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19章 葉川反擊

    殺氣悄然在蘇城上空彌漫。

    在天海,陳烈抬頭望向蘇城的火燒云,狠狠的抽了一支煙。

    他在等待江門二爺的第一聲槍響。

    只要槍聲一響,便是葉川和義父陳前雄的死期??

    足足半個小時,葉川和歐陽振華密談還沒繼續,數百個賓客都無比驚詫,也很疑惑。

    到底葉川有什么東西值得歐陽振華如此長時間的密談?

    冷艷冰也深深皺眉,感到葉川身上有很多奇怪的東西。同時她也而感到一種深深的不安。

    作為一名刑驚,她對危險有著一種強烈的直覺。

    "二哥,父親為什么相信那臭小子?還要把清月許配給他?"

    歐陽如芳也等得不耐煩了,忍不住的問道。

    唰唰唰。

    歐陽如江。以及他的大兒子歐陽景等全有人,都望向歐陽如海,這是所有人都想問的問題。

    作為一代大元老的歐陽振華,絕不會犯這種低級的錯誤。

    "唉。我也不瞞你們了,但我說的話,只能我們家族的人知道,絕不能外傳。"

    歐陽如海長嘆一聲,終究不想隱瞞家族人,低聲道:"這個葉川的身份并不是你們所說的下等人,有時候,親眼所見的并非事實,他是帝都葉家的私生子!"

    轟!

    全場驚撼,整個歐陽家族所有人都變得無比安靜。

    甚至能聽到大家急促的呼吸聲,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濃濃的驚駭。

    "三弟,那葉川真是葉家的孩子?你的消息準確嗎?"

    歐陽如江猛地問道,滿臉都是不敢置信,這個身份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一座無法逾越的大山。

    "我什么時候胡說八道過!"

    "而且他很受龍老器重,具體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另外還有一個大事,他還真是一個神醫,父親之前吃的元陽丹就是葉川給的,我相信他真能讓父親再說十年。"

    歐陽如海說道。

    啊!

    這一次,歐陽如芳驚得一聲大叫,身軀顫抖了一下,差點被嚇得癱倒在地。

    "二哥,你怎么不早說啊?完了,我得罪他了,他會不會怪罪我啊?"

    歐陽如芳頓時驚恐無比,臉色發白,來回的走動。極度的不安。

    對于帝都九大家族來說,哪怕是一個私生子,都不是其他家族能招惹的。

    只要那些大家族一怒,要踩死一個中等家族,就像大象踩死一只螞蟻搬容易。

    沒有回答。

    全場陷入死一般的寂靜,寂靜的可怕。

    葉家的孩子,武力如此強悍,居然還去天海大學上學,簡直天方夜譚。

    但這就是事實。

    突然間,歐陽如江很想看看,倘若余江海得知葉川的身份,會是怎樣一種驚恐?

    "怪不得啊。"

    "父親之所以要拒絕余江海。拍板將葉川和清月的親事定下來,原來如此!"

    跟著,歐陽如江長嘆一聲,豁然開朗,剛才的憂郁和擔心一掃而光,取而代之的是興奮。

    所有歐陽家族的人都興奮起來。

    他們都知道,葉家才是神州國真正的頂級豪門,如日中天。哪怕是十個歐陽家族,也根本沒法相提并論。

    只要背后有葉家做靠山,區區一個余江海,連屁都不敢再放一個。

    只有歐陽如芳無比恐慌,想起自己在葉川面前盛氣凌人,還罵葉川為野小子,她渾身都在顫抖。

    怎么辦呢?

    歐陽如芳在內心詢問。

    此時此刻,只要能夠讓葉川原諒自己,哪怕是給葉川跪下,她也愿意。

    又過了十幾分鐘。

    吱呀一聲脆響。

    突然內院的木門打開了。

    葉川邁步走了出來。

    身后,跟著是歐陽振華老人走了出來。

    唰唰唰!

    剎那間,數百雙眼睛如利劍般射來,所有人都在等待結果,當然第一時間看了過去。

    咦!

    有人驚呼一聲,陡然發現歐陽振華滿臉紅潤,大踏步的走出內院,精神抖擻,再也沒有之前那種老態龍鐘的狀況。

    這個發現,讓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睛,砰砰砰,全都站了起來。

    "爸!"

    "父親!"

    動作最快的,是歐陽如海和大哥歐陽如江,兄弟倆快步沖過去,滿眼都是震驚和詢問的看著父親。

    很明顯的,歐陽振華身上的氣息變了,又恢復了之前大元老的那一股忠烈威猛的氣勢。

    "葉川小子還真是神醫啊,將我的隱疾治好了,也幫助我疏通經脈,再活十年沒有問題。"

    歐陽振華滿是笑容的說道,感到從未有過這樣的開心。

    這話一出,歐陽家族所有人都笑了。

    全場賓客同樣驚撼的瞠目結舌。

    無法形容的沖擊力,讓所有人的內心都掀起了驚濤駭浪。

    如果葉川真的有神醫之術,能讓人延年益壽十年,那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全世界的人都會恭敬的跪拜在他的面前,只為祈求再說十年。

    轟!

    余江海父子此刻如遭雷擊一般,雙雙呆滯、驚恐的站立原地,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切是真的。

    "怎么可能?"

    一向淡定的余江海,此刻也忍不住在內心瘋狂的詢問自己。

    但親眼所見,他盡管不愿意相信,也不得不相信。頓時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只要歐陽振華還活著,就意味著余家永遠也不可能扳倒歐陽家。

    跟歐陽振華的高興相比,葉川頗為失望。

    因為歐陽家族的那顆辟邪珠,因為太久遠的歲月。早已流失了靈氣,變成了一顆普通的玉珠。

    更別說藏著一縷混沌之氣。

    根本就不是天地初開,留下來的那種混沌靈珠,無法修復他走火入魔的經脈。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葉川和歐陽振華走到了大廳中間。

    突兀的,葉川停了下來,停在了余江海父子兩人面前。

    "余城主,我記得剛才你兒子在叫囂,如果我治不好歐陽爺爺的病,等我走出歐陽家的大門,就會打斷我的雙腿,對吧?"

    葉川看向余江海和余慶元,聲音冰冷的問道。

    轟!

    剎那間,余江海父子臉色變得極度極度的難堪,甚至漲紅成了豬肝色。

    "小子,別太得意!"

    余江海壓住內心的怒火。輕喝一聲,轉身抓著兒子的胳膊,就要離開。

    "呵呵,剛才還像瘋狗那么牛逼。現在呢,余慶元,你怎么灰溜溜的走了?難道你不想要歐陽清月跟你定親了?"

    葉川譏諷的笑道。

    原本不想計較,但今天余江海父子威脅歐陽家,更是威脅自己,讓葉川真的動怒了。

    唰!

    這一瞬,全場死寂,所有人都明白了一切似的,輕蔑、嘲諷的看向余江海父子。

    唰!

    余江海父子的臉色再次一變,如同被群眾圍觀的猴子一般,丟盡了顏面!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