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 】,!

    云霄宮大殿,陳一凡在這里等了片刻,前來參加婚宴的賓客們就壓著鴆王的手下們,將祖龍給送上來了。

    “岳父!我來晚了,你太急了。”陳一凡起身,對祖龍道。

    祖龍前世是十方龍王,既然獲得了曾經的記憶,他當然是要回來繼續做他的十方龍王的。

    但用屁股想也知道,十方龍王失蹤數十大劫,一般的世界都能毀滅了二三十次了,他再回來,不可能還是原先的那個形勢等著他。

    再衷心的手下,這么多年過去,也都要生異心。

    畢竟,主上你都死了,還不許別人自立稱王嗎?

    而祖龍現今的世界,在三界是很強大,但到了鴻蒙界域,可就不入眼了。

    但十方龍王死在陳一凡父親手里,他出手,自是要斬草除根,誅滅靈魂的。

    十方龍王逃得轉世的,不是靈魂,而僅是一絲執念了。

    在得到十方龍王的記憶后,祖龍這一生最大的事,就是要回到十方天域,成為十方龍王。

    本來,陳一凡也是打算幫他的,沒想到因為與父洛的一番大戰,把自己給整丟了。

    而祖龍,估計是沒那個耐心等下去了。

    鴻蒙深淵大陣已破,也沒有東西能夠阻擋他回到鴻蒙界域了。

    云霄宮大殿中,聽到陳一凡這一聲岳父,眾賓客俱皆俯首靜立,心思各異。

    好吧,他們原本以為十方龍王只是帶回了個女兒,沒想到還順便帶回了個女婿。

    祖龍因為不肯答應鴆王迎娶敖泠鳶的要求,被折磨得夠嗆,此時看到陳一凡,也說不出話來,整個人虛弱得跟個凡人似的。

    陳一凡將他扶到了自己剛剛的座位上。

    回頭掃視殿下一眼,眾賓客一個寒顫,紛紛恭聲高喊:“拜見十方龍王!”

    “恭祝龍王歸來,屬下天龍,特奉上厚禮黑水龍珠一顆。”龍神殿的天龍王眼珠一轉,高聲道。

    原本是給鴆王賀喜的賀禮,轉瞬間就成了恭迎龍王歸來的禮物。

    當初十方龍王隕落,力量散入鴻蒙界域,各大世界,始有龍族誕生。

    龍神殿是十方龍王曾經的一位得力手下,金龍所建立的,建立之后,金龍認為“龍族”天生高于其他種族一等。

    不但手下收了不少類龍族的手下,還專門在各大世界中,尋找龍族作為手下。

    而這天龍王,正是金龍在一個高階世界找到的龍族天才,在金龍找到他的時候,他已經立于自己世界的絕頂,天下無可匹敵。

    縱使被收入龍神殿,見識到了更廣闊的世界,鴻蒙界域,他的卓絕天資也沒有就此被埋沒于眾多的妖孽當中。

    如今,天龍王也是龍神殿一員大將,威震十方天域。

    原本,他是受金龍派遣,來鴆王的婚禮上搗亂的。

    萬萬沒想到,搗亂的事被人捷足先登了,他們一時還走不了。

    死,還是俯首臣稱,這似乎并不是一個很難的選擇。

    更何況,他們本來名義上就是十方龍王的手下。

    霸主的威嚴,不可冒犯。

    即使是這位霸主已經消失了很久,自身未成霸主,他們這些曾經的霸主的手下,一生都要掛著這個名頭。

    某位霸主的手下。

    他們不能否認,不能反叛。

    否則,迎接他們的,將是其他霸主的怒火。

    只有霸主,才能與霸主爭鋒,才能與霸主平等對話。

    鴻蒙何其廣闊,世界無數,成就霸主之位,當今不過雙手之數。

    這些霸主之間不論是敵是友,都可以說是很熟悉的。

    他們彼此之間或許明爭暗斗,但絕對不會容許一個霸主之下的螻蟻,冒犯一位霸主的威嚴。

    即使,那位霸主是他的敵人。

    這幾乎是霸主之間未成條例的約定,也正是因為有這種不成文的規定,僅是“霸主”二字,在鴻蒙界域中,便是煌煌天威,不可輕犯。

    祖龍坐在這個曾經屬于他的位置上,看著下方叩拜的曾經的屬下們,心中卻驀然升騰起一股悵然。

    如今,執念已了。

    回頭,卻發現,值得嗎?

    他帶著敖泠鳶受這些磨難,挨這些罪,值得嗎?

    也不過就是如此。

    “你來!”祖龍站了起來,對陳一凡招手道。

    陳一凡站在祖龍旁邊靠下方的位置,畢竟,在場很多都曾經是十方龍王的手下,如今,正是十方龍王歸位,接受眾人拜偈的時候。

    他還是不要去搶這個風頭了。

    此時,聽祖龍喚他,不由得有些意外和疑惑,扭頭看了過去。

    “來!”祖龍接著招手道,有氣無力的樣子,他身上還沾染著一些血跡。

    似乎正在證明著,鴆王都手下,對他是真沒客氣。

    見他弱不禁風的樣子,陳一凡走了過去,將他扶住。

    “坐!”祖龍示意陳一凡坐下。

    “不用”陳一凡下意識的拒絕。

    然而,祖龍按著他的肩膀,使他坐下。

    “本王落入鴻蒙深淵數十劫,一身修為盡失,陷入輪回不得而出。”

    “如今,多虧我這女婿陳一凡,才使得我超脫輪回,再回十方天域。”

    “場下眾人,若還認我這個老龍王,便聽我一言,自今日起,我女婿陳一凡,為十方天域之主!”

    十方龍王朗聲說道,橫眉一掃,竟還能看出幾分昔日的威嚴。

    眾人莫不抬頭,一時不敢應。

    誰甘心?沒人甘心!

    他們可以輕易的在名義上,承認十方龍王仍然是他們的主子,畢竟,十方龍王是霸主。

    可如今,他又沒有霸主的實力,其實約束不了他們,口頭承認又不會少塊肉。

    而如今,陳一凡卻是不同。

    他的實力,眾人方才也都見識過了,他若為十方天域之王,必是說一不二,掌實權的那種。

    誰能心甘情愿的讓出手中的權利,對一個人俯首稱臣,言聽計從?

    一時的也就罷了,可若是陳一凡成了十方天域的王,那就不是一時的,而是一世的。

    “敢問龍王,您女婿是否也是霸主之尊?”良久,有人出列對龍王問道。

    他們見識過陳一凡的實力,但也無法確認,陳一凡是否已經是霸主。

    整個鴻蒙中,已知的霸主也才十位,他們的差距,與霸主之下的人比起來,太遠了。

    不到霸主,永遠不知道霸主有多強!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