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07章 雄爺的擔憂

    陳烈百口莫辯,此刻只能求死!

    他雙眼直視著陳前雄震怒的虎目,沒有絲毫躲閃,視死如歸一般。

    "好了,你起來吧!"

    "從三歲我都收養你,我知道你不是那種恩將仇報的人,放心吧,我退位之后,天海龍頭這把交椅是你的。"

    陳前雄忽的招了招手,恐怖的威壓減少了許多。而是語重心長的說了這么一句。

    哦?

    陳烈猛地一怔,沒想到陳前雄當作葉川的面說出這樣的話,他看了一眼葉川。

    發現葉川面無表情,似乎對龍頭之位毫不在意,他搞不懂陳前雄是何心意。急忙不動聲色的道:"謝父親信任,我一定不忘初心,牢記您的教誨,讓海龍集團越來越強盛。"

    陳烈沒有拒絕,因為一旦拒絕。反而會引起陳前雄的警惕。

    "父親,此次暗殺,對手幾欲把我們置于死地,我愿意親自去調查,將幕后主謀抓出來,替若雪妹妹報仇,給予他們沉重的打擊!"

    跟著,陳烈急忙表態。

    "調查結果已經出來了,你自己看看吧。"

    陳前雄沒有任何表情,不怒自威的指了指桌子上的一疊資料。

    陳烈上前,拿起那些資料看了一眼,頓時驚怒。

    "王浪那個混蛋,竟敢背叛海龍門,勾結江門二爺,也是罪有應得!"

    陳烈怒喝一聲,忽的挺直身軀,滿臉殺氣的道:"父親,江門二爺一直都想進軍長三角,企圖滅了我們,這件事請交給我,我必以牙還牙,送一份超級大禮給江門二爺!"

    陳烈請戰,眼里迸濺著恨意和寒意。

    他知道,自己必須請戰,才能劃清跟江門二爺的界限,才能消除陳前雄心中的懷疑。

    "我原本打算讓小斌去做的,既然你主動請纓,那你就去辦吧,記住了,一定要辦得漂亮!"

    陳前雄聲音猛地提高,威勢如虎,殺氣籠罩整個辦公室,令人渾身發寒。

    "是,父親!"

    陳烈心頭一震,抱拳一禮。恭敬的退了出去。

    退出房門之后,陳烈才發現自己背上已經驚出一身冷汗。

    他低下頭,急匆匆的走進電梯,沒有人發現,他眼里猛地爆射出怨毒的光芒。

    "葉先生,讓你見笑了。"

    等陳烈走后,陳前雄站起來,微微一笑的道,看似他很輕松,但他心里的憂慮卻更沉重了。

    "雄爺客氣了,這是你的家事,我原本不該參與。"

    "但既然若雪和我在一起了,我還是想說一句,你這種恩威震懾,恐怕沒有真正的作用。"

    葉川認真的說道。

    他已經看出陳前雄和義子陳烈之間的微妙變化。顯然,陳烈的野心很大,很有可能出現弒父上位的情況。

    "我何嘗不明白,做我們這一行的,一入江湖便很難善終,但我只有若雪一個女兒,我想她平安。"

    陳前雄輕輕一聲嘆息。

    沒等葉川開口,他又繼續道:"這么多年,我待陳烈如親生兒子,但愿一切都不會發生。而且也不能發生,否則我們整個天海的黑夜都要變天了!"

    沉默。

    沒有人說話,葉川也不得不認同陳前雄的話,此刻海龍門內部絕不能發生任何內亂。

    陳若雪也沒有說話,作為地下大佬的女兒,她從小都清楚這個血腥江湖的險惡,只是心頭充滿了擔憂。

    "大哥,要不讓我監視陳烈吧?"

    半響,陳小斌開口,作為海龍門的二當家和軍師,很多事情他比陳前雄看得更清楚,也意識到了極度的危機。

    "不用了!"

    "他即便有那個心,也沒有那個實力,在我還沒死之前,他斷然不敢動手!"

    陳前雄擺了擺手,氣勢爆棚,此刻散發出一個地下大佬絕對的威壓。

    陳小斌沒有再開口。

    陳若雪好奇的問道:"爸,到底是誰要殺我和葉川?"

    "小姐,是江門二爺,他買通了王浪,讓王浪跟殺手冰狼接頭,做出嫁禍給陳烈的假象,企圖讓我們內亂,放心吧,江門二爺很快就會收到我們的大禮!"

    陳小斌說道。

    他雖然不是武者,但天生壯碩的身體,長期在舔血的江湖中行走,說話間依舊散發出強悍的殺意。

    "好!雪兒,小斌,你們先出去吧,我跟葉先生聊一聊。"

    陳前雄輕輕揮手,很尊重的朝葉川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知道陳前雄和葉川可能有大事要談,陳若雪和陳小斌轉身走了出去。

    "雄爺,有什么話你就直說吧。"

    葉川坐在椅子上,喝了一口茶,開門見山的道。

    "葉先生,這次江門二爺請殺手暗殺你,固然是之前呂萬方的資金,但呂萬方死了,江門二爺不僅沒有撤回任務,還變本加厲,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

    陳前雄問道,表情略微沉重。

    "任何敢向我出刀的都是敵人,而我的敵人,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死!"

    葉川淡淡的說道,言語之間卻透露出一股無匹的鋒芒。

    陳前雄都忍不住內心一寒。

    "幸好,我沒有選擇當你的敵人!"

    陳前雄微笑道。

    他雖然沒有親眼目睹葉川的跟盛騰的戰斗,還有斬殺冰狼的戰斗,但他知道。葉川的實力深不可測。

    "你的選擇是正確的,既然若雪跟了我,我可以向你保證,我保她一生平安!"

    葉川做出了一個承諾。

    如果讓全球地下暗黑者知道葉川竟然許下了這個諾言,估計整個地球都會卷起風暴。

    "有葉先生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但我還有一個問題,呂萬方之前找江門二爺暗殺你,據說有個特種戰王前來殺你,你們卻沒有任何交戰,平安解決。不知道那人的實力跟你相比如何?"

    陳前雄問道。

    葉川之前跟黃長河的交戰,并沒有任何消息傳出,所以陳前雄也很疑惑。

    "他名黃泉河神,你應該聽說過,他的實力跟盛騰差不多!"

    葉川沒有直接回答。

    但陳前雄臉色驟變,眼珠瞪大,整個人充滿了驚駭。

    "黃泉河神!原來是他!"

    陳前雄很少變色,但這一刻,他感到了一陣震驚。

    "如果黃泉河神是來暗殺我,你覺得我有機會逃過一劫嗎?"

    跟著,陳前雄問道,似乎這是他內心最大的擔心。

    "你的保鏢擋不住他,就算是十條沖鋒槍也擋不住他,你必死無疑!"

    葉川回答。

    他沒有絲毫夸張,一只腳邁入先天境界的黃長河。除了威力絕倫的狙擊槍,普通的沖鋒槍根本無法構成傷害。

    陳前雄沒有說話,臉色越發凝重。

    "你在擔心江門二爺會派黃泉河神來殺你?"

    葉川一眼看出了陳前雄的擔憂。

    "是的。"

    "不瞞葉先生,我已經沒有能擋住黃泉河神的人了。"

    陳前雄沒有隱瞞,突然間整個人變得有些萎靡。

    這句話。卻讓葉川一愣,不由問道:"如果你背后沒有人,你怎么可能在天海稱霸十幾年?"

    "葉先生有所不知,我能稱霸,除了我有一群鐵血兄弟,主要靠軒轅家族的軒轅惠支持,她的左右護法橫掃一切,而且背后還有可怕的古武家族神劍山莊,沒有人敢跟神劍山莊作對。"

    "但她現在,已經三年沒有做我的女人了!她已經變了??"

    說到最后,陳前雄的眉毛緊緊的擰在一起,難以掩飾他內心的一縷悲哀。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