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90章 笑面虎盛大師

    順著潘雨濱的目光,盛騰也看向了葉川和陳若雪,目光微微一冷。

    但盛騰并沒有絲毫憤怒,依舊微笑著,似乎壓根不計較軒轅女王打自己女人的那一巴掌!

    而是,他笑著問道宋珧:"兄弟,怎么回事呢?是誰敢惹你不高興了?"

    "一個不長眼的小雜碎!仗著是歐陽家族的保鏢,就敢威脅我!"

    宋珧毫不客氣的指著葉川。滿臉都是惡毒的恨意。

    如果說之前宋珧還對葉川有所忌憚,但這一刻,有盛大師站在他身后,他再也不把葉川放在眼里。

    順著宋珧的手指。盛騰看向了葉川,看到葉川淡定自若,盛騰那雙深不可測的眼眸里,也閃過一絲異色。

    從潘雨濱嘴里。得罪葉川這個人物,盛騰并不瞧在眼里。

    但此刻親眼所見,葉川那份異于常人的平靜和霸氣,讓盛騰也感到一股神秘和未知的危險。

    而且葉川跟盛騰四目相對,也微微皺眉。

    說實話,他很震驚,盛騰以區區三十歲的年紀,居然一只腳踏入了先天境界!

    雖然還沒有完全突破,但已經只差臨門一腳,實力遠超半步先天強者!

    "哦!"

    出乎意外的是,盛騰并沒有立即替宋珧出頭,而是似笑非笑的看著葉川,道:"歐陽家族的保鏢,肯定要牛逼一些!不要生氣了,兄弟,何必著急呢,走吧,先去參加酒會再說,我們好好敘敘舊!"

    說罷,盛騰哈哈一笑,再也沒看葉川一眼,攬著宋珧的肩膀,一行人大步走了進去。

    他的這個動作,讓眾人一愣。

    誰也沒想到盛騰居然沒有憤怒,居然就這么放過了葉川,這不符合盛大師的兇名啊?

    沒有答案。

    潘雨濱卻是嬌艷欲滴的唇角冷冷一笑,她知道,一旦盛騰表現出玩味的笑容。那邊是對方要倒大霉了!

    何況自己是盛騰的女人,因為葉川被軒轅女王打了一巴掌,這個仇恨,盛騰一定會報!

    只有葉川笑了。

    盛騰眼里的那一抹殺意,怎么可能逃過他的眼睛?

    而作為地下黑拳場的主宰,盛騰絕不會光明正大的動手,這個人很危險!

    "葉川,這個人是個危險分子,笑面虎,你要小心。"

    歐陽清月輕聲的提醒,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不知不覺的。她很擔心葉川的安危。

    "沒事,一個盛大師我還能對付。"

    葉川輕描淡寫的笑了笑,一行人也走進酒會。

    珠寶酒會無比豪華,在大飯店三樓的大宴會廳,每一個到來的都是大人物,有商界精英、各界大佬、還有性感美艷的名媛貴婦。

    除了最多的女士之外,更多的是全國各地的珠寶商。

    在穿著低V晚禮服侍女的帶領下,葉川一行人到了酒會。

    豪華的酒會上。人山人海,高大上的環境透露出上層社會高貴的品味。

    一支國家級的演奏隊彈奏著絲竹之音,美妙空靈的音樂點綴氣氛,令人陶醉。

    而四周都是珠光寶氣的展覽,是十幾個大珠寶行的最新款式,全場都顯得雍容華貴。

    像葉川和徐歆這樣的下里巴人走在這里,頓時有種不入調的感覺。

    這種盛宴,只屬于上流社會的特權,一般人根本無法想象。

    似乎是為了照顧徐歆的感受,陳若雪、歐陽清月和姬洛仙都沒去酒會中間,而是大家坐在了一個角落,安靜的品嘗著香檳和咖啡。

    徐嬋也坐在歐陽清月旁邊,但她的那雙美眸,早已羨慕的滴出水來。

    此刻,她恨不得自己變身成那些名媛貴婦,被豪門大少摟在懷里,是多么的風光和高貴!

    而許多單身青年,朝三大校花這邊看了看,一個個都露出狂熱的目光,似乎想要征服其中之一。

    但想到自身還不夠資格成為歐陽家的女婿,他們除了敬畏,根本不敢唐突出擊。

    很快,葉川便發現余慶元也來了。

    余慶元冷冷的盯了一眼葉川,便直接加入了宋珧和盛騰的圈子。

    幾杯酒下去,余慶元就開口了:"宋少,盛少,葉川不過是歐陽清月的一條狗,竟敢跟我們作對,至今龐海榮還躺在醫院,可能要永遠癱瘓了!這是對我們天海公子圈的侮辱。"

    "慶元說的不錯,不給這小子深刻的教訓,真他娘的沒臉混了!"

    宋珧也惱怒不已,想到葉川剛才一只腳踢飛自己的女人,至今都感到丟臉。

    盛騰笑而不語,目光中卻閃爍著森寒的鋒芒。

    "宋少,盛少,最可恨的是那個陳若雪,在直播中裝處,卻委身于一個賤民,我拿不下她倒沒什么。"

    "但宋少何等地位顯赫。宋家更是天海城一百年來的金融豪門,陳若雪那個婊子竟敢拒絕你,我咽不下這口氣啊,五千萬算是我給兩個哥哥的辛苦費。一會兒請務必打斷那小子的雙腿!"

    余慶元陰狠的說道,果斷的轉賬五千萬到了盛騰的支付寶里。

    輸了一個億,余慶元能動用的資金幾乎沒有了,這五千萬完全是借的。但只要想到能把葉川打成一條死狗,他內心就充滿了快意!

    "他娘的,今天真是憋屈死了!"

    "要是知道那小雜碎在這里,我就該把林老喊來,一巴掌將他拍死!"

    宋珧氣呼呼的說道,眼里滿是殺意。

    余慶元的話擊中了他的內傷,陳若雪那雪白的皮膚,魔鬼般的身材,加上妖嬈的氣質,讓宋珧這幾年做夢都想玩一玩,但苦于陳前雄的兇名,他不敢亂來。

    "兩個兄弟。稍安勿躁,喊林老來,那是殺雞用了宰牛刀!"

    終于,盛騰開口了。呷了一口酒,聲音緩慢而陰冷的道:"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人,以為攀上陳若雪和歐陽清月就無法無天了,我要殺死他,就如殺死一條狗般容易,又何必生氣呢!"

    "這五千萬我收了,兄弟們,你們就等著看好戲吧!"

    盛騰說罷,臉上浮起玩味的笑容,有著一貫的掌控天下般的氣勢。

    而對于葉川的恨意,盛騰內心比余慶元和宋珧更甚,一來自己好不容易培養出來的拳王吳大彪被葉川打廢,讓他損失上億,二來自己的女人海濱女王今天遭受侮辱,也必須要讓葉川付出慘重的代價!

    "哎呀,那不是最美大明星慕容菲嗎?"

    突然,酒會上有人發出一聲驚呼,整個酒會頓時傳來一陣喧囂。

    聞言,陳若雪猛地長身而起,如激動的小女生一般,雙眼放光的看過去。

    果然看到眾人簇擁之中,一個容顏驚艷、氣場華貴的大美女正款款而來,每一步都有著國際大明星的氣質,郝然是慕容菲!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