張殺人般的臉。余下的話硬生生的吞回肚子。

    "徐歆是我的妹妹,她去參加珠寶展是我的意思,如果再讓我聽到你對她有任何侮辱的話,你就永遠都不用再說話了!你最好記住我的警告!"

    葉川聲音冰冷,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如果這里不是教室,他已經一巴掌搧掉冉雪峰的滿口門牙!

    聞言。

    冉雪峰下意識的渾身一顫,背后冷汗直流,再也不敢說一句話,臉色難堪的坐回自己的位置。

    全場死寂。

    剛才那些叫囂的家伙,也都莫不敢言。

    呂云澤被打斷雙腿的下場,依舊歷歷在目,他們根本不敢招惹葉川這個煞神。

    "小歆,沒事的,任何地方都有一些人渣,以后遇到這種情況,直接告訴我。"

    葉川走過去,輕輕的攬著徐歆的肩頭,眼里含著殺氣。

    "我沒事,川哥,這些都是小事,你千萬不要因為我招惹他們。"

    徐歆輕輕說道,擠出一個笑容。

    她昨天親眼看見葉川打斷熊浩忠的雙腿,雖然最后因為歐陽如海化解了一切,但她依舊感到深深的恐懼。

    經歷了三年的艱難,徐歆已經深深的領悟這個社會的可怕。

    那些有錢有勢的人,完全可以為所欲為,要踩死一個人如同踩死螻蟻一般。

    "我說過,我要保護你!"

    "相信我,沒有人可以踐踏你的尊嚴!小歆,你不要擔心,有些人渣只有踩斷他的骨頭,他才會懂得什么叫尊重!"

    葉川霸氣的說道,回頭冷冷的盯了一眼冉雪峰。

    冉雪峰急忙低頭,只感到如墜冰窟,但他眸子里,多了一道怨毒。

    叮!

    就在這時,冉雪峰發現微信上來了一條信息,駭然是余少發來的。

    "小峰,最近陳若雪怎么樣?"

    冉雪峰眼睛一亮,想到余慶元是天海頂級紈绔之一。頓時興奮起來。

    "余少,本來我幫你看著雪姐的,不讓任何男人染指,但這個學期來了個葉川。那個混蛋竟然博得了雪姐的青睞,最近他們走得很近,而且聽說那小子還會跟雪姐和歐陽清月同居,因為葉川做了歐陽清月的保鏢。"

    冉雪峰的消息還算準確。他相信只要把情況說明,余少必然會大怒。

    果然。

    "我知道那個葉川,竟敢跟陳若雪住在一起,他簡直在找死!"

    看著這個信息,冉雪峰陰冷的笑了笑:"余少,你今天要過來嗎?"

    "我今天不得空,后天有個珠寶展,我要準備一下,等過幾天再來。"

    余少發來信息。

    "余少,雪姐也要去參加珠寶展,那個葉川也要去。"

    冉雪峰趕緊說道。

    "好!那就等在珠寶展上,看我怎么教訓那個小雜碎!"

    余少字里行間透著怒氣。昨天葉川讓他丟盡顏面,他一直在想著報復。

    沒想到機會這么快就來了。

    "余少,聽說葉川現在是歐陽清月的保鏢,而且昨晚呂家父子也聽說被人暗殺了。"

    冉雪峰有些驚駭的說道。試探一下余少的反應。

    "一個保鏢而已,只要歐陽清月不在現場,他翻不起什么大浪。"

    "呂家父子應該是得罪了歐陽如海,才導致了覆滅,一個大學生,最多是有恩于陳前雄,給他一百個膽子,也不敢暗殺呂萬方,這事你就放心吧,我一定要讓那小雜碎付出慘重的代價!"

    看到這一行消息,冉雪峰終于定下心來。

    他抬頭,陰冷的看了一眼葉川,感覺葉川這次死定了!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